星期六, 25 5 月, 2024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2008年8月8日,鸟巢的观众席上,小布什正焦急地寻找一个男人。作为一个不到半年就要卸任的总统,他本没必要这么焦急的。开幕式上演着精彩绝伦的节目,而格鲁吉亚的战事也同样“精彩”。小布什意识到,如果再不和那个男人谈谈,那么一切都要太晚了。

终于,小布什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身影。原来他俩竟然坐在同一排,中间只隔了第一夫人劳拉和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小布什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西哈莫尼很识趣地让开了位置,两位五常领导人就这样开始了一场非正式会谈。

小布什决定先兵后礼,他言辞和善地威胁道,俄罗斯如果不撤出格鲁吉亚,就必将遭到孤立。回应他的是一句冰冷的反驳:“萨卡什维利(格鲁吉亚总统)是一名挑衅莫斯科的战争犯。”

显然,这出乎了小布什的反应,一句没带好气的话从他嘴里脱口而出:“我一直警告你,萨卡什维利是个热血分子”。

“我的血也是热的,”普京回敬道。

小布什被普京的回答激怒了,他丢下了最后一丝礼节,气急败坏地开始了人身攻击:“不,弗拉基米尔,你是个冷血动物。”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这段对话基本终结了普京和小布什的友谊。此后,他俩再没进行过任何会面,俄美关系也逐渐堕入了无法挽回的冰窟。

然而,就在对话发生的几年前,普京还是个大搞俄美亲善的温和派

在他的前两个任期内(2000-2008),普京的执政基础大概可以分为两大派系:

一派是由专家学者和技术官僚组成的“圣彼得堡帮”这群人是自由化和西化的铁粉,自叶利钦时代起便活跃于俄国政坛。他们主张融入西方指导下的国际社会,梅德韦杰夫是其中的优秀代表。

另一派是以军警宪特等强力部门为主的“西罗维基”集团。他们是普京一手扶持起来的人马。这些安全精英们普遍信奉俄国优先,Russia first,对西方的态度可谓是又高又硬。

可能在很多人看来,西罗维基集团比较贴近于普京的大帝形象。但实际上,即使有了强力部门的支持,当年的普京也不可能像斯大林一样,将自由派清洗出执政队伍

从感情上讲,这些人有不少都是他在圣彼得堡大学的挚爱亲朋、手足兄弟;从利益上看,这些人有知识,懂技术,运转国家机器少不了他们;从外交上看,这些人和西方来往密切,事情闹大了可能不太好收场,毕竟我们俄国人还是要同美国人做生意的嘛。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因此,考虑到自由派势力的强大,普京从一开始走的就是温和派路线。在外交上,他始终表现出愿意与西方合作的态度,希望西方精英们能大发慈悲,允许俄罗斯融入团结友爱的国际社会。

 

2001年6月16日,普京首次会晤了美国总统小布什。会见当天,普京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十字架,给布什小朋友讲了一个离大谱的神话故事:

这个十字架是普京老妈留下的遗物,曾拿去耶路撒冷开过光。有一次,普京家中不幸失火,烧得比巴黎圣母院还干净,偏偏这个十字架在火灾中幸存,被心向基督的弗拉基米尔保留到了今天。

作为一个虔诚的新教徒,小布什被感动得热泪盈眶。会后,小布什说出了一句举世名言:“我看着那个人的眼睛,我能够感受到他的灵魂,他是个直率且值得信赖的人”。

据说,这话肉麻到把普京都整不会了。为加速实现俄美亲善,普京很快又送了小布什一份大礼。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普布会”近三个月后,911事件爆发。接到消息后,普京赶在全球所有领导人之前给布什打了电话,连美国的亲儿子日本都跑得没他快。

9月24日,普京又做了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为支持美国在阿富汗的反恐行动,他决定允许美国人的势力进入与阿富汗接壤的中亚

根据普京的安排,俄方不仅要与美军共享有关阿富汗的情报,为美军的作战行动提供搜救支持,还要允许美军使用中亚国家的领空和军事基地,真正做到了想美国人之所想,急美国人之所急。

严格来说,普京的决定都算得上是叛国了:自沙皇时代起,中亚就是俄国人的后院。让美国人进中亚,就好比石敬瑭让契丹人进幽云十六州,连叶利钦都干不出来这种事

消息一出,强硬派们差点炸了:时任国防部长谢尔盖·伊万诺夫与几名高官联名上奏,公开反对与美国在中亚进行军事合作。之后,在与国务卿赖斯联系时,伊万诺夫毫不给面子地声称:“我看不到任何让美军进入中亚的可能”。

伊万诺夫并不是反对派,他是普京的铁杆心腹,典型的“西罗维基”成员,两人早在供职于克格勃时便已熟识。连这么一位老同志都反对普京的决定,可想而知他对美国人让到了什么地步

最终,普京用个人权威压制了反对的声音。在俄罗斯的倾力协作下,美军顺利挺进了中亚,两座美军基地在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拔地而起。数百年来,美国人第一次将手伸进了俄国的后花园。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当然,普京也不是无脑惠美,他希望靠中亚的让步换取美国在加入WTO和反恐方面的支持。WTO的好处自不必提,在反恐方面,中亚地区长期存在着极端主义势力,他们和车臣及塔利班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时刻威胁着俄国的国防安全。

普京希望的是,美军在消灭塔利班的同时,能把这帮恐怖分子顺手灭了。这样算下来,俄国虽然在中亚损失了一点,但在经济和安全上却大有收获,不能算是赢麻,至少也称得上是个小赢。

只不过,普京把美国人想的实在是太好了。白嫖了俄罗斯的利益后,美国人一不让俄国入世,二不打击恐怖分子,反而在欧洲给了俄国人一个又一个的惊喜:

2001年12月底,距美军中亚基地落成不到半个月,布什就官宣退出了《反导条约》。这意味着,美国可以把反导系统部署到任何愿意接受的海外国家。只要能安到波兰,俄罗斯的整个欧洲部分都将成为美国巡航导弹的目标

2004年3月,北约进行了新一轮纳新,一口气将包括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立陶宛在内的七个国家纳入了北约大家庭。自此,俄罗斯正式和北约国家接壤,北约的战术航空兵可以直接威胁到圣彼得堡、摩尔曼斯克、库尔斯克、沃罗涅日等重要城市

2004年到2005年,西方接连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促成了“玫瑰革命”和“橙色革命”,将萨卡什维利和尤先科送上了前台。在位期间,这两位反俄魔怔人处处和俄罗斯做对,把普京足足恶心了九年。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小布什这一系列操作把普京整懵了,他搞不明白,到底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不尊重我,难道十字架的故事给你白讲了吗?

懵逼过后,普京犹如被女神拒绝的舔狗,心中慢慢积攒了那么一点小情绪。

2003年3月,普京和他的女神在斯洛伐克首都见了一面。布什先下手为强,指责俄罗斯出现民主倒退,舔了这么久仍然一无所有的普京终于怒了:“我们尽量配合你们,支持你们的反恐战争,可是我们得到的回报是什么?你们不让俄加入世贸组织,还企图把我们所有的邻国都拉进北约……”

三个月后,应普京的邀请,布什赴莫斯科出席二战胜利60周年纪念。普京对此相当高兴,觉得女神终于回我了,他心里有我。

结果,布什女神在访俄途中先去了全民反俄的拉脱维亚,离开后又去了反俄魔怔人主政的格鲁吉亚,摆明着是恶心普京:美国只是嘴甜,美国心里没你。

再之后,就是北京奥运会上那一番唇枪舌剑。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自此,普京的第一轮温和攻势宣告失败,俄罗斯融入国际社会的尝试遭受了重大挫折

和北京奥运会一同到来的,还有那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

2008年金融危机终结了俄罗斯经济的高速增长,它使俄罗斯股票市值蒸发了7000多亿美元,经济增速由8.5%降至5.2%。从那时起,俄罗斯经济就日渐衰落,逐渐沦为了以广东省计算的水平。

除了经济上的冲击外,金融危机对政治的影响同样猛烈:它击碎了相当一部分俄罗斯人对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的信仰。更多的俄罗斯人从西方模式的神话中走了出来,他们回想起了美国的欺骗和背叛,记起了苏联解体20年来所遭受的民族耻辱。

另外,金融危机同样挑战了普京执政的合法性。由于经济不景气,之前被高速增长所掩盖的社会问题变得越来越明显,俄罗斯人也逐渐难以忍受腐败、低效、贫富差距等普京治下的负面因素。

2011年年底,俄罗斯举行国家杜马选举。在2007年的选举中,普京所在的统一俄罗斯党拿下了2/3的席位,而这一次,它只获得了勉强过半的席位,堪称普京执政以来的最大挫折。悲惨的是,就连这刚过半的席位,都被人认为是舞弊来的。

选举结束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数千名示威者走上街头,他们抗议选举舞弊,喊的口号也相当哈人:“俄罗斯不需要普京”。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永不缺席的公知精英外,大量俄罗斯民族主义者也参加了抗议活动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和西方媒体的描述相反的是,2011年的主力抗议者不仅不是什么民主人士,反而更倾向于用权力解决俄罗斯的问题。换句话说,他们反普京不是因为普京太强硬,而是觉得普京太温和,甚至太软弱,和这样的温和派一起,怎能搞好国家呢?

牛津大学俄罗斯和欧亚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表明,在控制了其他变量后,强烈认同民族主义言论的人支持抗议的可能性,比不同意的人高 18%。而愿意为解决国家问题牺牲民主的人支持抗议的可能性,比不愿意的人高25%。

到了这一步,普京终于认识到,继续采用以往的温和路线是换不来支持的。之后的几个月里,亲克里姆林宫的团体多次举办了爱国主题的集会。

作为传统的西化派,梅德韦杰夫政府也摒弃了“全面现代化”的口号,它转向了保守的方向,更加倡导维护秩序和保卫国家的重要性。渐渐地,相当一部分民族主义者被吸纳了进来,成为了普京的基本盘。

同时,民族主义知识分子们逐渐走上了俄罗斯的政治舞台。自苏联解体以来,他们和他们所代表的团体一直处于边缘化的地位。而现在,他们却日渐为克里姆林宫所倚重,成了俄罗斯当局汲取力量的来源,支持俄、乌、白三国合并的亚历山大·杜金便是其中的优秀代表。

最终,普京的策略成功了。2012年3月5日,普京以63.75%的得票率再次当选总统。选举后的答谢大会上,普京冒着寒风对支持者发布演讲,他的眼眶落出了两行热泪。

他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温和了。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正当普京逐渐偏离温和派路线时,美国人贴心地送上了一记助攻。

2009年3月8日,国务卿希拉里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日内瓦举行了会谈。希拉里是代表新任总统奥巴马来的,为表达与俄修好的诚意,希拉里特意带来了一个具有象征性的红色按钮。

希拉里表示,这个按钮它不是核按钮,而是美俄关系的重置按钮,它上面用俄语和英语写着“重置”一词,象征着奥巴马急于和俄罗斯重建关系的愿望。

结果,拉夫罗夫很不给面子地当场指出,你把俄语词拼错了,“重置”被你拼成了“超负荷”,难道这就是你对俄美关系的期待吗?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无论怎么说,善意是收到了。

在后来的会面中,奥巴马怀着无比的诚意向梅德韦杰夫和普京表示:我和小布什不一样,我反对伊拉克战争,反对颜色革命和政权更迭,没有人比我更懂地区和平与稳定。跟我打交道,你们尽管放心。

看着奥巴马清澈而纯真的眼神,普京一度信了他的鬼话,美俄关系又短暂地回暖了一阵。2010年,分别有60%的俄罗斯人和50%的美国人将对方视为友好国家,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阿拉伯之春的爆发。

对俄罗斯赖以生存的军事工业来说,阿拉伯之春可谓是一记重拳:革命爆发前,受波及的几个中东国家都是俄制武器的大客户。这些大客户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就被颜色革命了。他们和俄罗斯签好的合同统统作废,直接导致了1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除了钱以外,克里姆林宫更担心的是,北非的抗议活动可能会蔓延到高加索及俄罗斯的其他地区。这些地区长期以来就与中东有不清不楚的联系,搞不好会把阿拉伯之春变成俄罗斯之春。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面对美国人不讲武德的偷袭,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的态度是:摆烂。当联合国就是否出兵利比亚举行投票时,梅德韦杰夫下旨投了弃权票。俄罗斯驻利比亚大使警告他说,投弃权票会导致卡扎菲从物理上消失,到时咱们的军火谁来买呀。

对此,梅德韦杰夫的做法是:面刺寡人之过者,开除公职回家种地。

联合国决议通过后,愤怒的普京将其比作十字军东征。结果,他遭到了梅德韦杰夫的公开反驳:“我不认为联合国的决议有什么不对……如果我们不通过这样的决议,一切可能以比今天还要糟糕得多的方式结束”。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奥巴马的背叛和梅德韦杰夫的摆烂,逼着普京离温和派的道路越走越远

2012年5月7日,普京正式开启了第三个总统任期。一个多月后,俄罗斯军舰就出现在了叙利亚的港口,向莫斯科在中东硕果仅存的盟友提供宝贵的军援。

此后的一个月里,俄罗斯重拾了苏联时代的雄风,在联合国三次否决了对阿萨德不利的提案,美国人惊讶地发现,梅德韦杰夫时代那个对利比亚的死活不闻不问的俄罗斯不见了。希拉里当年的错误拼写一语成谶,俄美关系真的由“重置”变成了“超负荷”。

2013年,棱镜门事件爆发,斯诺登一路从美国run到了俄罗斯。收留了斯诺登后,普京给美国留了一点面子。他公开声称,如果斯诺登想要避难就必须暂停损害美国

在普京看来,这属于言论自由;在美国看来,这属于how dare you。国务卿赖斯表示,庇护斯诺登是扇在奥巴马脸上的一记耳光。各大美媒也纷纷跟进炒作,将普京描绘成不给面子的带恶人,辜负了我家奥哥哥改善关系的一片深情。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2014年,亲俄的亚努科维奇被颜色革命搞下了台,俄罗斯感到愤怒不已。此前,乌克兰被俄罗斯视为与西方势力的缓冲区。俄罗斯明知西方在乌克兰扶持了大量反俄势力,但由于不想闹得太难看,克里姆林宫对此一直保持默认。结果,西方反倒成了第一个掀桌子的人。

拿回克里米亚后,俄罗斯遭到了整个西方的疯狂制裁。据时任副总统的拜登表示,虽然欧盟最初并不寻求对俄经济限制,但在美利坚的领导下,欧洲还是大义凛然地加入了制裁的队伍,让俄罗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2016年,在杭州的G20峰会上,记者拍到了普京和奥巴马的对视:两位地球最强武装力量的主宰面露寒光,恨不得用眼神活撕了对方。两个月后,他们在APEC峰会上最后一次见面。这一次,他们只谈了4分钟。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自此,普京的第二轮温和攻势宣告失败,俄罗斯基本放弃了融入国际社会的愿望

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普京对西方仍然采取了一些温和态度,不过他的目的可能已从“融入”变成了“止损”

毕竟,俄罗斯和西方的关系还没到烂无可烂的地步。经济上,俄罗斯仍然依赖欧盟提供的一系列货物和技术,短时间内不可能实现有效的进口替代。并且,西方的制裁已令俄罗斯的GDP接近腰斩,一旦西方持续加码,俄罗斯的经济很难顶得住

从政治上讲,俄罗斯精英们在对抗西方时也难以团结一心。长久以来,西方社会对俄罗斯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俄罗斯的达官显贵们很喜欢去欧洲度假,并将他们的孩子送去欧盟和美国最好的大学读书。此外,俄罗斯上层的亲属往往在西方生活和做生意,拉夫罗夫的女儿就直到2014年秋季才离开美国。

因此,对俄罗斯上层来讲,与西方断绝关系是一种短时间无法接受的心理冲击。贸然与西方决裂,可能会把他们逼成激进投降派,整一出俄式宫廷政变也不是不可能。

考虑到国内的条件尚不成熟,普京在处理乌东问题时相当手下留情。他一直避免过于刺激西方,只拿下了1/3个顿巴斯就宣告收手。当意识到皇俄分子有可能吞下整个乌东时,普京及时停止了援助,导致皇俄们对他彻底粉转黑。

2014年8月27日,顿涅茨克武装杀到了马里乌波尔附近。当时,驻守的乌军已经撤走,城里只有几百名新纳粹分子。然而,由于《明斯克协议》已经达成,普京及时叫停了他们的进攻。八年之后,俄军将为攻占这座城市付出高昂的代价。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当然,此时的温和只是普京争取时间的手段。《明斯克协议》签订以来,普京就一直苦练内功,时刻准备着在退无可退时与西方翻脸。

2014年起,俄罗斯启动了进口替代战略,致力于降低对国外技术和工业品的依赖。至2020年,俄罗斯共完成1438项国家级重大进口替代项目,涵盖高科技、工业、农业等领域。

虽然经济结构并未得到改变,但俄罗斯的抗风险能力已大大增强。克里米亚危机时,西方还能靠食品禁运让俄罗斯粮价飞涨。而到了2021年,俄罗斯就成了世界第二大粮食出口国,拥有了足够的粮食安全。

与此同时,居庙堂之高的自由派也体会到了边缘化的滋味

2016年,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整了一出钓鱼执法。在他们的安排下,俄罗斯石油公司董事长伊戈尔·谢钦凑了200w美刀,装塞在一个装有香肠和红酒的篮子里,送给了财政部长乌柳卡耶夫。礼物送完,谢钦反手就是一个举报,以索贿为由将乌部长送进了监狱。

谢钦是普京的亲信寡头,乌柳卡耶夫则是梅德韦杰夫的财政部长。案发之后,梅德韦杰夫急了,他跑到普京面前求情,呼吁进行详细调查,还公开表示对案件“无法理解”。

经过他的不懈努力,乌柳卡耶夫被判八年监禁,至今仍在莫斯科郊外的监狱里吃牢饭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2019年,联邦安全局又打了一只大老虎。3月26日,前“开放政府事务部“部长米哈伊尔·阿比佐夫在莫斯科被捕。作为一名梅派要员,阿比佐夫被指控贪污40亿卢布公款,并涉嫌进行有组织犯罪。从这位老哥排行全俄第162的身价来看,上述指控甚至可能轻了一点。

小道消息称,阿比佐夫被捕时整个人都崩了,像极了被枪毙前要见斯大林的官员。他对着执法人员大喊大叫:我为俄国流过血,我为总统立过功,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我要见梅德韦杰夫!我要见梅德韦杰夫!

对此,梅德韦杰夫的情绪相当稳定。他对媒体表示,自己对阿比佐夫的商业活动一无所知,此人已因犯罪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梅德韦杰夫之所以这么怂,部分原因是反腐的车轮都快压到他脸上了

早在2017年,御用反对派纳瓦尔尼就发了个视频,称梅大总理以向慈善机构捐款为幌子,从寡头那里收受了700亿卢布。在这段49分钟的视频中,纳瓦尔尼细心地为观众们展示了梅德韦杰夫的豪宅、游艇和葡萄园,获得了3200万次的油管观看。看完视频后,热心群众们纷纷走上街头,用游行和抗议表达对梅大总理的深切慰问。

2019年12月底,纳瓦尔尼再爆猛料。据他调查显示,梅德韦杰夫的贱内拥有一架小型庞巴迪公务机,价值5000w刀。纳瓦尔尼称,尽管梅大总理每月80w卢的月薪确实很高,但这只够私人飞机飞一小时的费用,而仅去年(2019年)一年,梅夫人的飞机就在欧洲飞行了39次。普京天天反腐,却放着身边这么一头大老虎不打,对得起我们吗?得下台!

重重压力之下,梅德韦杰夫实在蚌埠住了。2020年1月15日,他率领内阁成员集体请辞,西化经济派自此梅了戏唱。接替他的人,是经济学博士出身、对国家管控经济有深刻认识的米舒斯京。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准备好与西方脱钩的同时,普京对美国领导人的耐心也越来越少。当年的舔狗如今彻底黑化,他再也不可能以对布什态度对待其他总统了。

作为冷战后最亲俄的总统,特朗普享受的最高待遇是普京在他当选后的祝贺。2018年的普特会后,懂王招致了两党和各大媒体山呼海啸般的批评。为了自证清白,懂王退出了与俄之间的一系列重要协议,用导弹袭击了叙利亚的军事设施。简单来说,就是活成了他最讨厌的奥巴马的样子。

和懂王相比,睡王就暴躁多了。早在2011年,他就直接指着普京骂道:“我认为你没有灵魂”——这是一位天主教徒最恶毒的咒骂。对这位反俄魔怔人,普京给予的最大温柔是跟他见了一次面。2021年6月16日,普京和拜登在日内瓦会晤。会谈开始前,普京直言俄美关系处于最低点,对峰会的实质性成果“不抱任何期待”。

事实证明,拜登没有辜负他的期望。经过睡王几个月来的煽风点火,乌克兰局势终于走向了全面战争。西方开动一切宣传机器将普京描绘成侵略者,再也不会有人相信他是温和派了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或许对西方人来说,普京属于温和派是一个极其可笑的言论。但实际上,更可笑的是这个把温和派逼到发动战争的国际秩序

以今天的视角来看,普京过去的温和外交像极了一个地狱笑话。为了在美国主导下的国际社会中乞得一席之地,他放美军进入中亚,信奥巴马的鬼话,给小布什讲鬼都不信的十字架故事。结果,西方给他唯一的回报是无尽的羞辱和背叛。

但凡美国愿意赏俄罗斯一个西方吃肉它啃骨头的位置,普京都不会被逼到以武力推翻国际秩序的绝境。但凡美国能够对温和派路线有哪怕一点点回馈,普京都不会下手清理国内的自由派,不会和中国走得像今天这么近。

归根结底,冷战后的美国精英们实在太傲慢了。他们沉浸于战胜苏联的喜悦中,自以为美利坚国力天下第一,其他国家要么当狗要么死,像中俄这样的大国在解体成七块八块之前连看都不看。

作为世界第一大国的主宰,这些政治精英们在制定决策时很少考虑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因为在他们眼中,强大的美利坚不会输,只有赢,无非是赢多赢少的区别:

 

既然强如苏联都败于我手,那么还有谁能战胜美利坚呢?既然美国是不可战胜的,那么其他国家难道不该跪伏在美国脚下吗?既然其他国家都理应臣服于美国,那么它在做出决定时,有什么必要考虑那些不值一提的反应呢?

 

尽管把阿富汗从塔利班换成了塔利班,尽管到现在都不敢派兵去乌克兰和俄军碰一碰。但时至今日,美国依然做着统治世界的春秋大梦,老拜登依然对胆敢不从他的国家张牙舞爪,拒绝接受一个没有美国领导的国际社会

 

普京是怎么从温和派走到今天的?

可是大人,时代变了,美国已经没有资格从实力的地位出发,与中俄这样的大国对话了。

历史已见证了普京温和派路线的破产,未来,我们也将看到美国单边主义的末日

参考资料:

1. Alex Pravda. (February 2006). Leading Russia: Putin in Perspective: Essays in Honour of Archie Brown

2. Cristian Nitoiu. (April 19, 2016 ). Aspirations to Great Power Status: Russia’s Path to Assertiveness in the International Arena under Putin

3. Michael McFaul. (JULY/AUGUST, 2018). Russia as It Is: A Grand Strategy for Confronting Putin

4. Paul Chaisty and Stephen Whitefield. (April 20, 2015). Putin’s Nationalism Problem

5. Paul Sonne. ( July 4, 2014). Russian Nationalists Feel Let Down by Kremlin, Again

6. Peter Baker. (November 6, 2013). The Seduction of George W. Bush

7.Uawire. (December 10, 2019). Russian Prime Minister’s wife uses private jet worth $50 million

8.Шатилов, А.Б., (2015). «Крымский консенсус» российской элиты: причины и последствия。Гуманитарные науки。Вестник Финансового университета , (2 (18)), pp.6-13.

9. 环球在线. (2009-03-08). 希拉里见俄外长欲重建关系 礼物搞砸念错俄总统名字

10. 世界说. (2019-04-17). 俄罗斯贪腐高官被抓,克里姆林宫暗流涌动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