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2月 1, 2023

美国搞事情,华尔街突然起诉马云,中国科技企业进入危急时刻

最近几个月,国际形势愈发的不太平。美国在俄乌战争中充分尝到了制裁的甜头,对中国搞事的心蠢蠢欲动。

对俄的制裁,先是拉高了石油价格,肥了美国的页岩油利益集团;又搅乱了乌克兰和俄罗斯两个粮食大国的春耕,让美国自己的粮食出口畅通无阻;再通过挠熊的眼睛,逼迫熊还击,把本来已经涣散的北约紧密地团结在了自己的周围,增强了自己对欧洲的掌控。

“搞事”带来的巨大收益让美国坚定了连俄罗斯中国一起收拾的信心,对中国也动作频频。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针对中国互联网科技公司举措频频。

4月22日,华尔街突然将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列为起诉对象。根据诉讼请求,这些律师正召集所有2020年6月至12月购买阿里股票的投资人,共同发起集体诉讼,要求阿里和马云赔偿股价下跌的损失,阿里股价距离2020年12月已经下跌超60%,市值蒸发3万亿港元,期间累计成交额超万亿美金,如果起诉胜诉,可能赔偿金额达到数千亿元。

不要小看这则新闻,表面上看,这是华尔街对于马云个人的诉讼,但联系最近的其他消息,事情可能不那么简单。

最近几个月,美国对中国互联网公司打压频繁:

4月21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将知乎、理想汽车、百世集团和贝壳等17家公司加入“预摘牌名单”,这是3月份以来第五批被纳入该名单的中概股公司。根据SEC的说法,17家公司需要于5月12日前向SEC提供证据,证明自己不具备被摘牌的条件。

同时,SEC将百度、爱奇艺、Nocera、凯信远达医药和富途控股等5家中概股公司从“预摘牌名单”转入“确定摘牌名单”。此前,这5家公司于当地时间3月30日被列入“预摘牌名单”,根据要求,其应于4月20日前向SEC提供证据资料。

自3月11日以来,SEC已经公布了5批“预摘牌名单”,涉及40家中概股公司,覆盖医药健康、生物制造、互联网娱乐、汽车、房地产等行业。其中,3月份公布了3批名单,涉及11家公司;而4月份公布的2批名单则包含了29家公司。

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魏捷律师此前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基本上所有的中概股只要没有满足《外国问责法》(HFCAA)的规定,即在美上市外国发行人聘请美国以外司法辖区的会计师事务所为其出具审计报告,无法满足PCAOB(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对于会计师事务所的检查要求,则相关上市公司都有可能被纳入这个“暂定名单”。

美国搞事情,华尔街突然起诉马云,中国科技企业进入危急时刻

事实上,自2020年起,美国机构便疯狂降低中概股目标价。2020年3月15日(美国时间3月14日),金融巨头、华尔街代言人——摩根大通一口气下调了28只中概股的评级,涉及中国整个互联网板块,在最新发布的报告中,摩根大通将阿里巴巴评级从“超配”(增持)下调至“低配”(减持),目标价从180美元下调至65美元,腾讯从570港元下调到265港元,380港元下调到135港元,百度从245美元下调90美元……

一边是华尔街起诉阿里和马云,要求赔偿股价下跌损失,另一边拼命打压阿里等中国科技公司股价的,恰恰也是美国!

这不得让人引发遐想。

美国一系列组合拳,不仅打崩了中国优质企业的股价,还形成了对中国科技企业的全方位围剿,让中概互联变中丐互怜。

在接连的重压之下,阿里巴巴等中国企业已成为国际投资人避之不及的“瘟神”,有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海外中国企业的总市值已经蒸发20万亿,由于不敢投资中国,连国内的中小创业企业融资都出现了问题,不少公司开始裁员,甚至资金链断裂倒闭。

其中的原因,一方面是挟持中概股作为威胁中国的筹码,对中国最优质的资产进行一波洗劫收割,另一方面,也表明了美国遏制中国科技公司发展的决心。

假借“国家安全”之名对中概股的打压,实际上表明美国打压中国互联网已经发展到了新的历史阶段。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已经站在了危险节点。

在过去两年中,我们听到了很多对互联网经济的声讨,认为互联网“赢者通吃”的网络效应,造就了一批“垄断”互联网巨头,由于“垄断”的钱太好挣,一些互联网巨头不思进取、“无序竞争”,躺在功劳簿上吸血“实体经济”。

的确,由于网络效应的存在,互联网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后,便可能出现这种巨头躺平收“垄断租”的风险,此时,国家的监管便十分重要。但是打击互联网企业的“无序竞争”,同样也表明互联网产业在我们的国际竞争中格外重要。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了《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1年末,我国网民规模已达到10.32亿,是全球最为庞大的数字社会。

到2020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已扩展至39.2万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为38.6%。三四线城市及农村在互联网普及后,成为了数字经济的极大受益者,公益助农、直播和电商的普及,一定程度上振兴了农村经济,缩小了城乡差距。

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与印度、拉美国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甚至绝对规模已经超越了欧洲和日本,更为重要的是,互联网不仅作用在“衣食住行”等消费者熟知的领域,也通过推动AI、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助力产业重构式升级,实现可持续的增长。

举个例子,最近投资者们热衷于讨论的数字化供应链,就是通过数字科技可以对复杂的供应链关键节点进行动态实时掌控,提升系统整体运作效率,减少管理、运营成本的浪费。

再比如,在制造业高度发达的广东,很多工厂已经全面上马机器人实现“黑灯工厂”,降本的同时增效,给消费者带来更物美价廉的商品,这些其实都与中国互联网底层技术的发展密不可分。

在此特别要厘清的一点,有人认为,互联网企业是拿来主义,把外国的那套东西拿来直接复制粘贴,没有自己的技术含量,算不上是高科技。

实际上,这种认识是不全面的,我国互联网企业同样具有顽强的自研精神。面对未来中美间的高科技竞争,很多有远见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已经积累了大量研发成果,甚至在技术上超过了美国。

比如说这次被美国起诉的阿里巴巴,很多国人不知道,正是其十几年前发起“去IOE”运动打破了美国IT基础构架上的垄断。

2009年,阿里巴巴发现传统IT基础设施构架“IOE”,也就是IBM的小型机,甲骨文oracle的数据库,emc存储,已经无法满足淘宝高速增长的业务需求,于是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目标,在核心系统中,不再使用这三家的产品,转而研发自有的阿里云系统。

据说当时阿里云创始人王坚院士对马云说,“如果不掌握自研技术,未来就会受制于人”,引发了马云的强烈共鸣,下定决心每年投资10亿研发云计算,连续投资10年,并且表示,“如果我们失败了,至少我们为中国培养了一批技术人”。

经过一代工程师的努力,2013年阿里巴巴最后一台IBM小型机下线,在自身完成了历史性技术变革的同时,也为中国企业树立了样本和信心。

IDC数据显示,2021上半年中国公有云关系型数据库规模6.7亿美元,阿里占比达到44.7%,当初叱咤风云的甲骨文,则仅占3.6%。

我们很难推测阿里巴巴成功“去IOE”是否是导致此轮美国打压的直接原因,但是显然,作为中国在美市值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其具有特殊的标志性意义,其创始人马云更是中国企业家的标志人物。

根据美国的判例法,一旦对阿里的诉讼成功,很可能开辟先例,试想一下,如果所有股价暴跌中概股的投资人都开始起诉,要求中国企业赔偿损失,那将是个什么情景?

今天,我们已经站在了一段新历史的开篇,这段划时代的中美竞争是全方位的,既是制度设计、治理能力之争,也是科技发展、民心向背之争。

美国搞事情,华尔街突然起诉马云,中国科技企业进入危急时刻

我们必须抛弃幻想,认清现实:

中国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固然发展中出现过问题,但也承载着国家未来科技进步、国家实力大幅上升的希望,也势必会迎来美国雷霆万钧的打压报复。

最近一段时间,我国针对互联网行业出台了一系列监管举措,这当然是必要的,但是打击“无序竞争”本身也是对互联网企业价值的认可。自己打孩子和别人制裁我们不一样,在这个特殊时刻,普通民众也要更理性,不黑不吹,客观看待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发展。

对手的手段越是激烈,我们的决心便越是坚定,走独立自主的发展之路,冲破美国的科技封锁,团结全世界人民,凝聚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更加美好的人类未来而奋斗。

中国人不畏惧,中国的高科技企业也不畏惧。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