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3 4 月, 2024

寻租与攀爬

寻租与攀爬

当领导好不好,这件事也难讲,因为领导分为两种,有实权的和没有实权的。

 

没有实权的巡视员,也是干活的干部,只不过是基本的工资要高一点。有实权的二级科员,也是说一不二,只不过是基本的工资要低一点。

 

两种领导生活中要面对的诱惑截然不同。

 

没实权的巡视员对周围的人造成的影响可能会很大,但是造成的影响越大,对个体的影响就越小,如一个负责水利的巡视员,出了一个西南水利资源调查报告,这个报告显然会对将来有关西南水利发展的布局造成很大的影响。

 

更深一步,水利是区位规划中要考虑的重要因素,居民的生活用水从哪来,工厂的工业用水从哪里来,农田的灌溉用水更不要提,都要考虑,做城市规划的时候要是不考量这些因素,不考量一二三产业的发展,规划就无从做起。

 

这个报告的影响力非常之大,但影响力的确定性非常之小,因为所有人都不确定这个报告和其他的报告综合起来会有什么影响。

 

西南的气候报告也是一份,西南的土壤报告也是一份,西南的产业报告又是一份,西南的人口报告还是一份,除此之外还有西南的各项具体工作的报告,如汽车行业报告,重工报告,林林总总,加上党建等一系列报告,最终到了决策的人的案头,才能形成影响。

 

也就是说这个巡视员同志掌握的情况比较的全面,报告的内容十分的宏观,产生的影响十分的巨大,但是落到微观上,影响不了任何微观的决策。

 

这个同志一定是难以为继,生活一定要精打细算,他影响不到任何微观的决策,势必没有人找他送礼。

 

但是,负责具体事务的领导,就算级别非常低,权力非常小,跟上述巡视员要面对的情况也是天差地别。

 

假如西南某省的发展规划定好了,产业结构定好了,产业园区也画好了,建设也搞完了。现在是给政策的环节,一位科长负责给科技企业定补贴的金额。

 

虽然这个科长本人在宏观上只掌握一个或者多个政策文件,对情况掌握的一点也不全面。他手里的政策文件也不宏观,产生的影响也不大。

 

巡视员能影响西南几亿人,科长只能影响几十家科技企业。

 

但是,落到微观上,决定未来几年这十几家科技企业补贴额度的人是谁?是胸中有丘壑的巡视员,还是手中有政策的科长?

 

不用说也是科长。

 

企业家们想要突破政策,想要拿到不符合自己企业应得待遇的补贴,应该去腐化那个科长,还是去腐化那个巡视员?

 

巡视员有什么好腐化的,给他五十万,他把腾冲水资源能发电,写成内江水利资源丰富,难道能对上述科技企业的补贴多少产生一丝一毫的影响吗?

 

不能,在腾冲小微企业拿100万补贴,到了内江还是100万补贴,这50万给了也就白给了。

 

但是,如果去腐化那个科长,给他50万,他就能把本来享受的100万变成200万,本来享受100万,支出50万变成200万,算下来享受了150万。

 

支出0元,补贴100万,支出50万,补贴200万,一来二去,多享受了50万。

 

官大不一定有权,有权不一定官大,道理就是这个道理,因此巡视员的办公室一定是门可罗雀,科长的办公室一定是门庭若市。

 

出政策的人廉政风险小,落实政策的人廉政风险大。想要清亲的政商关系,还是要盯紧关键执行人。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