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2, 2023

欧洲天然气逆流,又当又立的典型

欧洲天然气逆流,又当又立的典型

话说,在《大明王朝1566》中,因为朝廷财政亏空,搞了个“改稻为桑”,为什么会财政亏空呢?

其实在一开始的最高财政会议上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了,这场会议的主题是“上一年财政亏空840万两,并且较预算超支1400万两”,而这1400万两超支中,有四百两是用于给宫里修宫殿,另有一百万两,是为了给宫里修宫殿运送木料,调用了十条船的费用支出。

宫里的支出,直接占了超支额度的35%,亏空额度的59%。

宫里修宫殿,通常是为了皇上的个人享受,嘉靖修宫殿,主要是为了“得道修仙”,剧中的嘉靖,和历史上的嘉靖一样,常年沉迷修炼,为了修炼,必须建造各种修炼场所,设施。

不仅是修炼,嘉靖的个人生活也很奢侈,用茅台酒洗脚,而且洗脚的盆子,必须是用松木制作的,因为松木板遇到高温后,会散发一阵阵清香,嘉靖就喜欢这种清香,但一个盆子只能用一次。

欧洲天然气逆流,又当又立的典型

嘉靖明知道问题在哪里,却不愿意节流,希望让下面的人拿出一个开源的方案来,严党没办法,加班加点,才想出一份“改稻为桑”的方案。

后来,沈一石因为打着织造局的旗号买田,被抄家了,按理说沈一石应该被抄家,但奇怪的是,抄家这个命令,不是直接从嘉靖嘴里说出的,而是吕芳说的。

吕芳哪来的权力代替皇上?其实是嘉靖不好直接说,因为嘉靖很清楚,沈一石的财产大部分都是直接给了宫里,所以这个恶人,只能由吕芳来当。

所以吕芳说抄了沈一石的时候,嘉靖也没有反对,这说明,吕芳早就猜到了嘉靖的心思,嘉靖也知道,吕芳猜到了自己的心思。

要是日后有什么变故,就说此事是吕芳自作主张。

欧洲天然气逆流,又当又立的典型

一方面,严党也不傻,他们知道“改稻为桑”会引起强烈反对,但又没办法,所以他们一方面逼着郑必昌、何茂才强行毁堤淹田,说今年就要见到蚕丝。

另一方面,又要极力撇清自己的关系,为了表示公正,还派了高瀚文去当杭州知府。

有了高瀚文的阻挡,织造局和郑、何二人就不能迅速达成“改稻为桑”,至于高瀚文后来会被沈老板用美人计搞定,那完全在严党的意料之中,甚至是,严党要的就是郑、何二人这么干。

高瀚文极力反抗,而郑、何二人不断做局,这就是在告诉舆论,我严党也不赞成“改稻为桑”,那是下面的巡抚自作主张,跟我们没关系。

整个大明朝,上上下下都是又当又立的典型,我想做这件事,但又必须表现出,我很不想做这件事。

欧洲天然气逆流,又当又立的典型

历史和现实永远惊人地相似,最近欧洲出了个很搞笑的事情,德国天然气大量“逆流”到波兰。

自俄乌危机爆发后,波兰一直跳得很高,最近更是带头不用俄罗斯天然气,但是,真的不用,这可能么?

波兰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度为70%,俄罗斯天然气不仅数量充足,而且价格便宜,你如果从美国进口,数量不仅不够,价钱得贵上30%以上。

要知道,天然气可不仅仅用来取暖,天然气还是发电和工业生产的关键,能源成本又是工业生产的大头之一,廉价的天然气可以有效降低工业生产成本,增加工业的竞争力。

东北为什么衰落?一大原因就是工业衰落,大量使用煤炭和石油,导致成本高昂,成为了工业衰落的原因之一。

天然气还是生产尿素的关键原材料,而尿素是粮食生产的关键,缺乏尿素,粮食产量就会大幅减少,所以俄罗斯的天然气最大的作用,是可以有效增强欧洲的工业和农业竞争力,这也是默克尔时代极力拉拢俄罗斯的原因。

当然,反俄是政治正确,不遵守可不行,所以,波兰发明了一个方法,我不向俄罗斯买天然气,而是向德国买,至于德国人的天然气哪来的,那不重要。

本来俄罗斯的“亚马尔”管道气,是途经波兰的,波兰想用可以直接用,现在先流到德国,再从德国“倒流”回波兰。

欧洲天然气逆流,又当又立的典型

所以,波兰人既没有买俄罗斯天然气,又使用了俄罗斯天然气,这波操作666!欧洲天然气逆流,又当又立的典型

从德国的角度说,波兰这波操作,也符合德国又当又立的心态,德国表面上不想向俄罗斯妥协,但是自己对俄罗斯能源依赖过大,根本没法做出头鸟,于是怂恿波兰人出头,这既显示了德国领导下的欧盟对俄罗斯的强硬态度,自己又没有实际损失,说不定,从“倒流”过程中还可以赚一笔。

最骚的是英国,对俄制裁叫得最大声的是英国,但最快批准卢布支付的也是英国。

欧洲天然气逆流,又当又立的典型

英国本来是这次俄乌危机跳得最高的国家,但是英国最近突然同意在5月底以卢布支付天然气款项。

本来英国对俄罗斯能源需求不大,每年进口量也就30亿立方米左右,但是架不住通胀形势,3、4月份英国通胀都在6%以上。

扩大俄罗斯的进口来源,可以有效缓解一下通胀,当然,英国的主意还是割欧盟韭菜,最近欧盟满世界找气,别说中美,连印度都靠进口俄罗斯能源–再加工出口到欧盟,大赚了一笔,看到有这种买卖,英国人顿时心思就活络了。

这钱美国赚得、中国赚得、连印度都赚得,我大英赚不得?

欧洲天然气逆流,又当又立的典型

为了割欧盟,英国壳牌石油还发明了一套石油定义方法。

壳牌石油四月初宣布跟进制裁,但其实现在还一直进口俄罗斯石油,这是怎么做到的呢?

你们不是不让进口俄罗斯石油嘛,那我先买下一桶俄罗斯石油,然后用另一个国家的石油和俄罗斯的石油混合,这就不是纯粹俄罗斯石油了,是混“血”石油。

你能说我在使用俄罗斯石油嘛?我这是混血石油。

所以,壳牌既没有买俄罗斯石油,又买了俄罗斯石油。

俄乌危机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欧盟和英国又当又立的戏精本质。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