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3 4 月, 2024

上海完成了“社会面清零”

赶在4月的最后一天,上海终于“首次实现社会面清零”,新感染的患者均为既往无症状感染者转归或从隔离管控中发现。

稍早一点,本轮疫情冲击的另一个重镇,吉林省也在昨夜宣布高风险区清零,成为了国内首个“高位流行后社会面清零的城市”。

随着两个疫情重镇一起宣布社会面清零,经济生产工作开始逐步恢复,接下来,中央将正式批量出台针对疫情的纾困政策,救助被疫情冲击的行业以恢复经济。

毕竟,这一轮疫情,对经济的冲击,远远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一季度的各省GDP,三大经济引擎上海广东江苏(3.1%,3.3%,4.6%)全部遭受重创,三大东部工业基地辽宁天津吉林(2.7%,0.1%,-7.9%)集体趴窝。

全国4月的制造业PMI降至47.4%,综合PMI产出降至42.7%。

考虑到上海疫情的零星反复,经济影响的滞后效果,以及政策逐级落地需要时间,在不考虑其他重镇爆发疫情的前提下,实体经济可能在七月才会真正反弹。

这意味着接下来,继一季度的换挡,我们又将迎来一次新的换挡,需要在储备政策注入实体之前,给予市场与资本足够的信心来过渡。

而这也是上海为什么必须要在四月“完成任务”的原因之一。

5月,美国就开启缩表与大幅的加息,吸收全球的美元资本回流。

全球包括美国自己,都将遭遇吸星大法,我们的邻居日本也选择了与邻为壑,主动降低日元汇率,拉着亚洲兄弟们囚徒博弈。

此刻的我们正处于一个换挡过渡期,就像虾蟹蜕壳那样,未来会变得很强,但过程一度脆弱。

而为推动亚洲资本回流的美国,可能会抓住机会,猛打这个Timing点。

不排除挑动台海的升温,介入东盟搞乱RCEP,借助韩国的新总统点燃朝核危机,通过意识形态的挑拨进一步激化我们国内的矛盾。

因此,在全球资本必然要抛弃一部分人的时刻,我们需要调整策略(上海限期清零的原因之二),争取长期资本的支持,避免在我们虚弱的时候,出现资本的踩踏,毁掉我们自新冠爆发以来建立的巨大优势。

于是,有了昨天的政治局会议,和政治局的集体学习,提出了资本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生产要素。

于是,在一系列的时间表紧密倒排之下,上海吉林两地的英雄人民仿佛化身阿汤哥,卡在最后的时间点,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上海完成了“社会面清零”

接下来的两个月,随着美国的压力会逐步传导过来,我们还会有更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跟时间赛跑,而我们也将凭借着成功完成任务,书写一个又一个的传奇。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