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24, 2024

不能一直欺负农民

不能一直欺负农民

这段时间有个烧秸秆的事情,舆论搞的不小。春耕的时候到了,要春耕就要耕地,要耕地首先要确保土壤能松开。

 

我国农民种的粮食作物有相当一部分不是什么都有用,比如小麦,有麦穗有麦杆还有麦根,麦穗有用,但是麦秆和麦根对农民来说就没有用。

 

想要让他们有用,就要让他们产生经济效益,不管是小麦也好,玉米也罢,有人是把杆子都收走了,有人是只把结出来的能换钱的部分收走了,也就是说一篇玉米地,有的人收的时候是收玉米,有的人收的时候收完玉米棒子还收了玉米杆子。

 

但是不管怎么收,地里总是要剩点东西,要么是剩点玉米根子,要么是剩下玉米杆子,这着东西对没收的人来说就没有多大用,一定要变废为宝,办法就是两个,要么烧了,草木灰可以肥田,要么让家畜吃了,变成私聊可以肥家畜。

 

但我们国家存在一个《大气污染防治法》。其中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确定的监督管理部门责令改正, 并可以处五百元以上两千元以下的罚款。

 

这就是不让烧。

 

光是大气污染防治就堵住了一条路,然后就是禁牧,随便找一个省份的规定:

 

违反草原禁牧管理规定,放牧牲畜、破坏围栏设施、开垦和非法占用草原的,县级以上草原行政主管部门或者草原监督管理机构应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应按照国家或省草原法律法规的规定给予行政处罚。

 

禁牧就是不让出去放牧,鼓励栏养圈养,但是不让放养。吃也不能下地去吃,堵住了另一条路。

 

秸秆根茬这些东西留在地里就没法耕种,要处理的话一来不让烧,二来不让牲畜吃,有的专家就讲了,秸秆不烧不吃,你可以挖出来粉碎还田嘛。

 

想的美,我建议专家先吃一碗肉粥。

 

粉碎还田,涉及到的是一个热量换算的问题,我一个文科生都知道,秸秆里面的能量是一定的,用焚烧的方式转化为热能,是热辐射到了大气中,用给牲畜吃的方式是转化为了生物身体里面的化学能,并且重新固定为了蛋白质。

 

粉碎还田,主要是希望农田内微生物降解秸秆粉末,能量是缓慢转化为热能放到土壤里面去的。

 

这会不会对土壤产生影响?于是我打电话咨询了一个同学。

 

答案显然是有的,焚烧不会产生的物质会在讲解中产生,主要是会生成多种烷烃类、烯烃类、醛类、酮类、醚类等植物源挥发性有机化合物。这些东西不会在焚烧的过程中产生,但是粉碎还田会产生,土壤的温度还要上升,土壤内的水分会蒸发更多。

 

这些东西一方面带走了土壤里面的水,植物生长的不好了,另一方面会与工业性挥发物结合起来,如氮氧化物等形成凝结核,构成气溶胶,吸附颗粒物,共同提高大气的pm2.5值。

 

这个东西不光会对土壤产生影响,还会对大气产生影响。这就十分的尴尬了,环保和不环保,区别仅仅是一次性释放和缓慢释放的区别,该吸还是吸。于是我问道:那么欧美地区是怎么做的?

 

他说欧美地区是直接烧秸秆。缓慢释放始终留存本地,一次烧掉可以随大气四处稀释,大部分会稀释到海洋上空,危害反而最小。

 

危害是一样的,甚至粉碎还田要更大一点,那这样做和不这样做的区别就在于,焚烧秸秆,农民没有收入也没有支出。

 

让家畜吃掉,农民有收入没有支出

 

粉碎还田这个环节农民无论如何都是有支出的,要么自己买粉碎机,要么请粉碎站集中搞,总之是有个支出。

 

于是我们就清楚了,专家就像环保少女一样得了名,粉碎站和粉碎机厂得了利,搞不好粉碎站就是提倡环保的专家开的。

 

说到底是个生意,这个生意的利润还是从农民头上出来的,最后搞得基层干部和农民之间的关系很差。基层干部劝不要烧,农民就要烧,不让养牲口还让掏钱粉碎,来年还影响农业产值,不烧等啥?

 

专家站在干岸上,一方面开粉碎站卖粉碎机,一方面说人家基层干部工作做不好不贴近群众,另一方面又说人家农民素质低不听劝不懂环保,最后把名贴自己脸上,利揣自己兜里。

 

于是我就想起了欧美的白左。说到底,白左都是生意,哪国的白左都一样。

 

嘴里都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