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6 5 月, 2024

柴进与宋江的预期管理

小时候读水浒传的时候,有个事儿一直没理解,柴进和宋江两位大官人,同样是仗义疏财,同样是庇护豪杰,柴进的“发钱”和“免罪”力度远比宋江多,但是人心却都在宋江那里。

柴进与宋江的预期管理

武松被柴进好吃好喝养了一年,没念一点的好,反而一肚子埋怨,几天就被宋江拐走,甘心供哥哥驱使,李逵也就跟宋江吃了两次酒,就生死紧随哥哥的脚步。

甚至无论是晁盖时代还是柴进上梁山,各路英雄豪杰们上山都是慕宋江之名,而非晁盖和名气更大的柴进。

柴进与宋江的预期管理

后来,社会经验逐渐增长之后,才解开了当年的心中迷惑。

因为柴进和宋江的对人事的预期管理能力有着天壤之别。

柴进把自己的形象包装成前朝皇室,英雄豪杰都以为他富可敌国,手握不死金牌呼风唤雨;而宋江对外的身份是郓城押司,英雄豪杰都以为他一年收入也就十几两,能力也就局限在郓城这么一个小县。

因此,同样都是给武松给李逵掏十两银子,英雄豪杰们会认为柴进是施舍和抠门,认为宋江是在掏心窝子能给都给。

同样是庇护罪犯,英雄豪杰们会认为这对柴进是举手之劳,而会认为宋江是冒砍头风险来帮忙,会心心念念一辈子。

但实际上,双方的真实实力远没有那么大的差距,柴家不过是收租子的大地主,知府的小舅子就能搞的他家破人亡。

柴进与宋江的预期管理

而宋江几乎就是郓城的南霸天,县里的地主们都要按月向他上供,各种收入着实不少。

柴进与宋江的预期管理

把匪徒们收进家的柴进真心是冒了巨大的风险,给的也都是自家的钱,而宋江不过是利用自身官府的位置提前拿到消息给预警,给钱也是慷他人之慨。(譬如宋江收买武松的钱都是柴进给的,收李逵的钱是晁盖给的)

于是,给了同样的钱,担了同样的风险,但是预期管理差的柴进,只提供了马斯洛需求最低的几层满足,而宋江则提供了最高层的那几层。

所以,别看柴进花了那么多钱养了那么多的豪杰门客,没有一个人跟着他上梁山的,而宋江哪怕是给了一点点的小恩小惠,却在江湖上盛传着“及时雨呼保义”的称号,无数人豪杰听着宋江的名号就奔向梁山。

对于那些英雄豪杰来说,站谁绝对不是给钱多少的选择题,关羽在土豪曹操和卢瑟刘备之间毫不犹豫选择了刘备,文天祥在元朝的高官厚禄和宋朝的残败江山之间也会选择过零丁洋。

柴进与宋江的预期管理

这种柴进与宋江的预期管理差距,在国共内战中展现的淋漓尽致。

蒋介石政府给予知识分子非常高的待遇,但是仍然挡不住他们纷纷跑向延安去住窑洞啃窝头。

因为在国统区跟老蒋们最贴心的永远是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官僚资本。

相反,延安哪怕是最困难的时刻,教员依然提出“技术人员待遇高于党政机关干部”,自己饿着肚子,也要对知识分子在物质层面给予特别优待。

这也是为什么建国初,那些华侨们会放弃了在海外的优厚待遇,如上梁山般返回一穷二白的中国。

对于追求马斯洛更高级别需求的群体来说,给钱多不多真的不重要,关键于预期管理,以及走心。

重要的会都开完了,接下来,中国政府会推动一系列的减税降费的“发钱”,也会为推动资本健康发展来一波“免罪”。

“发钱”和“免罪”的预期管理做得好,基层执行过程中走心,才能做出宋江的效果,让兄弟们跟着哥哥一起上刀山下火海,风里雨里一起拼到底。

可如果不走心,也可能就像柴进好吃好喝供了武松整整一年,最后落得一身的埋怨。

如何做好带头大哥,这是国家要学习的,也是我们个人要学习的。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