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 2024

预期管理为什么难

最近有一个词突然热门了起来:预期管理。

无论是股市楼市到日常消费,从经济发展到世界和平,一致且向好的预期都是良好发展的催化剂。预期如果不一致,就会出现混乱,就像资本市场的无序;预期如果不好,就会出现衰退,捂紧钱袋子,不投资不消费。

过去一段时间,预期管理的标志性案例就是过去一年美联储的加息戏码。

美国面临通胀和经济不景气两大因素夹击,通胀需要加息收紧银根,经济不景气却需要宽松的货币政策,很明显,二者不可得兼。于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想出了一个办法:用嘴炮代替加息。

 

预期管理为什么难

由于加息会让借钱更贵,会客观上影响资金流,而美股的投资有很大一部分是心态,于是鲍威尔开始了他的操作,他在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通过说缩表、说加息的方式,在影响资金流的情况下,影响了市场的心态,让滞胀边缘的美国股市保持了稳定,并在今年最终做好了迎接加息的准备。

然而众所周知,这样的预期管理在中国很难做到。

过去2年,中国经济在良好的疫情防控下,在全世界可谓鹤立鸡群,然而尽管如此,国内的资本市场表现却是世界最差的之一,中国的投资人很明显没有应有的正面预期。

而到了今年,国家为了保就业制定的GDP5.5%目标,突如其来的疫情却令实现这一目标变得无比艰难。对国家来说,此刻并不是大规模把弹药都打出去拉经济的时刻,况且如果预期管理不行,市场和老百姓心态都不好,那前面提到的股市楼市到日常消费,依然难以健康发展。所以预期管理被重重地提了出来。

预期管理为什么难

经济大好时预期管理都不到位,艰难时期的预期管理更加困难。

其实国内的预期管理,的确面临一个尴尬的场面。

大部分人并不太关注国外的新闻,对国外的真实情况也基本只有一个模糊的认识。大家更关注的是自己身边的人和事,自己亲身的体验。

前面提到,中国由于疫情防控带来的优势,因此难以体现到预期之上。

而只关注国内和自己身边的人和事,就会碰到一个特别尴尬的场面:国内毫无疑问正在走向完全竞争,曾经那些时代的红利越来越少,社会上具有竞争力的人才越来越多,曾经从国外抄一个点子回国就能创业赚大钱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曾经去海外留学当海归就能飞黄腾达的时光也早就结束了。

换言之,社会变得更加“内卷”。

预期管理为什么难

所以如果只看国内,从商业到个人,都会觉得未来的竞争会更加激烈,机会更难获得。在这种情况下,又如何能形成非常乐观统一的预期呢?

与此相比,美国那些见惯了市场起起落落的国际资本,和一个对美国经济无比重要的资本市场,反而更容易预期管理。

要解决这个问题,核心不是喊,喊只能换来表面乐观,实际上阳奉阴违恐怕会是大部分。大部分人只能凭借眼前所见做出最简单的推论,大家甚至可以对长期远景都持有乐观态度,但谁也不愿意成为短期的代价。

谷爱凌告诉大家在学业之余兼顾体育,即使是冷门的项目,都可能产生难以置信的惊人回报,但绝大部分人依然不会让小孩发力体育,因为怕“耽误了学习”。

 

预期管理为什么难

也就是说,在如果想要在国内改变预期,最好的方法还是创造看得见摸得着的短期案例。

如果直播能赚钱,一大堆人就会涌向直播;如果直播带货能赚钱,连顶流明星都会去直播带货。这是社会的浮躁,却也是社会的现实。

但这也意味着,政府需要更多的“微操”来管理,通过混改和投资,用资本市场的规则和方法,培养出自己希望的方向上的独角兽。在大数据的时代,这甚至不是能不能做,而是必须要做的问题。

博主曾经的文章里谈到过,存量的红利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未来想要继续创造出大的发展,一定需要大量创新,而这些创新必然来自民营企业。也就是说,未来会是民营企业承担C位的时候。

然而我们也发现,国内很多行业一旦由资本把持,都会走向短视和割韭菜。蚂蚁变成了小贷公司,影视圈变成了饭圈,都是负面影响很大的案例。

博主曾看过一部40年前的电影,由著名演员唐国强主演的《高山下的花环》。咱们且不谈故事和主旨,就从表现手法来说,40年前的导演和演员,拍出来的东西充满了真挚的感情,以及正常人该有的冲劲和朝气。

预期管理为什么难

而现在的东西,几乎已经成为了“骗子骗骗子”的游戏——艺人们戏外要扮演一个悬浮于真实自己的人设,戏里要演绎一个悬浮于现实的故事,然后观众们假装自己看得很有感觉,获得了享受。

类似这样的问题,都是预期管理的破坏者。只有百业兴旺,才能让人激动起来。

如果政府谈到政策就是智能汽车、生物医药、基建,那投资公司自然也都是智能汽车、生物医药、基建,扎堆而浪费。

而没有赶上这些的,环望四周,发现都是些没法站着把钱挣了的奇怪行业,低下头叹了口气。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