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5 4 月, 2024

八百里秦川,山川地形写尽了兴衰治乱的密码

“夫作事者,必于东南,收功实者,常于西北。”——司马迁·《史记》

在洛阳吃完给力的鸡煲之后,我们一路继续马不停蹄地踏上了征途。

昨天晚上在快速越过陕西与河南的交界三门峡之后,我们选择了直接过灵宝,入潼关,过渭南,直到陕西北部的阎良。

出洛阳之后最明显的一个感受就是山,连绵不断的山,突然间多了很多。

黑夜里,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两侧滑过一座又一座巍峨的身影。

呼吸着躁动的空气,让人有一丢丢刺激,又有一丢丢兴奋

一个又一个在历史书上看过无数遍的地名,此刻就实实在在的横跨在眼前,函谷关,潼关……

在导航女声冷漠机械的提示下,这些鲜活的地名一个又一个的蹦进耳朵里,迎面扑来的仿佛不是一座座山和关,而是一幕幕厚重的历史。

夜空中,似乎除了发动机的声音和风声,什么都没有,但稍一分神,又似乎充斥了无数的刀光剑影,战马嘶鸣。

对于在整个陕西省的旅程而言,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并不是窗外的风景,而是在这片土地上发生过的真真实实的历史。

那些历史大事,当你在纸上读来的时候,只是不带任何感情的寥寥数行白纸黑字,但当你真实抵达了那个环境,立马就能体会到,当时的历史,为什么会走向了那样的趋势而不是另外一个趋势。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古人真诚不欺我。

出三门峡之后,我们一路开一路看,一边是黄河,一边是连绵不断的山脉,当时就在感慨,要是一不小心穿越到古代,这仗可怎么打?

这些关口可真的太特么难啃了,难怪当年六国的军队在函谷关前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而未能攻进去哪怕一寸。

占据关中平原的政治势力只要能够牢牢地把守住周围的这些险要关口,就能用极少数的兵力来牵制和抵挡住来自东部的进攻,从而使自己有足够长的时间能苟在关中平原猥琐发育。

一旦在关中平原发育完成,就立马可以挥兵百万,直取中原。

在车里一边看着卫星地图,一边对比着车窗外的各种地形,真是越看越有意思。

八百里秦川,山川地形写尽了兴衰治乱的密码

 

从卫星图上能够非常明显地看到,在古代任何一个政治势力只要同时占据了陕西和山西,就立马拥有了易守难攻的战略态势和以高打低的战术优势。

在关中平原和山西高原上,右眼可见至少有不少于5条通道能够直接威胁到东部的中原地区。

八百里秦川,山川地形写尽了兴衰治乱的密码

 

昨天我们经过河南的时候,已经非常明显地感受到中原地区地大物博,但是同时从反面来讲,这也意味着中原一马平川,无险可守。

只要高机动性的骑兵沿着山脉之间杀出来,基本上中原地区的城市是没有能力抵抗的。

这就是为什么关中起兵的政治势力往往能够有很大的概率能够最终问鼎中原,一统天下的原因。

自西北攻取中原和东南容易而东南方向想攻取西北是非常困难的。

只要占据关中和陕西就能利用地形的优势轻取中原,再借助中原庞大的人口和广袤的土地所生产出来的巨量粮食,就能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整个中国。

很多战争爱好者在研究古代战争的时候,往往会把重点放在兵法,兵书之类的东西之上,在我看来,像兵法和谋略这类型的知识,属于一种比较虚的层面,也就是说可以放开让你去学的,因为你学了未必知道怎么用,你用了未必知道怎么才是正确的使用方法,而且很多时候放之四海而皆准,你怎么说,怎么解释,好像都挺有道理,像万金油一样,所以不怕你学。

但是与此相对应的,是一些真正实用的知识,往往只在内部传承而不会过于公开地流传在社会上。

比如说怎么利用山川地形,河流水势的优劣之势进行扎营布防,怎么组织后勤,怎么获取粮草,怎么训练士兵,这些真正实用的知识在古代往往是禁忌。

学这些知识的人通常来说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攻取天下。

年纪轻轻就想学这方面的知识,以后长大了真不敢想象要干什么。

对于普通人来说,了解这些知识没有太大的用处,也不会让你得生活更加和谐幸福度变得更高,但是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掌握了这些规律,就如同在打游戏时开了外挂作弊一样。

因为这些规律能够非常清晰的让你在一个纷繁杂乱的世界中得出一个明确的方向性。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假设某个人穿越到20世纪三四十年代,当时绝大部分人还以为,相对于共产党而言,国民党政府会拥有更大的资源和财政优势,可是你一看,我党已经在陕北站稳了脚跟,国民党的统治核心依旧处在江淮下游,那么这最终鹿死谁手,其实难道不是已经很明显的事情了吗?

对于真正掌握了这些规律的人而言,根本就不需要拘泥于中国,而完全可以用于判断整个世界版图的力量分布和对比,究竟哪一方势力能够以一种更大的概率去赢得世界范围范围内的统一战争。

很多人整天高呼入关入关,但在我看来,他们都还没有真正的想明白,在整个世界版图中的那个函谷关究竟是在哪里?

入关入关,首要的问题不是入,而是要搞清楚关究竟在哪里。

是哪个方向一马平川,无险可守?

又是哪个方向既具备账面上大量的财富、地底下足够多资源却没有相匹配得人口实力和强大的武力?

世界范围内的函谷关究竟在东还是在西,真是一个值得好好去思考的问题。

回到正题。

早上我们心血来潮上了310国道之后,先后被公交车,面包车,摩托车,甚至是单车轻易超过。

八百里秦川,山川地形写尽了兴衰治乱的密码

导致我们不得不放弃继续在国道观察的念想赶紧拐上高速,终于在傍晚时分抵达兰州南服务区。

八百里秦川,山川地形写尽了兴衰治乱的密码

 

估计等大家看到文章的时候,我们已经在青海西宁吃完了一顿烧烤,正准备前往青海湖了。

白天赶路实在是太匆忙了,这是我们在服务区的午餐,两个汉子瓜分一袋花生八百里秦川,山川地形写尽了兴衰治乱的密码,所以现在得好好弥补下自己。

八百里秦川,山川地形写尽了兴衰治乱的密码

 

明天更青海湖的情况。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