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 2024

四大名著与代理人

五一假期终于要结束了,还是用一篇名著来收尾吧。

小时候读三国演义玩三国游戏的时候,总觉得人物之间是靠“相性”相吸,群雄逐鹿的战争往往基于个人的好恶。

长大后才理解,个人的好恶对政治走势的影响极小,三国的群雄逐鹿其实是代理人战争,是袁绍袁术两大阵营的搏杀,各路豪杰普遍都有明确的隶属关系,在乱世中很难中立,几乎必须要站队。

譬如后期建立三国的曹操刘备孙坚三股势力,早期都是袁绍和袁术兄弟的代理人,替两位主子冲锋打仗。

曹操是袁绍的代理人,孙坚是袁术的代理人,刘备一开始是袁术的代理人,后来转投了袁绍。(陶谦支持袁术,刘备入主徐州后,在陈登的勾兑下,让徐州支持袁绍,而这也是为何徐州被吕布,这个被袁术的代理人轻易夺回的原因)

理解了这一层的隶属关系,就会理解为什么曹操总喜欢揍袁术和袁术的小弟,袁绍要让小弟刘表去揍袁术的小弟孙坚。

也会理解袁术为何拼老命往死里打刘备,他必须要让麾下的小弟们清楚知道叛徒的代价;更会理解袁绍曹操阵营为什么对刘备高规格款待,他们要尊叛逃来的刘备为千金马骨。

四大名著与代理人

同样,小时候对梁山好汉们替朝廷攻打田虎、王庆、方腊等农民起义军的行为非常不理解,觉得英雄好汉们就这么牺牲了特别的不值。

长大后才理解,武装力量接受招安之后,没得选,自古以来就是要替老板当代理人,去打代理人战争,干脏活和累活,比谁都绝对忠诚。

水泊梁山跟大宋朝廷的关系,就像90年代以来车臣与俄罗斯的关系,俄罗斯出兵打了几次都灰头土脸损兵折将,可随着车臣接受招安之后,就成为了俄罗斯军事力量的急先锋。

譬如这次俄乌冲突前,车臣领导人卡德罗夫表示,揍“叛军”乌克兰都不需要俄罗斯正规军,他只要获得授权,就愿为先驱,让乌克兰并入俄罗斯,跟水浒传的剧本几乎一模一样。

而自战争爆发以来,在全球媒体面前占尽风头的就是这位“俄版宋江”,率领的车臣好汉一路血战,打起来比俄罗斯国防军还绝对忠诚。

四大名著与代理人

同样还有西游记,小时候看得是猴戏,后来发现妖精们长得也都不错,书读多了之后才明白,西游记也是一部代理人战争的记录。

从取经团队本身,到沿途遇到的大部分妖怪,都是天上各路神仙在凡间的代理人。有太上老君的秘书和司机,有西天如来的舅舅,有西海龙王的外甥,也有喊“我爸是李靖”的坑货……

无论是大闹天宫(有时间单独写一个SH版),还是师徒四人在取经的劫难,本质都是在历练一场场的代理人战争。

孙猴子磨砺多了,也明白了光靠一腔热血解决不了问题,改变不了局面。

每次救师傅之前,猴子都要问问土地老儿,理清楚这些妖怪的条线与背景,解铃还需系铃人,开始从理顺上面来解决问题。

长大之后,遇事不会每次都再“金猴奋起千钧棒”,也不会遇事就“打得一拳开”。

年纪大了,也就理解了,江湖不是打打杀杀,江湖是人情世故。

最后,再聊一聊红楼梦。

小时候读红楼的时候,总觉得贾宝玉的爸爸贾政才五品官,王熙凤的叔叔王子腾任京营节度使,后擢九省统制,怎么算也是一二品的重臣,级别远大于贾政,四大家族不应该是贾史王薛,而应该是王贾史薛。

看被王子腾一路提拔的贾雨村,写信却都是先贾公,然后再王公,感觉他纯属“分不清大小王”。

甚至还看了一些红楼歪解,说贾府的衰败起源于王子腾出事儿。

直到长大后才明白,这些歪解,都源自于不懂权力结构。

王子腾之于贾府,更像是雍亲王府外放的代理人年羹尧,两家通过嫁娶妹妹的方式联姻在一起。

四大名著与代理人

王子腾的职务虽高,但这背后都需要贾府跟其他王爷们的运作和交换所得。

对照一些现实的人物(如老蒋的四大家族)就能够理解,红楼梦小说中,史家、王家、薛家不过是贾府三个方向的代理人。

贾府坐镇中枢,史家手握权印子,王家手握刀把子,薛家手握钱袋子,共同合力,这才形成了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贾史王薛”四大家族。

小时候看红楼梦看的是儿女情长,长大后才看到了其中的英雄气短,看到了权力更迭过程中的家族兴衰。

而这正是名著的魅力所在,我们都可以随着年龄的增长、认知的提升,发掘出小说中更为精彩的内容,再回顾那个曾经懵懂的自己。

最后,祝各位读者五四青年节快乐,阅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