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24, 2024

从俄乌之战看中国

目前世界上大的地缘力量主要是以下四个:

1、美英加澳新(盎撒)

2、中国

3、欧盟(法德)

4、俄罗斯

其他稍小一点还有印度、日本、泛阿拉伯等。

再往下的东盟、非洲和南美由于整合性比较差,目前尚未形成统一的政治立场。

四个主要力量中,特朗普时期曾希望尽可能的拉拢或稳住俄罗斯,集中火力对付中国。

即中国站在俄罗斯身前承受压力。

2022年俄乌战争爆发后,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已经被西方彻底黑化。

简单概括一下,俄乌战前战后四方的位置大致如下:

战前: 美国–欧盟–俄罗斯–中国

战后: 美国-欧盟———–中国-俄罗斯

美中的位置几乎没有变化,欧盟更靠近美国一点,俄罗斯则被彻底打到了中国一侧。

世界各方的“立场鸿沟”显著拉大,国际秩序正在逐步撕裂中。

从俄乌之战看中国

OK,接下来主要聊一聊西方世界的美英与欧盟。

首先一点,西方世界内部也是分亲疏远近的。

按照网络上流行的盎撒民族来划分,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五国(“五眼联盟”)是最铁的团体。

他们因为历史文化相近和政治渊源紧密,使得在外交利益问题上几乎保持绝对一致。

细心的朋友不难发现,这五个盎撒人国家都是实际意义的岛国。

澳大利亚大家能理解,最小的大陆就是最大的岛。

美加方面,如果我们把亚欧大陆看作是“真正的大陆”,那么北美其实同样是一个大一点的“岛屿”。

美国今天维持亚欧大陆上几股主要力量彼此竞争的模式,与当年英国对欧洲大陆的“离岸平衡手”战略如出一辙。

在华盛顿战略家们的设计中,中欧俄三股重要势力最好是互相不对付,彼此倾轧。

一旦其中任意两方有联合的趋势,必须立即联合另一方给予其压力。

相对来说,德法与其他欧洲国家一般不被算做是盎撒群体。

法-美/德-美关系与盎撒五国内部的关系有着明显区别。

比如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澳大利亚毁约法国560亿欧元核潜艇大单签约美国的事件。

在这场涉及多方的大交易中,法国是被出卖的那个。

被撬掉的澳洲潜艇大单是法国有史以来最重要的军售合同,对于法国军工企业来说弥足珍贵。

马克龙总统第一时间做出了强烈反应,召回驻美国和驻澳大利亚两位大使,甚至拉上整个欧盟站台。

从俄乌之战看中国

继续回到本篇的主题俄乌之战。

如果俄罗斯与乌克兰最终以乌东作为停火线形成对峙,则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俄罗斯的战略角色将变成“大号朝鲜”。

乌东停火线便是当年的“三八线”。

朝鲜对日韩,俄罗斯对欧洲。

正如日韩始终是中国从经济层面拉拢的对象一样,在今后的中美角力过程中,中国战略层面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统战德法两国主导的欧盟。

哪怕军事上无法统战,至少从政治和经济上完成统战,尽可能的把蛋糕做大,把掀桌子的概率降低。

换言之,欧洲虽然短期看在俄乌战争中受到了巨大经济损失,但长期看却有成为“香饽饽”的趋势。

它是中俄与美英的必争之地。

从俄乌之战看中国

放眼世界,主要的政治经济板块其实并不多。

无非是北美、欧洲、中国、日韩、东盟、俄罗斯等几个,甚至连印度的角色都不算大。

在中美关系已极难修复、不确定性日益增高的情况下,欧洲和日韩毫无疑问是中国对外开放的关键阵地。

假如说这两块阵地丢掉,那基本上与五六年代的对外贸易格局也相差不大了。

重新回到社会主义基本盘。

跟俄罗斯、中亚斯坦、阿拉伯、非洲、越南、柬埔寨,还有东欧塞尔维亚等个别国家做做生意……

想当年,“改革开放”其实有一个潜在的定语——向西方世界。

五六十年代相对封闭的时期,社会主义阵营内部同样是“开放”的。

圈子里的出访、国际会议、贸易往来、技术交流等样样都有,并非闭关锁国。

从这个角度去思考大家便能够体会,RCEP(东盟+日韩)和中欧投资协定(已冻结)对中国来说意义非常重大。

中国不是俄罗斯。

中国是贸易型经济体,一年六万亿美元的外贸总额关系着千家万户和国家的国力。

而俄罗斯则是可以关起门来自娱自乐的资源型经济体。

只要还有人买他的石油和天然气,莫斯科政府就能继续开门营业,普京就能继续获得大多数俄罗斯人的支持。

从俄乌之战看中国

回顾历史,在曾经的社会主义大家庭成员们“大难临头各自飞”后,真正踏上正途的并不多。

中国、越南走的是“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中国摸着石头过河,越南摸着中国过河。

中东欧国家在历史的节点处大都与苏联彻底决裂,选择全盘西化。

比较顺利的有波罗的海三国和东德、匈牙利、保加利亚——他们原本就是苏联二战的“战利品”。

像东德,其国家宪法、人民议院和政府自动取消,十四个专区为了适应西德建制改为五个州,一起并进联邦德国。

同为欧洲国家的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没有前者那么幸运,境内均爆发了激烈的革命。

南斯拉夫的战事一直持续了十几年,分裂成多个国家,到2008年科索沃独立才告一段落。

作为前苏联“主体三国”之一的白俄罗斯经过一番激烈冲突,被普京收入麾下。

另一个“主体国”乌克兰现如今沦为战场,局面如何自不必多说。

蒙古、摩尔多瓦各自沦为被遗忘的土地,经济状况多年徘徊不前。

高加索三国动荡频发,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占据了2020年的头条,一场纳卡战争打得世人皆知。

俄罗斯和中亚五国走上一条不伦不类的强人威权资本主义道路,寡头横行。

他们基本是把苏联时代戈尔巴乔夫改革的那套东西重新包装了一下,换汤不换药。

当然,还有“药方只贩古时丹”的朝鲜——重新回到苏联三十年代的模式。

……

抚今追昔,梳理一下曾经社会主义阵营兄弟们的出路,中国人应当好好珍惜今天的局面。

珍惜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建设成果。

毕竟这么多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真正走出围城的很少很少。

从俄乌之战看中国

哈萨克斯坦出口商品组成,基本都是能源

走不出围城怎么办?

内卷呗。

目前俄乌在顿巴斯和乌南部沿海一带的战事正在进行中,战况如何不得而知。

不过普京总统已经宣布将在5月9日胜利日进行盛大阅兵。

作为俄罗斯政治生活的关键节点,外界一般估计,普京有胜利日之前“部分收手”的迹象。

至少是宣布“阶段性结束”。

拿下马里乌波尔不就是实现了“去纳粹化”嘛。

如今法国大选尘埃落定,联合国秘书长前脚后脚访问俄乌,估计有关“去军事化”问题的谈判近期便会重启。

之后俄乌战争或将结束激烈的运动战阶段,进而转入漫长的阵地战消耗时期,直至停火。

从俄乌之战看中国

在这场已经历时两个月的大战中,尽管民间有很多纷纷扰扰的声音,但中国官方的表态一直是“中立”。

从上面的分析中我们或许可以窥探一二。

一言以蔽之,保住普京政权是中国政治与地缘战略的底线。

而保住与欧洲的经贸关系则是中国对外开放和经济贸易领域的底线。

二者缺一不可。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