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28, 2024

ICU轮不上普通人

ICU轮不上普通人

ICU轮不上普通人

立华的丈人最近今天下午晕倒了。

 

丈母娘当时坐在了地上,缓了大概几秒钟,打了120。

 

心脏不好,晕倒在地住进了医院,救过来了,说是要做搭桥。身在北京帮不上忙,夫人家的亲戚朋友帮忙安顿进了医院。丈母娘说,那几秒钟好像过去了好几年。

 

亲人病了,我和夫人又不能去到他身边陪着,北京疫情紧张,立华我不能出京,夫人也不能,剩下的只有陪着夫人担心。

 

夫人哭了一下午,我和儿子在身边安慰,她两顿饭都也没有吃好。好容易不哭,刚睡去了。我便安顿儿子也睡下,带着沉重的心情和读者朋友聊几句。

 

丈人做了半辈子干部,下海干了半辈子买卖,叱咤风云说不上,也能自命是个人物,病一来,任谁都要倒。

 

人都是凡人,再怎么出过风头,再怎么站得高,这个时候是公平的。

 

病倒是公平的,获救可不一定。立华我突然想到了新冠,想到了重症。

 

我国的ICU床位只有7万张多一点,假如开放了防疫,新冠感染率是20%,重症率是0.01%,一座100万人口的城市,要有多少重症呢?

 

20万人感染,重症率万分之一,2个重症。泰安市有100万人,中心医院有ICU12床位12张,都是开放式的。

 

两个人新冠重症,还有10张床位留给其他疾病的病人。其他床位的医治都是自费,新冠没有理由免费。

 

按照这个算法,重症的2人不一定有钱治疗自己的重症,人要没了。

 

问题就在于,如果重症率真的只有万分之一,那就好了,现在美国超额死亡的人多到以万计算,也就是说通过做账把本来不该死又死了的人算成超额死亡,让这些人看上去不是因为新冠重症死的。

 

美国的数据看不得了,我们以西安的为准,西安的重症率大概是2%。

 

如果泰安市感染了20万人,重症率市2%,新冠重症的人就要达到4000个,中心医院ICU只有12张床位,泰安市有八十八、中心医院、附属医院、妇幼保健医院、第一人民医院、第二人民医院、第三人民医院、第四人民医院、荣军医院、中医一院、中医二院十一家医院,就算每家医院都有12张icu,加起来不过是132张icu的床位。

 

我们胆子大一点,给泰安市以想象力,不用管哪来的医生队伍,也不用管哪来的医院场地,更不用管哪来的资金。

 

我们直接降泰安市的icu容量扩大10倍,泰安市的icu现在有1320张床位了。也只能救1320人,4000人重症,只能治疗1320人,还是要有2700人去世。

 

那是哪1320人得到救治?如果免费治疗新冠,你也重症我也重症,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有关系的人先得到救治。

 

如果治疗不免费,这4000人里面能不能凑齐1320个能把icu的费用付得起的人都是问题。

 

真开放了,真当大号流感了,现有的急救床位,轮不到普通人去看新冠,要么要有关系,要么要有钱,这才能住上医院。

 

真开放了,不要想还有方舱医院,也不要想还有各地的支援队伍,各地都在忙自己的病患。

 

孩子感冒去医院都要排半天队,大号流感来了,感染的只多不少,普通人就排着吧。更不要提儿童的不明原因肝炎,重症要肝移植,哪来那么多肝病医生做这么多的手术?

 

过去立华我反反复复说,一有感染,直接封控,一周清零,这才是最大程度的保经济。坤的情况已经说明了,摇摆只会让经济反复遭殃。

 

老丈人一场病,立华我意识到我们不能只从经济角度说事。从生命角度来说,我们坚决防疫,更是对万千普通人家父母的生命负责,为万千普通人家的孩子负责。

 

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医疗资源绝对不足,一地有疫情,全国来支援,我们只能做到局部的以多打少,我们做不到全局优势。真遍地开花,icu数量绝对不足,普通人家没有那么多钱住icu,也没有关系去抢先治病。

 

我们要为他们负责。

 

这场阻击新冠的战役,我们退无可退。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