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24, 2024

大船要调头?清零还是共存?两条路线之辩,很快会有结果

有些话不能说的太明白,不然会刺人。有些太明白的话,要通过不断放口风,来试探社会反应。

社会反应不强,趁夜发布。社会反应强烈,暂缓发布。

胡锡进老胡,从环时退休后依旧承担着试探口风的角色,而且老胡退休后,更敢说一些以前不想去碰的东西。

今天下午,老胡来吹风向,暗示,大船该调头了。

大船要调头?清零还是共存?两条路线之辩,很快会有结果

话讲的很明白,在超大城市如果用严格的清零政策,都清零不了病毒的话,那中国就该接受这个严酷现实,病毒无法清零。或者可以清零,但将付出极大的不可接受的代价。

老胡这文章的意思,其实和我4月26号的文章《北京和上海,两条路线之争》,思路一样。

现在两条路线之争:一批要严格清零。

一批要逐步放开。

谁也说服不了谁,于是就会出现“路线之争”。

上海从“精准防疫”起,这两年一直探索的就是“逐步放开”这条路,可是当奥密克戎冲击上海后,我们看到的是一塌糊涂的现况。

首先,上海的精准防疫,面对高传播的奥密克戎,完全崩溃。

接着,上海开始封城,开始坚持清零。

但问题是上海这两年的整套防疫运转模式,都是以“精准防疫”和“逐步放开”为模板的。突然要求,坚决封城,坚持清零,那一场大乱是必然的。

这就好像你要求一个文科生突然用理科的思维逻辑去答题,那自然会不及格。

因为他的整套答题系统,就不是理科模式。

再之后我们就看到夹杂在上海巨大混乱下的各种黑心商人,各种买办,各种让人愤怒的状况。这背后的一切,种种状况其实都源于背后的“路线之争”。

4月25日,北京疫情爆发。

大船要调头?清零还是共存?两条路线之辩,很快会有结果

大船要调头?清零还是共存?两条路线之辩,很快会有结果

北京晚报坦言,北京疫情防控到了关键时刻。

北京,并不搞精准防疫,北京防疫的答题系统,就是理科模式。

3月25日,文科生上海,拿到了奥密克戎的试卷,考的一塌糊涂,不及格。

4月25日,理科生北京,拿到了同样一份奥密克戎的试卷,于是北京开始答题。

同样一份试卷,北京上海,文理两套答题系统,“路线之争”,即将有一个结果。文科生上海,答奥密克戎的试卷,成绩不及格。

如果理科生北京,答奥密克戎试卷,成绩依旧不及格的话,那说明什么?

很简单,说明这份试卷太难。

这份试卷难到不管你用文科逻辑,还是理科逻辑,全都不及格。

但是不及格和不及格之间,还是有差别的。

因为这份试卷上,不光有病毒题,还有生命题,还有经济题,还有民心题,还有政治题。

文科理科两条路,在病毒题上,都不及格。那么在生命题上,谁得分高?

在经济题上,谁得分高?

在民心题上,谁得分高?

4月25号,胡锡进说“北京决不能全域静态管理”,就是讲,北京决不能走到封城这一步。

大船要调头?清零还是共存?两条路线之辩,很快会有结果

十天后,胡锡进跟着说:

大船要调头?清零还是共存?两条路线之辩,很快会有结果

如果坚决清零这一套,对付不了奥密克戎,那么我们就要接受严酷现实(共存),国家也要接受。

他之所以说这话,是北京疫情防控并不顺利,如果顺利,他也不会说这探口风的话。

而之所以会说大家该接受严酷现实,是因为下面这个新闻:

大船要调头?清零还是共存?两条路线之辩,很快会有结果

多个新冠感染者,有症状,但核酸检测还是阴性。这是一个严重问题,现在坚决清零的前提,是大规模的普筛,全城每个人都做核酸。

可是,当感染者已经无法被核酸检测出来时(即便只是少数感染者无法被检测出),那对于整个防疫的体系,都是崩溃性的打击。

因为奥密克戎的传播力极强,说的一点不夸张:一个漏网之鱼,就能“毁了”一座人口两千万的城市。

因为这个状况,胡锡进才说,可能该接受一个严酷现实(共存)。

大船要调头?清零还是共存?两条路线之辩,很快会有结果

而胡锡进的最后一段话,更绝,是比他告诉大家要准备好“共存”,更绝的一段话,老胡说:

大船要调头?清零还是共存?两条路线之辩,很快会有结果

这段话三个重点:1,低成本抗疫。

2,向社会公布实情。

3,实事求是。

那么请问三个问题:1,成本是什么?

2,实情是什么?

3,实事求是是什么?

第一个,低成本抗疫,这话的意思,讲白了就是人命和经济之间的最大公约数。

在救经济和救人命之间,取得一个最大的平衡点。这病毒会杀人,尤其是对老人伤害大,谁家里都有老人。

可是穷病也会杀人,尤其是疫情这三年重创了经济,我们都是受害者。病毒杀人,穷病也杀人,都是杀人。

过去病毒传播力没这么强,可以用“制度优势”阻断病毒传播,让经济平稳发展。

但是病毒变异后,普通阻断病毒的方法失效,要用更强硬甚至是极端的方法,来阻断病毒。这就面临着,强硬的阻断病毒的成本,远高于社会成本和经济成本。

社会成本,就是民心,社会抗争越来越大。经济成本,就是钱包,大家钱包都在缩水。

眼下这抗疫,不管是上海抗疫,还是北京抗疫,都已经是“高成本抗疫”,所以胡锡进才说,我们要做“低成本抗疫”。

在人命,穷病,民心,这三者之间,做出调整。

第二个,向社会公布实情。

什么叫“向社会公布实情”?公布实情,那意思就是之前说的都是谎言咯?

其实在这一行展开研究的都知道,这里的公布实情,主要是指的,舆论风向

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朋友圈每天大量消息在飞,就算有的文章和视频、音频不断被删,但它还是会传播。

所以这里的实情,指的是改变“舆论风向”。

我们要有勇气,向社会公布实情。(这话的真实意思是,我们要有勇气,改变舆论风向。)

现在的舆论风向是,清零派一面倒,主流媒体,副流媒体,副副流媒体,全都是“清零派”。传统媒体上你几乎听不到“共存”的声音。

不少人在这一面倒的舆论风向下,都坚信,清零到底一定是正确的,可以不计代价。

可是,当“高成本防疫”不可持续的时候,你就必须换条路去走。可你要换路,不能直接告诉大家说,明天不坚持清零了啊!

你不能直接硬生生的这么说,你直接这么说了,那让被“坚持清零的舆论风”吹了三年的人,怎么想?

这是一个社会信任度,和社会公信力的问题。你不能直接说,明天不清零了。

那怎么办?七个字

向社会公布实情(改变舆论风向)。

主流媒体,副流媒体,副副流媒体,都应该慢慢改变口风,从一面倒的“清零风”,逐步转变到“共存风”。

只有等舆论的风向,逐步变了,变到气氛合适了,你才能真的宣布“共存”

你不可能昨天还大喊要坚定清零,明天就跟大家说不清零了,要共存啊。

这中间,必须要有个“小火慢煮”的过程,也就是让各类媒体,渐渐“公布实情”,逐步改变舆论风向。

至于第三点,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这四个字,在其他国家就是字面意思,在中国,稍微有点年纪的人都知道,这是政治意思。

我们应该从防疫成本,和科学角度去正视这个病毒,而不是一面倒的政治挂帅。地方政府也不能因为一两个确诊,甚至没有确诊,就封城,完全视其他成本于不顾。

未来,只有在病毒、穷病、民心,这三者之间做出最符合全中国人民利益的实事求是的决定,那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前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