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 2024

谨防俄乌冲突被拖成三战开端

俄乌战争到现在已经70天左右了。

从上篇俄乌战争的总结到现在,一共有三个重要的转折点。

三个转折点都不是来自战场上的交锋,实际战场现在其实处于半停滞状态,马里乌波尔的亚速钢铁厂这都多少天?还没彻底拿下来,说明大家都不着急,在等待政治上的攻防结果。

三个转折点都来自政治斗争,但斗争的结果,让人感觉这次战争未来的走向,越来越危险,有人妄图将中俄两国都拖下水,最差也要重回冷战格局,如果操纵不当,有可能引爆三战。

第一个转折点,是俄军从基辅撤离。

我个人判断,做事素来偏刚猛而缺阴柔的东斯拉夫人,极有可能在伊斯坦布尔的谈判中被盎撒人给摆了一道。

伊斯坦布尔谈判当时双方都表示对结果满意,乌克兰当时说肯定不会加入北约,也放弃以武力夺回克里米亚及顿巴斯,声称不加入任何军事联盟,乌克兰成为国际法律保障下的第八个永久中立国。

俄外长拉夫罗夫对会谈结果表示满意,他当时乐观地说,克里米亚和顿巴斯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

原定计划是4月1日继续和谈,俄乌双方将以视频方式恢复谈判,一周后签详细的条约草案,接着是两国总统会面。

可能是为了表示和谈诚意,4月2日,俄军从基辅周边全部撤离,被围了一个多月的基辅打开了大门。

然后突然间,一天之后,局势突变。

首先是4月3日,乌克兰指责俄军在布恰杀害了数百名平民,发布了一系列俄军撤离后拍摄的照片和视频,关于布恰事件是真是假俄乌两边现在还扯不清楚,俄罗斯横竖打死不认,我们先不去管事情的真实性,总之布恰事件确实将俄罗斯推入到了一个道德困境。

俄罗斯原先在世人面前展现出的不扰民形象,在全球大部分地区被摧毁殆尽,他们的公众形象从一直努力营造的“迫不得已发起特别军事行动”,转变成“杀害平民的残忍侵略者”,俄罗斯在世界舆论战上彻底输了。

不过世界主舆论一直都是犹太人在操纵,几乎全球主流媒体都是他们的公司,俄罗斯在舆论战场上本来就没有一丁点胜利的机会,被压制成这样主要还是实力相差太远。

布恰事件公布后,说好要签协议的乌克兰这边就炸了,乌克兰的犹太人总统泽连斯基对全国发表电视讲话,说乌克兰现在关于去军事化和去纳粹化的条款,谈都不会谈了,那个去纳粹化,你们俄罗斯自己也搞一搞才行,而且“乌克兰准备好了,明天就加入北约”。

4月7日,乌克兰国防部副总长马利亚尔接受公开采访时,也说乌克兰想加入北约的目标2019年已写入宪法,不会改变。

对了,去布恰查看屠杀事件的痕迹,还是小泽在俄乌战争后第二次离开首都中心区域,上次是3月份,他在附近的一条战壕拍了些战地COSPLAY照片。

整个3月俄乌原先谈妥的条约,因为一个布恰事件,彻底黄了。

随后,欧洲10多个国家开始驱逐俄罗斯外交官,大约300名俄外交官被赶走,西方发起新的制裁,禁止在俄投资、禁止从俄进口煤炭、禁止俄船只进入欧盟港口、封锁俄联邦储蓄银行等。

俄军撤离基辅,布恰事件在谈判向好的关键点爆发,是事情的第一个转折点,俄罗斯可以说遭受到了巨大的政府形象损伤,从这以后,俄乌两国之间“边打边谈”的大方向就结束了,俄乌战争从大约一个半月就能结束的战争,变成了没完没了的拉锯战。

俄罗斯可以主动开启战争,但俄罗斯不能主动停止战争。

 

俄罗斯,被拉入了一场他们难以控制的消耗战。

第二个转折点,是美国加大了对乌克兰的支援,打算将俄罗斯吃干榨净。

小泽4月初态度大变,很有可能是与北约答应在俄军撤离基辅后,给予充足的武器供应有关,如果不是有强大的后援,像3月那样被打得没什么还手之力的乌克兰,不太可能说出这般狠话来。

大约一个月后,5月3日,拜登在访问洛马公司位于亚拉巴马州特洛伊市,一家生产标枪导弹的工厂时发表讲话,透露俄乌战争至今,仅美国就向乌克兰提供了超过30亿美元的军火,英法波等国军援另算,拜登还表示国会近期会批准330亿美元的追加拨款法案,其中204亿美元用于军援、85亿用于经济援助、还有几十亿用于人道主义援助,整笔钱将持续为乌克兰提供更多的火炮和反坦克武器。

俄罗斯2021年全年的军费才659亿美元,美国一次性支援乌克兰就能达到330亿美元,俄熊好比去吃席,上桌就把53度白的吹了一壶,把一桌子都镇住了,正要离席,却被壮汉美国一把拉住,啪一拍桌子,说一壶不够,我请客,来来来,再来三壶。

这下可够俄罗斯喝几壶了。

在乌克兰不断被支援的同时,俄罗斯也面临西方世界的经济封锁。

俄罗斯从2014年收回克里米亚开始,就不断被制裁,算上俄乌冲突后的制裁内容,前前后后加起来一共被制裁了5000多项,直接裁麻了,三天不裁就皮痒,俄罗斯这些年也知道自己不受欧美待见,干脆做好了内循环的准备,要发展确实很难,但关起门来过日子还是没问题。

俄罗斯财政最重要的一块是石油和天然气,约占俄罗斯财政收入的25%,欧洲也确实需要俄罗斯的油气,比如天然气这块,芬兰、保加利亚对俄罗斯的依赖是100%、波兰是64%、捷克是58%、丹麦是53%、希腊是96%、奥地利是70%、德国是62%。

这些天然气不仅仅是用来烧洗澡水和做饭、取暖,还要拿来制造化肥,生产甲醇、甲醛、乙烯等重要化工原料,甚至英国人蔬菜大棚里种黄瓜,都得靠俄罗斯的天然气。

没有石油天然气就没有乙烯和化肥,没有乙烯欧洲就造不出树脂、容器、管道、电线、电缆、日用品等,没有化肥就更麻烦了,欧洲的农业都得吃土。

俄罗斯是全球最大氮肥出口国、第二大钾肥出口国、第三大磷肥出口国是有原因的。

俄乌冲突前两个月,欧美各种花式制裁俄罗斯,猫猫狗狗都制裁,就是没有真正动油气这条线,因为欧洲真的需要啊,但5月4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说,欧盟委员会将在第六轮对俄制裁方案里,计划6个月内有序地禁止所有形式的俄罗斯石油进口。

这项方案才是真的动到了俄罗斯的财政根基,不过长达半年的缓冲期,可能俄乌冲突都结束了,到时都不用禁买俄罗斯石油了,就算这件事真的执行了,欧洲国家可能还是得绕过第三国买俄罗斯的石油,只不过找了个冤种中间商赚差价。

为了对付俄罗斯,欧美国家素来喜欢拿来吹牛逼的“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这种西式民主基础法则都不玩了,拜登在向国会提议330亿美元支持乌克兰的同时,为了让议员们情绪稳定,还提出没收俄罗斯富豪的资产的建议,要财政部和司法部通过新的行政程序,简化联邦政府没收俄罗斯富豪资产流程,包括他们的别墅游艇,因为他们是“窃贼统治”,都是“坏蛋”,要将他们的资产没收变卖,拿去支持乌克兰。

其实美国这招在二战时就玩过,跟德国宣战时没收了德国富豪和德国公司在美国的资产,比如德国的拜耳公司,二战时在美资产就被美国没收了,二战后也没收过利比亚、伊朗、伊拉克、阿富汗等国的企业和富豪资产。

没收资产还算是比较温和的处理方式,二战时美国人对付在美日本人更狠,11万在美日裔,管你在美国是第几代日本人了,管你英语说得有多溜,都给关到集中营里头去,私人财产全部没收,每人只能带70公斤行李,住木板房,露天洗澡,用电铁丝网围上,晚上探照灯和军犬伺候,谁要敢逃,打死一个算一个。

但是因为这个世界大部分人,接受的都是欧美制定的教育模式,吸收的都是欧美传播的知识体系,没有深入了解过欧美的历史,更难形成独立思考,就只记得“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不知道欧美对敌对民族“没收私人财产,关进集中营,打死一个算一个”。

美国加大对乌克兰的援助,并拉上欧洲极力封锁俄罗斯的经济命脉,表明美国不想这场战争马上停止,战争的停止键就在他们手里,但在达到目的前,他们会继续耗干俄罗斯。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东斯拉夫人刚猛有余,但阴柔不足,回回都在政治牌局上,被盎撒人玩得团团转。

但英美两国的野心肯定不止于此,他们有更大的布局,等待中俄进入圈套。

俄乌冲突的第三个转折点,是英美两国开始尝试将中国拖下水。

3月14日,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警告中国,如果中国不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将会遭到美国报复,因为七国集团约占全球GDP的50%,而中俄只占15.6%,中国没办法对抗七国集团。

4月27日,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也发了一通针对中国的狠话,说北约要成为“全球的北约”,要确保台湾的安全,中国到现在都不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行动,要求中国必须“按照国际规则办事,否则就难以成为大国,中国的崛起并非不可避免,如果他们不遵守规则,他们就不会继续崛起。”

英美这些话不止针对中国,其实针对了几乎所有发展中国家,印度、巴基斯坦也被逼要求站队,气得巴基斯坦总理反问:

你们认为我们是什么?我们是你们的奴隶吗?

其实在盎撒人眼里,所谓的国际社会,就是这么一小块。

谨防俄乌冲突被拖成三战开端

盎撒人说的“国际社会的共识”,指的是这一小块的共识,别的国家的人在他们眼里都不算人,安哥拉死一万个人,在他们的新闻报道里,也没有英国死三个人重要。

4月27日时,还发生了一件我们这边鲜少报道的大事,美国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巴尔提出“轴心法”法案,在美国众议院以394票赞成、3票反对的压倒性结果通过。

这是一份污名化中国的法案,将中俄视为二战时的“德意日”邪恶轴心,法案要求法案生效后30天内,向国会提交非机密评估报告,“说明中俄之间的合作情况、中国是否提供俄罗斯任何援助,或协助俄罗斯逃避国际制裁等”,如果有,就要对中国“连带制裁”。

将中国比喻成二战时的邪恶轴心,简直是发动世界大战前的舆论动员。

加上美方不断在台湾问题上挑衅,众议院院长佩洛西曾号称要访台,虽然后来战略阳性没去成,但这也差点成为中美建交后最恶劣的外交事件。

以美国各方的行动来看,美国极有可能想利用俄乌冲突拖中国下水。

如果中国不同意制裁俄罗斯,就是“中俄邪恶轴心”,可以趁机号召全球各国抵制中国。

那中国能不能答应美方制裁俄罗斯呢?

肯定不能。

中美俄三国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三个国家,就连布热津斯基都承认,俄欧联盟、中日联盟、中俄伊联盟三个联盟绝不能发生,是对美国的最大地缘威胁,俄欧联盟和中日联盟现在都不可能发生,中俄伊联盟是最后的防御底牌,以今天美国之强势,中俄只要取消战略绑定,美国就会逐一鲸吞两国。

唇亡齿寒,弄死俄罗斯,下一个就是中国。

此时此刻,救俄罗斯,就等于救中国。

现在普遍的观点认为,美国故意刺激俄罗斯发起俄乌冲突,是为了美国卖军火、为了欧洲的资金能流回美国、为了把美国能源卖给欧洲、为了打压欧元、为了团结欧洲对付俄罗斯等等。

我认为光看到这一层,是不够的。

这些只是浅表层的利益,更深的目的,是为了后期牵制中国。

上次在《风从西南来》这篇文章里,我讲述了世界工业史的流动,如果我们把世界史再放大来看,就会明白一些事物的道理。

全球成为一个整体后,一直只有两个超级强国,一个是英国,一个是美国。

这两个国家,本质上都是盎撒人负责做话事人,控制军事和政治,犹太人负责做狗头军师,控制金融和媒体的国家。

但这两个国家并不是一直安枕无忧的,他们陆续遭到过法国、德国、苏联、中国的挑战。

其中对他们超级强国地位威胁最大的,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法国和苏联,而是德国和中国。

德国在一战前,已经完成了对英国在工业上的反超,为了防止德国坐大,英国趁着德国还没有走向全世界,还没有多少殖民地的情况下,联合法国整德国,最后引爆了一战和二战。

但是英国也在这个过程中受了些伤,被迫将头号强国的地位让给了拥有地理优势的美国。

英国和美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他们俩个国家远离欧亚大陆。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出牌方式:要让欧亚大陆永无宁日。

俄欧联盟、中日联盟、中俄伊联盟三大联盟的出现,都可能在欧亚大陆孕育出一个超级强国,这个强国将扼制英美的发展。

俄欧联盟将可能使俄罗斯、或者德国、法国成为超级强国,中日联盟将会使中国成为超级强国,中俄伊联盟可能使俄罗斯、中国、伊朗中的一位成为超级强国。

其实成为超级强国爆概率的机会很大,发展时间也会很快,大家看俄罗斯、中国猛地发展起来,大概也就三十年左右。

美英两国一直在遵循这个原则,想尽办法破坏三大联盟,其中俄欧联盟、中日联盟因为有宿怨,极容易破坏,中俄伊相对难破坏,但这个联盟也不怎么稳固,部分伊朗人骨子是十分亲欧美的,恨不得跪下去舔的那种,时常朝秦暮楚。

面对英美对俄欧联盟的破坏,有默克尔坐镇时,欧洲和俄罗斯一直相安无事,当年德国撮合俄乌两国会谈,场面可是这样的:

谨防俄乌冲突被拖成三战开端

不说谈笑风生,坐在一张桌子上好好说话是没问题的。

但是2021年8月,真·欧洲女王、普京冰镇好友、欧罗马真正的大战略家、俄乌中间人、人人都得卖点面子的默克尔女士退休了。

这位女士退休前最后一份工作在干嘛?是8月底的告别之旅,分别访问了俄罗斯和乌克兰,劝他们冷静,莫要冲动。

默克尔走后,代表欧洲镇场子的,只剩下一个小帅哥马克龙,但马克龙在默克尔和普京面前实在是太稚嫩了,俄乌冲突到现在多少天了,他天天跟普京打电话,打个毛线,打了个寂寞。

有默克尔在,就拦得住普京莽出去,就不会有今天的俄乌冲突。

拜登眼看着默克尔下台,老泪涕零,可算找着出手的机会了,普京你少了个冰镇法师,欧洲就剩一群爱心泛滥的草包政客,都在老夫股掌之上,今天你不莽也得莽。

当年英国眼见不敌德国,就在欧洲大陆点燃火药桶,让法国人跟德国人捉对厮杀,今日我美利坚通胀高企、利率倒挂、加息50个基点起、又被疫情折磨,经济危机近在眼前,眼见要被中国在2028年追上,我也在欧洲大陆点燃火药桶,让乌克兰人跟俄国人捉对厮杀。

俄罗斯只要打出国境,就可以说他侵略,只要再来一个布恰镇事件,就可以说他是屠夫、是纳粹、是邪恶轴心国。

谁不制裁俄罗斯,那他也就是纳粹,是邪恶轴心。

要遭到我们西方“民主世界”的合力一击。

我们要保卫“民主世界”,要保卫韩国、保卫日本、保卫台湾,以免受到“邪恶轴心”的侵略。

来人,放媒体,把布恰事件搞大,用我们几百年来塑造的道德观绑架世界,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来人,再放北约,先让韩国情报院加入我们的情报系统,后面陆续把韩国日本印度也拉进来,让北约成为全球的北约。

我们要逐步将俄中污名化,说他们是新的轴心国,先在道义上压制他们,随时准备像当年英国压制德国那样,让今天的美国压制中国。

英美盎撒国最擅长做什么?就是在欧亚大陆两头点火,让欧亚大陆烧起来,不信你看世界大战,永远在欧亚大陆爆发,而盎撒人的本土,最多有一点轰炸,什么时候像法国土耳其那样给打懵过。

英美这条阳谋,轻则可以让全世界孤立中俄,将中俄打成他们世界观的反派,进入实际意义上的新冷战,重则可以在亚欧大陆引爆三战,英美远离大陆,坐收渔翁之利。

在欧洲,他们用乌克兰刺激俄罗斯,在亚洲,最好引爆的两个点,一个是台湾,一个是朝鲜。

当年德国困守本土,意图用2B铁路破局联动世界,被英国发觉,挑起世界大战,今天中国从东亚崛起,准备用一带一路走向共同富裕,让出巨大利益有财一起发,美国也盯了老半天,早就想挑事了。

德国的2B铁路过于刚硬,中国的一带一路则更柔和,但本质是一样的,都是通过联动欧亚大陆,突破盎撒人的全球霸权。

但盎撒人也心里头透亮,一则极力破坏三大联盟,二则一碰到经济危机,就在欧亚大陆点燃战火。

要防备盎撒人和犹太人顺着历史的脉络故技重施,就得让盎撒人吃一次教训。

从近端来讲,我们要拥有足够多的高端常规武器,要一支战斗力强大的军队,能在东亚地区打赢一场大规模战争。

从远端来讲,我们要大量拥有,可以打到盎撒人本土的超远程战略威慑武器。

历史上盎撒人之所以这么肆无忌惮地在全球挑起战争,是因为他们本土离战场都十分遥远,他们可以收拢全球逃过去的资本和人才,坐山观虎斗,并不是他们抗打击能力强,恰恰相反,美国这样民族成分极复杂又均衡的国家,没有强大的民族向心力,只要能打到本土,打得他们哇哇叫,美利坚内部分裂的可能性极大。

盎撒人的正式进攻还没有开始,但我们要未雨绸缪,做好充足的准备,毕竟按照历史的规律,全球老大换位置的时候,都会发生一次极剧烈的适应过程。

我们要严防俄乌冲突被拖成冷战,甚至是三战的可能。

最后,我们再回到俄乌冲突。

战争打到现在,已经偏离了俄罗斯的预定轨道,普京可能没想到会打得这么艰难,没有完成原计划中的“歼灭乌克兰主力后,逼迫乌克兰签订和平条约”的剧本。

乌克兰军队并没有像预期中的那样一击即溃,在扛住俄罗斯的进攻,又接收北约大量军援后,有一种“就陪你一直打下去”的难缠劲。

可以说俄罗斯现在的境地不太乐观,现在既切不断北约的军援,经济上又遭到油气难卖的威胁,欧洲那些爱心泛滥的傻白甜领导人居然都能跑去基辅参观,占领赫尔松、顿巴斯、马里乌波尔这些地方后,又将受到有钱有枪的乌克兰无穷无尽的骚扰,还在道义上被欧美媒体处处嘲讽,只能多向亚洲大国多倒腾点石油天然气救财政。

好在俄罗斯石油的盈亏线在60美元/桶,发稿时布伦特油价是110美元/桶,只要俄罗斯能想办法卖出石油,基本盘还不会垮。

为了欧亚大陆的均衡,俄罗斯不能倒下,有远见有战略眼光的东方大国,也不会允许俄罗斯倒下。

1914年爆发的一战,表面上是因为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遇刺,实际上是英德之间争天下第一的矛盾不可调和。

2022年,英美迫不及待地想在俄乌冲突中,将中国拉下水,他们想再一次分割世界,好通过战争转嫁自己的内部矛盾。

但与过去不一样的是,以阴损著称的盎撒人,过去打的都是又硬又刚的德苏,而现在他们面对的,是通晓阴阳太极的中国人。

要想将俄乌冲突扩大成全球冷战或三战开端,还得费好大一番心思。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