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28, 2024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口述&摄影 | 老马、诚曦

整理&发布 | 关一帆

这些天主要在山路和沙漠里赶路,手机信号非常不好,所以延迟了几天才来跟大家汇报。

可以说,这几天的路程可以说是我们这段旅程里面最艰难的。

首先说一个可能非常细节但日后如果驾驶手动挡汽车的人很可能会遇到的重要状况。

出了伊吞布拉克关口之后就是从青藏高原到塔里木盆地的巨大落差,这使得我们必须得在晚上的时候在向下的山路里面行驶。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因为诚曦此前一直驾驶的是自动挡的汽车,而比亚迪F0是一辆手动挡的汽车,所以在操作上,会带来驾驶习惯的差异,这种差异在一般的情况下还好,但是在我们下山的时候,却变成了一个隐患。

因为下山要保持减速,所以时不时就得减速。

路程短的时候,不同类型汽车带来的驾驶习惯不会造成太大的问题,但是如果长时间的处于下行的途中,从青藏高原4000多米的海拔到塔里木盆地1000多米的海拔,需要横跨3000多米,意味着我们需要经常踩离合和刹车。

结果晚上开着开着,突然发现车前面冒起了浓浓的白烟。

这乌漆嘛黑的,对面又有很多大车迎面开来,一下子就把我们吓坏了,赶紧停到路边检查。

我们首先怀疑的两个部件,一是发动机,是不是发动机过热烧坏了,第二是不是水箱漏水,没水导致冷却回路无法工作。

但是我们停下来之后发现仪表板上这两个主要部件都没有出现异常提示。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下车检查之后发现水箱没有漏水,发动机也一切工作正常,机油什么的都是满的。

而且,似乎带着一股烧焦气味的白烟也并不是从水箱和发动机这两个部件上冒出来,让我们非常困惑。

但是我们当时实在是想不出任何的办法,所以只能就地停下,等第2天所有的零部件都冷却之后,看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早上起来我们把所有的零部件又重新检查了一番,还是没找出问题,但是开车的时候发现挂档位异常的难挂。

这时候我才突然想到是不是离合器片在长期半联动的状态下被磨损了,一问才发现好像还真是。

晚上诚曦驾驶的时候确实是一直踩着离合器没有彻底地放开,让离合器一直处在半联动的状态,结果下山的时候这辆老爷车工作多年的离合器就磨坏了。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离合器磨损带来的最大一个问题就是换挡困难。

但是万幸的是,我们还处在下山的道路上,我盘算了一下,以我对F0的驾驶经验和车子本身性能的了解,我们出发前刚更换了全合成的机油,4档的极限工作范围在20km/h到100km/h之间,也就是说,如果操纵得好,我们其实可以不用换档,只需要靠油门和刹车就可以控制速度。

在这段山口路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们必须赌一把。

结果,我们赌赢了。

在整个下山过程中我们几乎没有换过一次档,上了4档之后全程挂着4档,只靠刹车和油门来控制速度,成功地开了出来。

开出山路下到平路之后,抹了一把汗,真是太惊险了。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日后如果开手动挡来走这条路的小伙伴们,切记切记在下山的途中不要一只脚踩在离合器上让离合器处于半联动的状态,否则的话你很可能在半路就会把离合器给磨坏掉。

其实当时我们内心非常忐忑,因为距离最近的县城是若羌,只有到了县城才有修车的地方,而我们离那还有大几百公里。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我们自己其实都很怀疑我们是否能够开到若羌,当时设想的最坏一个结果就是把车给丢在路边,然后我们自己背上行李还有一些能带走的装备拦一辆车到若羌然后坐火车继续前进。

但是没想到神奇的是当我们慢慢适应了车现在的状况之后,我们发现其实除了换挡非常不容易之外,其他一切正常。

也就是说如果一直在固定的档位行驶,跟正常的车没有区别。

到了若羌之后,我们尝试去找了一个修理店,看能否替换一个零部件,但非常不幸的是这种离合器片在当地也没有,如果从外地运过来要花好几天,修好还得半天。

我们琢磨了一下,这种离合器片本来我们的打算是到了目的地之后,也要对它和一些大的部件做彻底的更换。

既然我们到时候要更换的话,其实是可以承受这种路上不断的耗损。

比较极端的结果无非就是我们不计代价地继续磨,在剩下来的旅途里面把整个离合器片开到接近报废。

按照我对F0的了解,我估计大概还能工作个3000公里没问题,而我们离目的地肯定是少于3000公路了,所以有很高的概率还是可以在当下的磨损情况下开到目的地。

于是,我们顶着生硬的离合器和档位,继续吭哧吭哧上路。

进入新疆之后,不管是风景还是路况,都跟青海有了非常大的差别。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为什么说整个旅程是我们这几天里面最艰难的一段路,就是在开下青藏高原,下到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和塔里木盆地的时候,窗外的景象一下子全部切换到了荒凉贫瘠的沙漠。

从若羌到且末,从且末到民丰,从民丰到于田,从于田到和田。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这一路,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沙子,无穷无尽的沙子,除了沙子还是沙子。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最难熬的是,我们还没有办法快速地通过沙漠。

沙漠里的公路,几乎每一段都有限速,大部分是60千米每小时。

也就是说,我们一天哪怕开顶了天十几个小时,也开不到七八百公里一天。

一方面我们对于车况能否坚持到最后还是有点担心的,想快点开,但是另一方面速度又被限制得死死的,开不快。

这时的驾驶似乎已经成了一种机械运动。

荒凉的沙漠似乎将所有生机都抽走了,只剩最顽强的植物在倔强地生长着。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我们只能互相聊着缓解枯燥的气氛。

最后得出了一个互相都认可的结论。

沿着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开完这几千公里路,是对一个驾驶者精神世界的极大考验。

因为你仿佛进入了一个完全没有生机,也没有任何活物的世界。

路仿佛永远开不到头,前方的景物和已经开过的景物没有任何区别,沙子,都是无穷无尽的沙子,开上半天都没有任何变化。

时间仿佛被拖得无比缓慢,你觉得开了很久,一看表结果15分钟都不到。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就像在进行一场看不到尽头的长跑,唯一能够支撑下去的动力,就是开到终点这个任务。

精神世界不够强大的人,很可能开到一半已经崩溃了。

我们没有开玩笑。

只有内心足够强大的人,才能在这枯燥到接近绝望的路上,一公里一公里地啃完。

无法想象居住在这里的人们,需要多大的勇气,扎根在这无穷无尽的黄沙里。

但正因为有了这一批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人民,这里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牢牢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当我们穿越荒芜的沙漠里那一个个有人的地方时,地图上最常见的是两个字:

兵团。

伟大的兵团!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中国历史上那些辉煌的王朝都没有能够做到的事,共和国做到了。

而且,一路上,还有新的高速公路和铁路,在不断修建着。

我们判断,随着新的高速公路和铁路几年后修建完成,以后其它小伙伴再来,应该会比我们轻松一点了。

还有一个需要告知打算自驾的小伙伴的东西是,进入新疆之后,每过一个县城,都得停车到检查站,然后查验核酸检测。

每个县城通常会有三个检查站,进入之前一个,县城里面一个,离开县城还得再过一次检查站。

然后再到下一个县城,然后过检查站,查验核酸,做核酸……如此循环反复。

检查和排队做核酸,是我们这次除了开车以外花费的第二大时间,要来的人,做好这方面的心里准备,会比你想象的,要繁琐。

经历了这一系列的极其考验耐心和心理承受能力的事情之后,当我们开出沙漠,越过和田,快速拐上吐和高速逼近目的地的时候,仿佛有种:

重获新生的感觉。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脑海里,只剩下愉快和轻松这两个已经几乎被我们忘却了很久的词。

下高速之后,拐入我们熟悉的小路。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停好车,走出来,脚踏在坚实的大地上,看着熟悉的一切时。

内心一下子有种解放了的感觉。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此时,只有美食和啤酒。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足以告慰这一路的艰辛跋涉。

半山抛锚,沙海跋涉,最艰难的三天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