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24, 2024

异军突起的越南

最近一段时间,越南登上世界媒体版面的新闻有很多。

4月21日,越南外交部官宣了总理范文政5月中旬将启程访美的消息。

范文政此行将兼具对美友好访问和参加“美国-东盟特别峰会”的双重任务。

后者是奥巴马“重返亚太”时代搞的一个重要外交峰会,在被特朗普废弃了四年,如今由拜登重拾。

4月25日,越共总书记阮富仲破格接见了美国驻越大使克纳珀。

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讯号。

毕竟不兼任政府职务的阮富仲极少会见外国使节或来访外宾,连去年访越的美国副总统哈里斯都没能见到阮富仲一面。

4月3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到访河内。

岸田文雄与越南总理范明政大秀恩爱,二人互赠了书法作品,称寓意日越关系新方针。

一时间,2022年的越南颇有八十年代中国的感觉,与西方世界进入“蜜月期”。

异军突起的越南

阮富仲会见美国新任驻越大使。现年78岁的阮富仲身体状况欠佳,由于仅担任党职,故很少出席政府间外事场合

世界性大国在某一个特定地区操作地缘政治,往往需要一个分量足够的域内国家来作为“抓手”。

有了这个“抓手”,才能借此施加影响力。

否则,任凭你实力再强,也是无本之木。

美国作为地球上高明的离岸平衡手,在欧洲施加影响力的依托主要是英国,在亚洲施加影响力的依托则是日本。

英、日两国是美国最最重要的外交盟友,战略基石。

具体到东南亚地区,早些年间美国的抓手一直是菲律宾。

作为曾经的殖民地,菲律宾一度驻扎有大批美军。

八十年代,苏比克湾曾是美军在南海与苏联金兰湾基地针锋相对的军事重镇,停泊有大量海军主力舰艇。

不过随着冷战结束收缩撤军以及杜特尔特几年来的执政,今天的美菲关系已大幅降温。

除了领导人亲美态度的变化外,美国狠心抛弃菲律宾这个抓手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菲律宾的国防建设极为差劲,基本是处于白给的状态。

菲海军的主力舰船是美国海岸警卫队退役的汉密尔顿级巡防舰,空军只有12架战斗机韩国制的FA-50战机(“金鹰”教练机改型)。

实在是不堪大任。

要想把菲国培养成一个具备合格战力的“马仔”,美国人少不了千八百亿美刀的投入。

这让华盛顿的高参们望而却步。

不管今年5月份菲律宾大选结果如何,它都不会再是美国的第一选择。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异军突起的越南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与越南总理范明政

东盟一共有十个国家,按照加入顺序排列如下:

1961年,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创立原始的东南亚联盟。

1967年,印度尼西亚、新加坡加入东盟。

1984年,文莱加入东盟。

1995年,越南加入东盟。

1997年,老挝、缅甸加入东盟。

1999年,柬埔寨加入东盟。

以上加入的顺序非常能够反映问题。

抛开体量十分小的文莱和新加坡(从马来西亚独立)不谈,原东南亚八国其实是“4:4”的局面。

前四个组建东盟的国家——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印尼,立场上相对亲美。

他们1967年绑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红色演变,一同抵御社会主义阵营的攻势。(《柬埔寨往事》)

后四个加入东盟的国家——越南、老挝、缅甸、柬埔寨,立场上反美。

直到冷战结束后的1995年它们才陆续加入东盟。

时间跨度上看,前四国与后四国存在巨大的鸿沟,而时间鸿沟的背后又是政治立场鸿沟。

异军突起的越南

印尼首都雅加达航拍图,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聊完立场与历史渊源,再看具体的国力。

印尼三亿人口占了东盟总人口的近一半,1.2万亿美元的GDP是排名第二的泰国两倍多。

不仅如此,印尼还是东盟十国中唯一的G20成员国。

就在不久前的4月29日,印尼总统佐科作为今年峰会的东道主,不顾美国的强烈反对,坚持同时给普京和泽连斯基发了邀请信。

这对于近期备受孤立、外交官屡屡被驱逐的俄罗斯来说是一个重大外交胜利。

普京立即回信,表示将出席11月在巴厘岛举行的G20峰会。

拜登方面则一时间陷入两难,毕竟“俄美不两立”的话早就放出去了,覆水难收。

除印尼外,东南亚次一等的强国当属越南(1亿人,GDP 约3000亿美元)和泰国(7000万人,GDP 约5000亿美元)。

他们是第二梯队,作为传统军事强国,二者在地区综合影响力上并不输印尼。

泰国原本是美国的重要盟友,不过自军方政变后双边关系急剧下降。

现任总理巴育是陆军总司令出身,在西方世界很不受待见。

第三梯队的国家有菲律宾(1.1亿人)、马来西亚(3000万人)、缅甸(5500万)、和新加坡(570万人)。

菲律宾前面提到过,孤悬中南半岛之外,且军事实力太弱。

马来西亚和印尼一样坚持走中立路线。

缅甸罢黜昂山素季后回归军政府状态,对美国天然的不信任,是西方世界树立的反面教材。

新加坡是个城市国家。

东盟的第四梯队有柬埔寨(1600万人口)、老挝(700万人)和文莱(40万人)三国。

前两个都是亲华政权,后者的影响力则可以忽略不计。

简单梳理大家不难发现,适合作为美国在东南亚施加影响力的“抓手国家”并不多。

而越南如果肯抛弃长期以来的中立路线,做美国在东南亚的“急先锋”,无疑是华盛顿眼中一个绝佳对象。

打不死的小强,战力十足。

正是出于这种美好的幻想,美日等国才频频向河内抛出橄榄枝。

异军突起的越南

2000年克林顿成为越战后首位到访的美国总统。在河内大学的演讲中,克林顿称“美国人现在把越南视为一个国家,而不是一场战争”。

前些天看到一个数据——

当前印度、墨西哥、越南三国的对美出口量,已相当于整个中国大陆。

根据越南官方公布的数据,2022年第一季度越南出口总额是885.8亿美元,其中对美国出口为252亿美元。

分量可想而知。

近年来,美国战略界一个重要的对华围剿思路是“世界贸易去中国化”。

即从全球产业链的角度将中国排除掉,重新打回到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前的状态。

这个思路并不是今天才形成的。

大家回想一下奥巴马时代的TPP,说白了不就是WTO 2.0嘛,想逼迫中国重新发起一轮旷日持久的入世谈判。

1999年,克林顿在WTO 1.0时代对中国放水。

该事件至今已成为美国对华战略层面最后悔的事情之一。(《难忘,1999》)

随着二十多年的互惠贸易往来,现阶段美国人已经习惯了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

想要实施其宏大的“世界贸易去中国化”方案,必须的一步是先找到“替代品”。

而Made in Vietnam,Made in Indonesia,Made in India和Made in Mexico,都是这个大思路中的关键环节。

由经济合作升级到政治合作原本是中国的外交法宝,如今美国拿来用到了越南身上。

还好近几年来相对亲华的“北派首领”阮富仲大权在握。

大家回想一下2014年前后,当时越南亲美总理阮晋勇掌权,中越在南海频频发生激烈对峙,两国间仇视情绪极深。

军迷朋友们一般都清楚,越南可不是不堪一击的菲律宾。

作为东南亚老牌军事强国,其陆军有几十万之众,海军有6艘基洛级潜艇和4艘两千吨级猎豹护卫舰,空军有35架苏-30和12架苏-27.

在同等体量国家中,属于妥妥的“高配”。

异军突起的越南

阮富仲2015年访美时出席拜登副总统主持的午餐宴会

时间回到1986年。

越南的革新开放步伐很大,启动当年即提出了以“私有化改革、开放市场和法治建设”为三板斧的措施。

1987年,河内当局通过了立场激进的外商投资法案。

称“动员一切力量吸引境外资本”,甚至承认“外资全权控股”。

外交领域,越南将改善对华关系摆在了首位,通过1990年的成都金牛宾馆会晤迅速实现中越关系正常化。(《对越自卫还击战 渡尽劫波》)

此后二十年间,越南几乎是重复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历程——

改善对美关系,加入WTO,接收制造业转移,Made in Vietnam……

 

2006年的日内瓦第十二轮入世谈判上,越南凭借最后一晚的通宵夜谈拿下入世资格。

像极了中美入世谈判时的剧本。

异军突起的越南

中美双方就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达成协议,1999年11月15日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时光在中国和越南身上仿佛存在着轮回。

中国成长年代里曾经享受过的“国际关系红利期”,如今正在越南的身上重演。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