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28, 2024

经商的不易

经商的不易

立华有一些亲戚,夫人也有一些亲戚。

 

今天说起来这些亲戚,聊到了熟识的,又聊到了不熟识的,这家的儿子现在在哪,哪家的孙子又如何了,听说这两天谁家有个什么事情,无非家长里短,儿女故事。

 

我的一个妹夫前几年做了一些生意,前段时间结了尾款,挣了大概有两百万。

 

还清房贷的余钱,立马换成了一辆跑车。

 

他喜欢车,十几岁二十几岁没钱买,三十出头,终于开上了。但总觉得不是滋味。他和我感慨,这个东西现在有了,突然没有以前的期待了。

 

二十来岁,总是幻想开跑车兜风,三十来岁,开着没劲。或许过了年龄得到的东西只能叫弥补遗憾。

 

我和他讲,这个跑车你不如不买,不买反而会一直有期待。一直有期待,才一直美好。

 

他若有所思。

 

前段时间和他聊天,讲起来他以前做小买卖时候的事情,我这个妹夫是大专生,学的是电子,他读书时候电子热门,他爸妈让他读电子。毕业后发现就业只能进厂,进厂不是组装电子,是焊接电路板。

 

把各种元器件放在电路板子对应的位置上,然后焊接上去。大抵只能做这样的工作。

 

他不想进厂,就借了一点钱,开了一家小卖铺。讲起来有诸多的不快,做点小生意,对法规的边界总是掌握不太清楚,摸不清楚怎么搞才是对的。

 

卫生消防,合格证许可证,总有一点点的地方不是十分的合格,用妹夫的话讲,合格了,但是没有完全合格,90分合格,剩下的10分看执法人员心情。

 

有的时候看心情,有的时候是故意心情不好。年轻的新入职的往往心情不错,几年后也便和光同尘。心情时好时坏了起来。

 

说到这一段,妹夫不无感慨,始终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研究了标准,还是能有地方不合格。到最后不合格的地方很少,要意思意思的地方不少。

 

我听了也只能苦笑。

 

年轻人都按照规则办事,岁数越大越和光同尘,他不明白为什么,我也不明白。灯下尚且还有一抹黑,何况是华东的三线城市?

 

法规上的损失,顶多意思意思,没太大影响,有的时候三十五十,有的时候三百五百,他毛病少,结果是让人一步海阔天空,便能过去了。

 

开小卖部攒了些钱,干起了补课班。就从这里认识了来代课的妹妹,后来成了妹夫。

 

补课班好做,一方面找大学生兼职,一方面找薛潇的教师兼职,一方面找场地,一方面找学生。四个方面都齐了,钱就到了。

 

结了婚的妹夫意气风发,补课班来的钱买了房子,首付一半,华东三线的楼盘没有上海的贵,但也不便宜。打拼着开着分部,钱越来越多,最后又投资了一个电路板组装厂,他的那帮同学些许年混出来,有人有了渠道,有人有了技术,他有一点钱,一来二去合了伙。

 

没有进厂的梦最终还是没有实现,因为自己做了厂长,还是进了厂。

 

也幸亏进了厂。

 

做生意第二怕的是运动。做小卖铺的时候怕创文,做电子厂的时候怕创卫,做了补课班,赶上了双减。

 

政策一来,领导找他们一些机构的负责人开会,讲不可以补课,最好不要裁员。一切宣传都要取消掉。

 

妹夫也不知道怎么办,不可以补课,也不可以裁员,就试了试让教师们焊接电路板,女老师动手能力两极分化,有人搞的又快又好,有人老是烫伤自己,男老师的操作水平匀匀的中等。

 

但是不管男女,全都赶不上熟练工。

 

不让补课,又不让裁员,焊电路板效益实在是太低,只能撑着,撑到了政策来,转为非营利机构就还可以营业。

 

营转非首先要一笔钱,非营利机构必须要盈利,要是有亏损就会被取消资格。妹夫无奈的关掉了补课班的门,办理了破产倒闭。

 

后来听他说,他们同行有大老板和教育局的领导有旧,私下听那个领导说,他们教育局也很茫然,不知道这个政策到底要人怎么做。

 

既要这样,又要那样,最后是一个也做不到。但是没办法,件已经下来了,只能照着做。

 

妹夫说,运动来了,生意便难做。他也不知道怎么能做到既要又要,他只能直接不做。

 

我笑了。他问我你笑什么。

 

我说你以为你是第一个面对既要又要的人?

 

你以为难做的仅仅只有生意?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