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28, 2024

钢铁和枪炮、病菌

1830年,曼彻斯特—利物浦铁路线开通当日,国会议员威廉·赫斯基森便失足死于铁路事故。据记载,英国1852年上半年便有113人因铁路事故死亡,264人受伤;1853年上半年,有148人死于铁路事故,191人受伤。

维多利亚时代是英国工业革命的巅峰时期,工业革命开启的机械时代为英国带来了政治与经济生活的繁荣,而钢铁特别是之后铁路就是现代变革最具有代表性的载体,它加速了资本的流动,提高了工作效率,而那些“微不足道”的伤亡,就是这个“轰隆隆”时代的脚注。

而如果论工业时代的代表象征,应该就是那种像一个城市极为庞大,喷涂着黑烟,日夜不停的巨型钢铁厂了,那种改天换日的伟力,让所有看到的人为之心惊!

钢铁和枪炮、病菌

工业革命钢铁厂

有没有人知道,二战期间亚洲最大的钢铁厂在哪里呢?

1904年日俄战争后,日本根据《朴茨茅斯和约》,从俄国手中夺取了满洲中东铁路南段(长春至大连)和经营抚顺煤矿等特权。1906年(日本明治39年)创立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总资本为2亿日元,日本政府投资1亿日元,另一半股份主要来自日本皇室、贵族、官僚。

1907年4月,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开业。1933年5月,日本政府批准由“满铁”在鞍山设立“昭和制钢所”,垄断了东北的钢铁工矿企业,1933年6月,由满铁全额出资的昭和制钢所成为了当时亚洲最大的钢铁厂!

钢铁和枪炮、病菌

昭和制钢所旧址全景

随着日本侵略战争的扩大,满铁企业也不断增多与扩大,到1945年日本投降时,总资产达到42亿日元,就业员工也从开办时的1.1万人增加到39.8万人。

而当时,满铁下设的一个小小的“卫生”研究机构,未来却成长为一个中国人都不愿提及的噩梦。

大家好,我是圆方,今天我们一起聊聊:“枪炮、病菌和钢铁”。

那个不愿被提及的名字叫做:满铁卫生研究所

满铁卫生研究所,日本殖民统治时期从事卫生制品方面研究和生产的生物制品部门,1927年建立,是满铁下属部门之一。设有细菌、病理、化学、卫生、血清、疫苗等科室,主要为日本侵略战争服务。位于原大连下葭町20号(今沙河口区成仁街)。1938年被日本关东军接管。

钢铁和枪炮、病菌

满铁卫生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在做试验

后来他改了一个名字:日本关东军驻满洲第731防疫给水部队。

钢铁和枪炮、病菌

731部队不仅有权指挥关东军的特种部队,而且还有权指挥华北、华中、华南和南太平洋方面的防疫给水部,可以说七三一部队在整个日本细菌战略网中始终是研究基地、指挥中心。主要组织在,指导,培训联合细菌武器性能实验和使用细菌武器作战。

为了达到目的,731部队专门设立了“特别班”负责管理“马鲁太”。

钢铁和枪炮、病菌

“马鲁太”是什么意思呢?

所谓“马鲁太”就是指关押的中国人、苏联人和蒙古人俘虏(也包括朝鲜人),参加抗日运动的中国记者以及学者、工人、学生乃至他们的家属等许多人。

被关东军逮捕的爱国者们,遭受非人的待遇,仅仅是被当做一块圆木头来使用的“马鲁太”。可以理解为“马鲁太”就是细菌实验的“材料”。

钢铁和枪炮、病菌

由于是“马鲁太”,也就无须有人的姓名。凡是送往731部队的“马魯太”,每个人都编上一个三位数字的号码,然后按编号分给前面谈到的各个班,归各班所有。

根据研究目的的需要,他们把“马鲁太”当做进行活体实验的“材料”来使用。对部队的各个班来说,“马鲁太”的经历、人格自不待言,就连年龄也是毫无意义了。

在被送往部队之前,无论宪兵的审问是多么地残酷,“马魯太”仍然是会开口说话的人。但是,自从他们作为“马鲁太”被关进部队之日起,全部都变成了无法生还的实验材料。也有一些女的“马鲁太”,她们是以反日分子的嫌疑而被逮捕的俄国女人和中国的女学生。女的“马鲁太”主要用来作为性病的实验材料使用。

钢铁和枪炮、病菌

邪恶的“731部队”诞生于“满铁”这个钢铁复合体。

这种钢铁和病毒的联姻是一个个例么?

无独有偶,大家猜猜二战期间世界最大的钢铁厂在哪里呢?

二战期间世界最大的钢铁厂在一个“”空气香甜”的地方,美国马里兰州。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钢铁生产中心就在马里兰州的麻雀角(Sparrows Point)的麻雀钢铁。

麻雀钢铁在1916年收购了成立于1880年的 ,之后美国最著名的金门大桥,乔治·华盛顿大桥和海湾大桥以及在此期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造船用钢基本都出自这里,二战期间下属15家造船厂共建造了1127艘船只。

钢铁和枪炮、病菌

伯利恒钢铁厂

而今天,提到马里兰会想到什么呢?

对的,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

德特里克堡,是美国生物化学武器基地,位于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修建于1931年。德特里克堡占地面积约1200亩,拥有国防部、司法部、农业部和人类服务部四个内阁级的机构,其致力于开展生物医学研究和开发、医疗物资管理、全球医疗通讯和外国植物病原菌的研究。

钢铁和枪炮、病菌

德特里克堡航拍图,1953年

1945年9月,美国派德特里克堡基地的细菌战专家桑德斯调查日本细菌战有关情况。与包括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在内的731部队主要成员进行接触,了解细菌战。

钢铁和枪炮、病菌

到1948年11月东京审判结束的几年间,美日之间达成了秘密交易。

美国以豁免731部队战犯战争责任为条件,得到了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细菌实验、细菌战、毒气实验等方面的数据。其中,包括大量731部队的实验报告书,以及8000多张有关用细菌武器作活人试验和活人解剖的病理学标本和幻灯片等。

钢铁和枪炮、病菌

档案显示,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的鼻疽菌、炭疽菌和鼠疫菌实验报告的封面,都有“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基地生物战实验室化学部队研究与开发部”的字样。

钢铁和枪炮、病菌

1949年春,陆军在德特里克营地建立了一支小型且高度机密的化学家小组,名为“特种作战司”,任务是为毒菌寻找军事用途。

和731相比,“德特里克堡”在人体实验方面也不落下风,甚至德堡更狠,不光对“敌人”下手,更是直接对“自己人”下手。

1952年初,为缓解美军在战场上的不利处境,以及测试生物武器的研究成果,美军用装有感染了鼠疫、霍乱的跳蚤、蚂蚁、苍蝇的细菌弹,对朝鲜和中国东北发动细菌战,而这就是在日本细菌战方法基础上发展而来的。

钢铁和枪炮、病菌

据CNN披露,1955年到1975年长达20年的时间里,竟然有约7000名美军士兵被迫接受化学武器试验,而且这些士兵至今都无法获得试验中的完整医学记录,不知道自己到底被注射过什么药物、是否会有后遗症以及是否会影响到后代。

钢铁和枪炮、病菌

诡谲的“德特里克堡”诞生于曾经的世界钢铁生产中心。

为什么钢铁总是和病毒有扯不清的关系?

我很喜欢的一本书《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是贾雷德·戴蒙德在1997年出版的,里面系统论述了“为何欧亚文明最终可以存活下来并战胜其他文明。”

其中除了枪炮武力的征服,另外一个“武器”就是病毒。

文中所记载的一个例子:

大航海时期西班牙殖民南美时的卡哈马卡战役:169名骑兵加步兵对战80000名印加土著人,结果是:印加帝国皇帝被俘虏,全部黄金足以充塞满一间房间。这场战役中,西班牙人凭借其技术创新所带来的钢铁(盔甲与武器)、枪炮赢得了战役。而在这场战役之前,印加帝国刚刚遭受了天花引起内战,而天花正是早前哥伦布到达新大陆时带来的,这就是钢铁、枪炮与病菌所带来的征服。

钢铁和枪炮、病菌

感染天花的人被丢在野外

这种“自然病毒”所带来的死亡,还可以解释称“是无恶意的”、“是自然选择的结果”,但是“731部队”和“德特里克堡”则不同。

比如“731部队”其罪行在于它拥有灭绝人类的能力,而这一能力的取得又是以无数活人实验为代价的,这甚至比实施种族灭绝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性质更为恶劣。

那为什么“病毒实验”总是和“钢铁生产”分不开呢?

想来大概有三个原因:

1、钢铁生产是一个需要大量化学人才的产业,而化学向来和生物向来是不分家的,在一个钢铁产业及其发达的地方可以找到大量被训练有素的“生化专家”,为“病毒”研究打下了人才基础

2、钢铁生产也离不开各种基础的化学及物理实验室,而这些实验室前期的大量投资,为后续生物实验室前期建设节省了大量基础设施的费用,这些基础设施,为“病毒”研究打下来物质基础

3、钢铁生产往往是一个大型复合型产业,对于周边带动性作用是很强的,不管是基础的生活保障,前期建设的的物资保障,包括后期运行的能源与安全保障,为“病毒”研究打下了运行基础

有人才基础,物质基础,运行基础,“各种高等级生物实验室”依托“巨型钢铁厂”孵化而出,也就不足为奇了。

钢铁和枪炮、病菌

最后,小伙伴们猜猜欧洲最大的钢铁厂在哪里呢?

对的,你猜的没错,就在马里乌波尔。

借深水泊位优势,马里乌波尔港是亚速海最大的港口。坐落于该市的“亚速钢铁厂”(Azovstal)则是欧洲最大的钢铁厂之一。作为欧洲最大炼钢厂之一,亚速钢铁厂坐落在卡利米乌斯河左岸,濒临蔚蓝的亚速海,每年可生产530万吨钢材。苏联时期,亚速钢铁厂以制造坦克装甲钢而闻名。

钢铁和枪炮、病菌

亚速钢铁厂始建于1933年,是苏联建设的大型钢铁厂。1941年,纳粹德国占领马里乌波尔时,该厂停止营运。1943年9月,马里乌波尔被苏联收复后,工厂进行了重建。亚速钢铁厂占地面积堪比工业园区,仅地下结构就有8层,地下通道长度累计超过24公里。

钢铁和枪炮、病菌

亚速钢铁厂地下工事剖面图

现在亚速钢铁厂名义上归属乌克兰最大的寡头——阿克梅托夫,以及他拥有的乌克兰矿业和金属贸易集团(Metinvest)。

(至于你问阿克梅托夫这样一个1966年出生在当地矿工家庭的孩子,是如何在26岁的时候就拥有了自己的银行,在34岁的时候就成为能源产业巨头,在38岁就成为乌克兰首富的话……那么就不得不提他和苏联解体,黑帮大佬,扶持总统等一系列不得不说的故事了……不过这不是今天文章的重点。)

 

钢铁和枪炮、病菌乌克兰最大的寡头—里纳特·阿克梅托夫

 

俄罗斯针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已经基本快告一段落,而最近的重点“亚速钢铁厂”的争夺战,也即将有了最终结果。

虽然并不知道,藏在亚速钢铁厂地下8层的到底有什么?

虽然并不知道,欧洲最大的钢铁厂的秘密是否最终可以公开于世?

不过,根据联合国的数据,截止到2019年,在近六年的顿巴斯战争中,有3300多名平民被杀。多达九千人在武装冲突期间受伤,其中有超过1500人失踪,下落不明

钢铁厂不仅能生产枪炮

钢铁厂还可以孵化病毒

写到这里,不由得为因为战争和被某些邪恶组织迫害致死的人感到痛惜…

最后借用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的话作为本文的结束:

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时代,

我们只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

但和平不会从天上掉下来,

和平是先烈们用生命换来的!

需要我们坚定捍卫!

钢铁和枪炮、病菌


钢铁和枪炮、病菌

安享和平是人民之福,保卫和平是人民军队之责。天下并不太平,和平需要保卫。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需要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军队。

——2017.7.30,朱日和检阅部队

前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