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24, 2024

生死攸关的数据,绝不容许双标!

无论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还是“实事求是”,或者“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这些真理的背后支撑正确性的,都是“详细而真实的数据”。

生死攸关的数据,绝不容许双标!

在如今的大数据时代,也是“个人观点飞速膨胀”的时代,如何鉴别“哪种个人观点更有普适性?”

当然要靠数据说话!

因为所有人都相信,数据是比“文字”和“诡辩”,更加权威的“指标”!

可如果数据是被“修饰”或者干脆是“双重标准”的呢?那么呈现出的“规律”与“真理”,都会把人带到沟里去。

壹,“极低致死率”背后

前几天,某网红在亚洲论坛上,对国外专家和记者发表“科学防疫”的演讲。

在亚洲层面,某网红的信众是很多的,我们当然要给他“发声的权利”。

这次讲话里,网红用“铁一般的数据”,给某地的科学防疫找到了“高光点”,那就是“某地的奥密克戎致死率极低”。

首先我必须要说,网红的一些观点不少都是对的,很多还是对我们有帮助的。

但他这次长篇大论的演讲,在部分科学知识和医疗建议是“正确”的前提下,他的“核心观点”却是“毒性极强”的。

比如他这次用数据证明奥密克戎“致死率极低”。

在网红演讲的时候,某地才“上报死亡病例第四天”,四天一共死亡25例。

生死攸关的数据,绝不容许双标!

网红说:某地这轮奥密克戎阳性感染者43万例,死亡只有25例,病死率接近十万分之五,证明奥密克戎在医疗资源充分丰富的情况下,病死率极低。

在这次数据发布之前,全球奥密克戎致死率最低,控制得最好的是新加坡,死亡率万分之五,其他的韩国和香港都“惨不忍睹”。

这次某地将新加坡的“病死率”再次降低十倍,既证明“科学防疫”的卓越成就,也证明“奥密克戎”的致死率“真的远低于流感”。

许多网友反感网红嘚瑟的数据,因为仅仅过去三天,死亡病例已经翻了3.5倍,达到87例,阳性总病例才增长到49万。

按照这几天死亡病例的增长曲线,万分之二的病死率很快就会突破!

可即便是“万分之二”的致死率,也是极端虚假的“双标数据”。

本轮某地疫情,从3月1日上报第一例确诊,到3月26号,26天里,确诊病例从没突破60,确诊病例与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长期在1:50。

接下来的两周,确诊病例快速破千之后,确诊和无症状的比例长期在1:20.

4月13日开始,确诊病例与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才第一次突破1:10.

截至4月23日,某地本轮奥密克戎疫情确诊病例累计38807,无症状感染者累计458587例,累计总阳性病例49.7万例。

生死攸关的数据,绝不容许双标!

在过去一个半月,某地一直解释当地的“确诊病例与无症状感染者”比例很高的原因是病例发现得早,及时得到治疗与处理。

依靠极低的“确诊病例”数,极高的“无症状感染者”数,某地实现了长时间的“无高风险区域”。

某地因为接近两个月的“科学抗疫”,确诊病例数与“严格封城”的吉林省确诊病例数差不多,“给人感觉某地疫情不严重”。

无症状感染者,只是证明携带“病毒”,具备传染性,本身并没有症状,也就不能在医学上认为是“病患”。

某地在强调疫情不严重,疫情可控的时候,强调确诊病例数极低,无症状数极高。

那么在计算“病死率”的时候,就应该是死亡病例/确诊病例,而不应该是除以基数极大的无症状阳性病例。

因此某地疫情根本不是43万例死了25个,而是3.8万例死了87个,病死率应该高于千分之二。

在划分风险区时强调确诊病例很少,在计算病死率的时候,又说“无症状阳性病例总人数很多”,这是极为典型的“数据双标”。

贰,双标数据导致躺平论急速扩散

如果“数据双标”,只是为了让某些人的脸面好看,或者负罪感减轻一些,那危害还不太大。

可是某地现阶段庞大的病例基数,已经成为我国研判“奥密克戎疫情”最权威的样本。

这个权威样本数据“双标”,就会让境内外“许多势力带节奏”,让民众认知和中央宣传背道而驰。

截至四月15日,吉林累计阳性6万多,上海累计阳性20多万,全国一个死亡病例都没有上报。

这时候国家卫健委说“奥密克戎不是大号流感”,“奥密克戎造成的死亡人数会比德尔塔更高”。

可是某地数十万阳性,死亡病例极少,这当然成为了“共存派”最坚定的“科学基础”。

生死攸关的数据,绝不容许双标!

相反,“清零派”就成为了“抱残守缺”,不尊重科学技术,哪怕“道理讲得再条理分明”,“再充满生命尊重,人文关怀”,可是没有数据支撑,都是歪理邪说。

某地佛系抗疫,50万病例,死亡数极低,反而因为防疫过度,连带死了不少老人和孕妇,那么应该清零还是共存,数据还不够清晰么?

这就是“双标数据”最大的危害。

这不是负罪感,成绩单,“网红脸面”的问题,这是“检验真理标准”的问题。

当“双标数据”呈现出病毒低死亡,抗疫多死亡的“规律”时,你让老百姓如何坚持动态清零的国策?

动态清零只能用“文字宣传”,好处是“无形的”,唯一明显的优势是死亡数据的减少。如果连“数据优势”也没有了,动态清零的信仰就被“刨了根基”。

对于14亿老百姓而言,摆数据永远比“讲道理”更让人信服!

叁,老年人剩余价值很低?

在西方许多“躺平国家”,奥密克戎已经不做常规检查,只有出现症状选择买药或者就医的病例,才作为“确诊病例”被收录。

因此国外奥密克戎的病死率,都是“死亡病例/确诊病例”得出的。

既然要知道我国奥密克戎的“病死率”,那么也应该按照“死亡病例/确诊病例”来计算,用无症状感染者来做大基数,虽然让“网红专家”和某些某些权责部门脸面好看一些,可是对“真实疫情危害研判”是极为不利的。

生死攸关的数据,绝不容许双标!

我观察某地的重症危重症人数长期徘徊在200左右,危重症未来就在治愈和死亡间二选一,随着后续新增病例,随着时间推移重症增加,死亡人数会从现在的89人,逐渐增长到2~3百人。

现阶段确诊病例是3.8万例,每天确诊已经减少到1000多例,后续二十多天清零,那么最终确诊在6~7万例。

这样可以算出,在我国全国支援某地,某地医疗资源充分,社会面“几乎封控”的情况下,奥密克戎的病死率是千分之四,你管这叫“大号流感”?

根据世界各国超人口六成的感染率,我国在“医疗资源极度充裕的情况下”,奥密克戎死亡人数是10亿乘以千分之四。

这次某地每天公布死亡病例的时候,也着重强调“疫苗接种率低”,这是值得全国重视的,用“生命代价”得出的经验。

同时,每天公布几十例死亡病例,还要计算平均寿命,和强调“多种严重基础病”,这个大可不必!

我们国家如今的老年人,都是国家过去几十年“苦难行军”,“艰难增长”,拿生命健康换收入的一代人。

别说65岁以上的老人了,35岁以上的中年人,没有基础病的,恐怕万中无一。

生死攸关的数据,绝不容许双标!

网上部分网友看到死亡病例平均80岁以上,这在农村都是“喜丧”,再加上基础病缠身,似乎“这样的死亡非战之罪”,为什么给老百姓这样的看法?还不是“数据双标”在整活?

比如某天死亡病例39人,公布了最大年龄98岁,在普遍80岁以上的情况下,平均年龄只有78岁,那证明有少量病例,拉低了平均年龄。

重要的是,公布了最大年龄和平均年龄,为什么没有公布最小年龄?

随着死亡病例的增加,我相信全国人民真的会看懂“奥密克戎”远超大号流感,对中老年人的巨大危害。

可是随着公开的死亡病例全部都是“老年重病患者”,我居然在自媒体平台看到“有基础病老年人剩余价值低”这样的冷血言论。

这不是“玩梗”,是以几乎“学术研究”的名义,在发表“个人见解”。

因为许多奥密克戎冲击,医疗资源崩溃挤兑的国家,都被迫选择减少对“65岁以上人的治疗”。

这是西方躺平“被迫付出的嗜血代价”,国内却有声音当作“先进经验”在传播。

不说这些人有没有“年老父母亲戚”这样的人伦问题。

生命价值与抉择,本就不是人类论文能够讨论清楚的。

假如患新冠的是一个85岁的老人,和一个双胞胎孕妇,如何抉择先救谁?

相信绝大多数人选择救孕妇。

那如果老人是“军工元勋”,正在组织专班研制003航母的核心单元呢?

相信绝大多数人又会转移“救人立场”。

但一个人是否该被救,不应该以他的“价值”来作为判定基准。

人人平等,没有人的生命价值可以远高于另外一个人。

如何权衡一个65岁以上的人,和一个中年人谁“剩余价值”更大?这是上帝和耶稣都没资格抉择的问题。

我们要做的,就是用“动态清零”,让我们国家永远不会在医疗资源被击穿后,去面临这样的抉择!

要让全国人民统一思想动态清零,就必须让全国人民真切看到“奥密克戎对基础病中老年人”的危害。

要让全国人民认识到危害,某地的数据就决不允许“粉饰和双标”!

在“双标数据”没有得到修正之前,我们应该让真实数据被身边每个人知道!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