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28, 2024

香港的救赎

香港的救赎

昨天我讲要准备斗争,今天立华我要讲讲斗争。

任何一场斗争,都不会是全民大乱斗,就是斗争的最为轰轰烈烈的法国大革命,也仅仅是在巴黎杀了个天翻地覆人头滚滚。

斗争是分区段的。

越是靠近火线,斗争越是激烈。斯大林格勒是斗争的最前线,炮火齐鸣,乌法就要平静一些,仅仅是进入了战时管制。这是前线和后方的区别。

在前线有前线中的前线,有前线中的后方,在后方有后方中的前线,有后方中的后方。

斯大林格勒,河的西岸是前线中的前线,争夺是一栋楼一栋楼,一间房一间房,一个卧室一个卧室的战斗。德军的日记记载的很清楚,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攻克了一个客厅,而苏军还在厨房顽强回击,不断试图夺回客厅。

河的东岸就是前线中的后方,炮兵在东岸给西岸提供火力支援,虽然要承受数不清的轰炸河炮击,但起码人和人之间没有回归原始战争。

战争进行到最后,不管苏德双方有多么先进的坦克,什么数量的飞机,口径多大的巨炮,最后还是要回归到人和人之间最原始的战斗——刺刀和刺刀摩擦出火星,最后扎进敌人的胸腔。

乌法也有前线和后方之间的区别,乌法的炮弹厂就是后方中的前线,战时管制下的生产加班加点,工人就是战士,生产线就是阵地,一天三班接力,生产的炮弹源源不断送往斯大林格勒。

乌法的学校就是后方中的后方,教师一如既往代课教学,孩子一如既往上课求学,春游和野炊一个也没有落下。唯一让孩子们感受到战争氛围的便是家中的哥哥去了前线,可能再也没有回来。

斗争是分区段的,从来没有一切人对一切人的大乱斗,斗争是分战线的,从来没有一切人对一切人的大斗争。

再大的斗争,都有前线和后方。

马马耶夫高地的苏德士兵身在斗争的最核心,他们的使命就是争夺马马耶夫高地。河西岸的集团军身处斗争的最前线,担负着守土复国的重任。

河东岸的工厂农村在斗争的前线,一切围绕着战争展开。

后方的城市,做好后方的生产,便是为战胜纳粹出了最大的力。

斗争是分区段的,接敌一线是斗争的核心,远离主战场是斗争的副翼。前线和后方的秩序不同,风暴眼也和学校有天壤之别。

放到反恐上,新疆是对敌一线,新疆的武警官兵身处斗争的最前线。他们刻苦训练,翻山越岭,和恐怖分子对枪,有的时候甚至要回归到最原始的斗争,白刃相见。

内地就是斗争的后方,内地的群众只要好好工作,就是为前线的武警官兵出了大力。

香港是我们和国外接触的一线。

稍有常识就能知道,这里是远东的情报中心。这里的斗争在水下,水下的斗争有多么的激烈,我不能给出具体详尽的说明,只能大略而言。

水下的斗争烈度大概要逼近原始,只不过是带了脑子的原始。

这样的前线,需要强有力的领导。

此时此刻,没有办法又心中不服的人开始阴阳怪气了。哈哈,他们也只能阴阳怪气了,毕竟,我们的候选人是一个被美国点名制裁的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他们也只能阴阳怪气。

他们越是阴阳怪气,我们就越是高兴,因为这也是斗争,这舆论上的阴阳怪气就是低烈度的斗争。

准备斗争,首先要准备的是一线的斗争,准备一线的斗争,首先要准备的是一线的干部。

任何在意志上不坚定的人,任何在方法上不争取的人,任何不熟悉我方情况和敌情的人,任何在立场上试图骑墙两不得罪的人,都不能领导好第一线的斗争,更不要提做出成绩。

只有和三教九流相处,还能谈笑风生的人能当好特首,只有和牛鬼蛇神斗争,你来我往的人能当好特首,只有菩萨心肠霹雳手段的人能当好特首。

也只有立场坚定,方法正确,熟悉敌我,态度明朗的人,才能够站在历史的风口浪尖。

我们收回了香港的主权,这是1997年的历史,我们期待着收回香港的治权,我们也一定能收回香港的治权。

这是时代的旋律。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