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24, 2024

能上瘾的东西就是财富密码

能上瘾的东西就是财富密码

    伯陵说:    

让别人爽了,自己才能爽。

1

自古以来,世界上出现过无数种经济模式、商业模式,但最暴利的,毫无疑问是上瘾型经济。

如果大家仔细观察周围的人和事,就能发现,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些离不开的东西,而之所以离不开,是因为这些东西让人上瘾,每天要了还想要,欲罢不能。

这些让人上瘾的东西,总结起来无非是黄、赌、毒、烟、酒、糖、盐这几大类。

黄自然不必说,至圣先师孔夫子都讲:“食色性也”,属于人类与生俱来的癖好,写在基因里的代码,繁衍生息的必要手段。

从成年到死亡,每个人都离不开这件事。

于是现实需求和个人欲望结合起来,便催生了庞大的周边产业,养活了无数从业者,甚至能给国家财政添砖加瓦。

早在中国的春秋时期,便出现“管子之治齐,为女闾七百,征其夜合之资,以佐军国”的事,齐国能“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这些女闾是做出重要贡献的。

此后直到明清时期,中国始终有官办的妓院,一来服务于蠢蠢欲动的男性,二来赚取利润充实朝廷财政。

到了现代文明社会,全世界的官办妓院都没有了,但是周边产业更加繁荣,出现了杜蕾斯、冈本、高邦等知名企业,以其在全世界的销量来说,你想想每年能给国家纳税多少?

而且说句不好听的,那些直播间里的榜一大哥,又何尝不是这条产业链上的韭菜,他们完成了多少人买房买车积累财富的梦想啊。

这就是人性。

赌也是全世界的恶疾,虽然我们要拒绝赌博,但思考其背后的逻辑也不得不承认,赌这种事,确实容易让人上瘾。

你想啊,你吭哧吭哧的工作一个月,才能挣几千块钱,隔壁老王用微薄的本金梭哈一把,输了则罢,要是赢了,得到的收益可能抵你工作十年,而且花费的时间只有一瞬间。

人都是有惰性的,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能不劳而获绝不努力工作,所以这种“以小博大、不劳而获”的爽感,就是赌博让人上瘾的根本原因。

于是自从有人类以来,各种形式的赌博就没消失过。

古代中国有斗鸡运动,古代罗马有斗兽场,那些动物在场中生死搏杀,分出生死之后,获胜的驯兽人可以得到丰厚的报酬,场外押注的人,也能通过一瞬间的判断下注,得到数倍到数十倍的收益。

而这种“以小博大、不劳而获”的爽感,足以吸引更多的人下水,参与赌博活动,以满足自己那不切实际的幻想。

到了现代社会,很多国家是禁止原始形态赌博的,但赌博做为一项传统活动,出现了更多的变种形态,例如西班牙发起、随即在世界110个国家流行的的现代彩票。

你可以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的人,看看有没有沉迷于买彩票的,他们是不是经常说“万一中了呢”,这种心态和赌博有什么区别呢?

更有甚者,有些男同胞们不想努力了,打定主意要找一位富有的阿姨共度余生,这就属于玩明白了。

他们充分运用学到的哲学知识,把黄和赌结合起来,以自己的一百多斤肉做筹码,赌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

所以吧,不劳而获的赌博逻辑,其实一直是社会经济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也是人性。

能上瘾的东西就是财富密码

2

如果说黄和赌是可以通过“自我道德修养”避免上瘾的,那么盐和糖则是身体必须的上瘾型物质。

唯心的道德修养,在唯物的身体需要面前,是特别无力的。

美国科学家曾做过一次实验,他们给小白鼠断盐三天,然后再用盐水喂小白鼠。

在这个过程中,科学家们通过检测发现,小白鼠缺盐的时候,大脑会分泌一种蛋白质,而这种蛋白质和尼古丁、可卡因等上瘾物质发作时,分泌的蛋白质非常相似。

澳大利亚也做过类似的试验,结果是当盐进入人体分解时,大脑的杏仁核区域会分泌一种物质,对人的情绪产生影响。

这两个科学实验证明,我们日常食用的盐,具有身体上瘾和生活必须的双重属性。

这么重要的东西,必然也会产生暴利。

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管仲提出“官山海”的政策,对盐和铁进行国有化专卖,和女闾一起积累了大量资金,支撑起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霸业。

汉朝的时候,汉武帝命令桑弘羊“笼盐铁”,对盐铁进行国有化垄断经营,极大缓解了朝廷的财政压力,并且用盐铁垄断经营的利润,武装起雄壮的汉军,屡次出塞讨伐匈奴。

到了清朝,朝廷通过卖盐引的方式经营盐业,同样能获取暴利。

以乾隆37年为例,扬州卖出153万盐引,盐商们带着盐引到海边买盐,成本价是0.64两,运到扬州就能卖出1.8两,然后盐商们通过贸易渠道,运到省外指定的销售地区,转手就能卖到10两。

这套流程下来,朝廷赚到巨额利润,盐商们也富甲海内,在扬州建造起煊赫满堂的园林。

所以盐做为上隐型暴利产品,实在是数千年来中国王朝财政的重要补充。我们喜欢吃酱骨头、卤菜、火锅等重口味食物,也是盐对人体的驯化。

在这件事情上,国家和个人属于双向奔赴。

而做为盐的反面,糖同样是上瘾型暴利产品。

根据科学家的试验研究,糖的甜味也能刺激大脑,让包括人类在内的动物提高快乐值,并且产生长期的依赖性。

女孩和小孩生气的时候,你给她们吃一块蛋糕、喝一杯奶茶,她们的心情就会缓解,这其实就是蛋糕或奶茶里的甜味,刺激了她们的大脑,提高了快乐值。

古代世界的生产力不发达,人们只能从蜂蜜和水果中尝到甜味,国家和商人能赚到的利润也有限。

直到大航海以后,欧洲人发现气候温暖湿润的拉丁美洲,糖做为一种经济作物,才开始影响世界历史。

葡萄牙在巴西种植甘蔗,制成蔗糖,不仅满足了欧洲人的甜味需求,也给自己赚到海量的利润。

1513年,葡萄牙国王为了炫富,送给教皇一尊蔗糖做成的等身塑像,以及围绕在周围的12名红衣主教、300根1.2米高的巨型蜡烛。

这架势和石崇用蜡烛烧饭、王恺用糖水洗锅差不多了。

后来蔗糖成了海地的主要作物,直接导致海地的经济爆发,让名不见经传的海地也成为最富裕的地区之一。

而为了更大规模的生产蔗糖,欧洲国家在拉丁美洲的殖民地,需要大量廉价劳动力,于是便催生了非洲的奴隶贸易。

从1500—1800年间,大约1000多万黑人奴隶被运到拉丁美洲,大部分都送到甘蔗园制糖。

可以说,人类与生俱来的糖类上瘾属性,催生了拉丁美洲的制糖业,制糖业催生了奴隶贸易,而欧、美、非的三角贸易,促进了半个地球的资本人员流通,让欧洲国家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开始塑造新世界。

盐和糖,都潜移默化的改变了历史。

而盐和糖结合起来产生的暴利经济,便是现代的汉堡、薯条、薯片等“垃圾食品。”

说它们是垃圾食品,是因为这些食品都高盐、高糖、高油,吃到身体里很不健康,日积月累甚至可能损害器官的机能。

但垃圾食品确实好吃啊,虽然明知道不健康,却按耐不住“尝一尝”的冲动。

这背后的逻辑就是,你已经对高盐高糖制成的垃圾食品,上瘾了。

能上瘾的东西就是财富密码

3

说到这里,我们可以阶段性总结一下。

黄、赌、盐、糖之所以是上瘾型物质,根本原因在于,这些东西都有强烈的刺激性,稍微尝试一下,就能让你出现短暂而强烈的快感。

这种短暂而强烈的快感,就是人体意识对外界物质的正反馈。

人是惰性很强的动物,一旦为某件事付出努力却没有结果,便很容易放弃,例如追姑娘一个月没有成功,那就不追了,读一百本书没赚到钱,那就不读了。

很多人喜欢用意志力说事,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意志力是很虚幻的,不到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刻,几乎不可能产生钢铁般的意志力。

那么对于意志力不坚定的大部分人来说,要想成功的做成某件事,必须有及时的正反馈,让他看到成功的希望,然后投入下一阶段的努力。

但可惜的是,几乎所有前景光明的事业,都必须经过暗无天日的努力,才能看到一点点微弱的光芒。

这个过程实在太劝退了。

于是读书二十年没有升官发财,便出现了读书无用论。工作三年没有升职加薪,便出现“这辈子就这样了”的躺平心理。健身一个月没有减肥成功,便有了“我是易胖体质”的自我安慰。

而提供正反馈最及时的,恰恰就是黄赌毒、盐糖、烟酒等上瘾型物质。

你根本不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只要吃一块蛋糕、撸一根烤串、喝一口酒、抽一根烟、买一张彩票、尬撩一个姑娘,精神马上就会兴奋起来,产生一种绝无仅有的爽感。

然后你会觉得,哇,好爽啊,再来一次。

这样不断重复,大脑不断受到刺激,你会沉溺于这种短暂的爽感中,这就是我们说的上瘾了。

上瘾型经济能成为暴利经济,本质上是因为迎合了人性的弱点,然后在此基础上不断驯化,最终让人体变成上瘾型物质的奴隶。

人体都成上瘾型物质的奴隶了,那么上瘾型物质便有了生产资料的属性,这些上瘾型物质怎么可能不暴利,生产资料的拥有者怎么可能不赚钱?

我们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推导一步,就能得出另外一个深层次的结论:

既然人体对上瘾型物质产生长期依赖,而这种长期依赖又来自于及时正反馈,那么人体依赖的其实不是黄赌毒、烟酒、盐糖等上瘾型物质,而是这些东西带来的爽感。

爽感才是一切问题的根源,爽感就是财富密码。

能给多少人提供爽感,便有多大的财富规模,那些提供爽感的人也犹如上帝一样,操纵着芸芸众生。

主动或被动享受爽感的人,便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