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24, 2024

动不动问责是没有能力的体现

动不动问责是没有能力的体现

动不动问责是没有能力的体现

有一个词叫色厉内荏,讲的是脸上很强硬,内心虚的很。

 

现在有一种苗头,但凡出事就拉出一个地方官,或者一个看起来能负责的干部,直接立案调查。

 

做领导的很难办,这个事情不是说只有做政府的领导难办,但凡做过企业的管理或者是私企的管理,就能发现一个事情,职工理解的能力都有不小的问题。

 

我的读者朋友有不少在企业或者机关事业单位负管理的责任,随便举个例子都能明白,发下去一张表格让填,那是一定能有人填错,一定有人搞不清楚某几个格子要填啥,一定有人搞不清楚截止的日期。

 

收一个表格,一定是个很费劲的工作。这个工作越往基层去,难度就越大。

 

不要说收一个表格的时候大大小小的领导会感觉到费劲,我们的群众并不都是脑子清楚的人,有的人是十分离谱的。

 

随便举个例子,按道理说读过高中的人也应该比考不上高中的人理解能力要强一点,能参加高考肯定比参加不了高考要强一点。

 

但是每年参加高考的时候,总是有人忘带身份证,总是有人走错考点。

 

自己的终身大事都能搞成这个样子,你让他配合防疫,他配合的了吗?

 

他配合不了,他没有这个能力。谁要是讲我们的群众人人都靠谱,各个能过关,我转头就把这个高考走错考点的例子甩他脸上。

 

基层的工作没那么好做。

 

一所学校里面小孩子很多,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都有,有的小孩子喜欢打电脑游戏,有的小孩子喜欢玩手机,有的小孩子就喜欢喝酒,还有喜欢跳舞的社团,喜欢刷题的,喜欢角色扮演的,喜欢打三国杀的……

 

平时在学校里,有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有人半夜不回宿舍,有人早晨很早就出了宿舍,有人喜欢去隔壁寝室串门,有人连床都不下……

 

吃饭的时候有人喜欢叫外卖,有人喜欢去食堂,有人喜欢去贵一点的食堂,有人喜欢普通的食堂,还有人在网吧吃泡面,还有人在小饭店吃烧烤……

 

学生的情况复杂,老师的情况也复杂,有的老师负责一点,有的老师心情不好就敷衍一下,有的老师和学生关系好,有的老师一个学生也不认识。

 

老师的情况复杂,但老师基本都是高素质人才,学校里面可不止老师学生,还有基建后勤。食堂的阿姨什么学历,有什么社会活动,你就是打死校长,他也不能全部了解。

 

更何况,校长有什么权力去干涉人家的生活?有个宿管阿姨就是喜欢下班打牌,校长有什么权力管,就算有权力,人家回家打牌去了,校长查的到吗?

 

还是说啥也不干尾随人家,在宿管阿姨窗外放个潜望镜,一看到打牌冲进去就是一个开除?

 

管理是有难度的,想要管的住,就要权下放。但是权下放之后,会带来另一个问题,校长获得了防疫的权力,可以干涉校内所有人生活的权力了。

 

那么校长如果以查女生宿舍有没有串门现象随便进女生宿舍怎么办?

 

校长进女生宿舍还好,毕竟是校内的地方,管自己的地盘,有学生喜欢出外吃烧烤,校长担心疫情,强令所有学生不得外出学校,这又怎么办?

 

强令禁止外出,违者开除就算了,下一步就是强令禁止感染。

 

只要校长有了权,他就敢这么做,下一步他还要更过分一点,谁要是敢感染疫情,就给谁处分。哪个学生感染疫情,就把哪个学生开除。因为你个小畜生感染疫情,上面的领导不让我好过,我就不能让你好过!

 

真把权力给了校长,校长的权力太大,会从另一个方面带来问题,那就是校长变成了恶龙。

 

不给校长权力,校长必然控制不住疫情的在自己学校里面随机的出现,但是校长是善良又无辜的。

 

给了校长权力,校长必然控制不住歹念在自己的心里面随机的出现,但是校长把疫情控制住了。

 

这个东西有什么办法能做到既要又要吗?有,有的上级领导脑门一拍,反正我们有追责的权力,就让这个校长承担全部责任。

 

既要防控疫情,又不能给权力,必须防控住,否则就是追责。

 

这就变成了既要又要还要,还要承担责任。

 

比如说既要校长不干坏事,又要校长把疫情控制住,还要承担责任,上面只要有政策,下面从来都会有对策。

 

当既要又要还要从本质上的矛盾的时候,对付既要又要还要的唯一办法就是老子不干了。

 

只要学校的职能部门如基建后勤放假了,是不是就不归学校管了?

 

是的。

 

只要学校的教师都回家上网课了,是不是就归街道社区管了?

 

是的。

 

只要学校的学生都回家上网课了,是不是就归街道社区管了?

 

是的。

 

于是校长大彻大悟,学校直接变成云大学,解决所有问题。至于有的试验一定要线下做,老师带学生要进实验室,这不是校长应该关心的问题。

 

毕竟考核的指标已经有两个了,哪个做不到都要追责,谁还管的上科研的进步?谁还顾得上实验室带学生?

 

有事就追责,这已经不仅仅还是脱离群众了,这连自己的基层干部都脱离了,有的官老爷坐在办公室里凭借想象力开始干活了。

 

基层的治理从来没有那么容易,因为基层的情况从来没有个别连下级都脱离的干部想的一样那么简单。遇事多想想,多调研,多出主意体现能力,少搞问责体现胸怀。

 

一天天的脱离完群众脱离下级,没事拍脑门想方针,对上拍胸脯下保证,对下拍桌子要结果,坏事拍大腿要问责。

 

结果肯定是动不动问责,天天问责,问责常态化。最后搞得大家都知道你没能力,天天背后戳你脊梁骨,这多不好啊。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