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28, 2024

黑客帝国模式下的抗疫

最近,国家一直在提稳住资本,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但是我却总能感受到“精英阶层”的不满以及对自由的渴望,而这种情绪又很容易在各种微信群中形成激烈的对立。

今晚提笔之前,又看到了这种让我头疼的撕逼,也是借着电影黑客帝国Matrix,跟大家共同探讨一下目前的局面,也理清一下自己的思路。

在任何国家,个人能力强的“精英分子”们,往往都“脑有反骨”,普遍对政府缺乏信任。由于他们受过高等教育,拥有着强大的亲和力与号召力,再加上他们的奋斗精神和救世主情结,如果放任,很容易造成更多的人被“感染”。

这个跟黑客帝国里的Martix系统很相似,Matrix试图满足系统中每个人的需求,但是系统的算法与算力不足,使得不相信系统真实性的“自由基”总会有概率出现,这批强人出现后,又不断感染其他民众,导致Bug越来越多,引发系统的全面崩溃。

这使得Matrix系统里的特工Agent,需要不断去逮捕那些闹事儿的人。

黑客帝国模式下的抗疫

经历过无数次的崩溃后,Matrix系统想明白了,并没有选择一概封杀,而是对这些“自由基”提供了一个选择,他们可以继续待在消费主义浪潮的Matrix世界,也可以去阴冷寒酸的“真实世界”Zion。

黑客帝国模式下的抗疫

这种分割非常的有效,阻止了系统崩溃,大部分普通民众能够享受到Matrix带来的普世快乐,少数“精英”也可以去探寻更高等级的快乐——工作、自我克制和爱。

不同的群体在不同的地点,得到各自最想要的东西,同时互不打扰。

譬如那个在工厂打地铺007式工作,来中国凑合吃煎饼果子,请美女来家只为看“大火箭”图纸,住着廉租房,领着低保式工资的马斯克,就是一个现实版的超级英雄Neo。

黑客帝国模式下的抗疫

但是,在乔布斯、马斯克这些救世主的狂热号召下,Zion的人口在总人数中的占比会变得越来越多,系统也开始出现不稳定。

为了不断升级自己的Matrix,会打压但是不会斩尽杀绝,它到了时间,便选择提取Zion中的优秀品质,融入到Matrix,进行一轮系统升级。

等系统升级后,再驱赶新的精英去建设新的Zion,这样周而复始,推动自己的版本更新。

黑客帝国模式下的抗疫

这既是电影黑客帝国中Matrix系统的自我升级模式,也是现实当中资本主义自我改良的方式。

每一个经济周期,资本主义世界就会有一批信仰救世主的超级精英,从经济危机的废墟中,为大家重建一个新版本的世界。

抛开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经济危机对于资本来说,就像是虾蟹的蜕壳,过程中会非常脆弱,可一旦蜕壳成功,将迎来一轮迅速变强的高速增长。

对于中国来说,资本主义的蜕壳模式既是需要学习的,其过程中的脆弱点也是我们需要把握的,借此搞出一套符合中国特色的模式。

于是40年前,为了发展资本,小平同志建立起了一批不同特色的特区(zion),允许各式各样的精英人才(neo)自己去选,通过实践来检验方向是否正确,当国家发现哪个特区取得了成功,再进行全国的模式复制与系统升级。

后来,这一套摸着石头过河的模式又被发扬光大,各个省层面也都在进行试点,譬如模拟美式联邦的江苏,模拟苏式国资的重庆,模拟英式公民的广东,模拟德式欧盟的上海,模拟荷式民资的浙江(后被改为试点共同富裕)……

甚至香港也被我们搞成了“五十年不变”的Trainman模式,成为了不同时代不同利益资本的汇聚之地。

黑客帝国模式下的抗疫

 

这套多Zion模式,既能让不同意识形态的精英们,选择自己愿意相信的道路,发挥他们的最大效用,也能够避免资本周期的毁灭式经济危机,成为了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秘诀之一。

同样,我们在2020-2021年的抗疫过程中,中央也给了地方充足的权限,让每个地方根据自身的特性,试图去研究并践行一套行之有效的抗疫方案。

但是,随着Omicron病毒这个变异Simth出现,打乱了我们的节奏。

黑客帝国模式下的抗疫

超强的复制能力突破了我们杀毒的阈值,迫使Matrix必须要提前跟各路Neo们妥协。

黑客帝国模式下的抗疫

同时,也提前引发了一大批Zion之间的副本模式竞争。

黑客帝国模式下的抗疫

原本各个省都在进行平行的实验,从美式、苏式、英式、德式、荷式,到新中式,不同的模式都吸引了不同意识形态的群体,大家各自玩各自的副本,活的都很“自由”。

上海抗疫的爆发,一方面使得原本鸡犬之声不相闻的各副本,都开始站在自己副本的角度,去讨论上海的副本。可是,经济基础与发展模式的不同,得出了判断自然也是的南辕北辙,自然引发了巨大的撕裂。

另一方面,Omicron带来的封闭,也提前触发了民众关于未来发展方向的大讨论。

任何一个模式在证明自己成功之前,都无法证明自己是正确的。当年无论是深圳模式还是浦东模式,都是靠结果导向,取得了全国人民的信服,让全国从上到下一直同意了版本升级的方向。

现在,疫情的触发下,目前国内没有任何一个经济模式试点有足够的说服力,能够让国家经济向这个方向进行版本升级。

尤其是上海抗疫模式的失败,导致社会舆论认为上海经济模式的失败,把经济问题政治化变得更为复杂,无法确定方向。

可是,在病毒的冲击下,为了保证GDP和就业,我们又必须要尽快明确路径,以启动全国范围的经济刺激。

这是我们如今进队不得的问题症结所在,大家谁说的都对,但是说的对也很难解决问题。

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解决经济问题,留住资本,给出明确的方向预期,目前唯一的方式,就是尽快控制住疫情,实现动态清零。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