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5 5 月, 2024

经济增速出不了问题

经济增速出不了问题

经济增速出不了问题

甘肃省有个张家川县,年本级财政收入大约是2.6个亿,其中税收收入大约6400万元,非税收入大概6400万元,基金性收入大约1.3亿。

税收收入好懂,就是字面意思,非税收入包含政府国有资产有偿使用的收入,还包含国营资本的利税,以及一个罚款。

基金性收入包含地方建设基金如货运客运,教育附加费,名目大概十几项,还包含一个土地出让金。

这三种收入,完全归于地方使用,张家川县大概是2.6个亿。

但是随便看看该县的支出,就能发现该县公共安全支出6千万,粮油储备支出200万,灾害防治支出1千万,科技支出300万,资源勘探支出500万,上解支出2000万。

光是保障该县能够存在,就花了1个亿。

还剩1.6个亿.

但是一个县不光要保证存在,还要保证能运转,于是商业服务支出150万,城乡社区支出6000万,交通运输支出1500万,该县运转起来了,财政没了7650万,为了方便计算,我们大幅摸去零头,算7000万。

还剩9000万。

该县要运转,还要可持续运转,首先就是要还钱,维持地方政府的信誉,该县一年的地方债本金大约5000万,利息大约4000万,正好没钱了。

这个时候问题来了,张家川县的居民也要用城乡医保,张家川县也要有个中心医院,张家川县居民医疗卫生事业,不能不搞吧?

该县住着24.5万人,大家都是人,没有道理说深圳可以有医院,张家川不可以有,也要有,更没有道理说深圳可以有社区村镇卫生服务中心,张家川不可以搞,要覆盖这24.5万人,3个镇12个乡,至少要15个卫生院,一个卫生院算3个大夫,总共45个大夫,一个大夫一个月给开4000,45个大夫12个月,光工资就要200万。

这还是这些大夫一个病没看一个医保没走的情况下。

县医院要45个大夫,也不过分,就算县医院一视同仁要4000工资,县医院要维持存续,一点办公用品不买,一点医疗耗材不花,又是200万。

全县医疗卫生系统除了工资,连电费都不要的情况下,一年的支出就要432万。

这时候卫健委领导去找财政局要钱了,说领导啊行行好,我卫健委所有人捡破烂上班,但是你得给我把这些乡镇卫生院和县医院的人的工资保证了,我们救护车也不开了,打印纸也自己买,电费人踩自行车发电,就要个工资。

财政局长问要多少钱?

卫健委领导说要432万,财政局领导一看预算表,得,要的太多了。咱们县光是维持着架子就把本级财政收入全花完了,要不大家发扬一下风格,工资也不要了?

这风格还怎么发扬?没得发扬,工作人员也是人,人是要吃饭的,就算没有房贷,吃饭都自己做,一家人一个月吃1000不过分,问题是保底1000的工资都拿不出来了。

我国大部分中西部县城的情况就是如此,维持框架就要把县城本级的预算都花掉,县城要搞医疗卫生,都得依靠政策。

甘肃省给张家川县一年固定补助1.5个亿,国库为保障县城运转, 给张家川县级基本财力保障机制奖补资金1.5个亿,省国两级给的转移支付3个亿。

张家川是重点生态功能区,为了弥补,给1个亿。

现在财政上又多了4个亿,张家川一年医疗卫生事业支出1.7个亿,连医保报销带人员工资,瞬间没了1.7亿,财政剩下2.3个亿。

该县城乡农村住房保障支出又是8000万,还剩1.5亿。

这时候发现,还没考虑教育。孩子们总是要上学的。教育支出需要5个亿的,缺口还有3.5亿。

这时候就只能靠转移支付,孩子们上了学,走出了张家川,到了外地工作,张家川就变成了劳动力流出县,劳动力流入外省,创造收益,当地本级收入提高,但归根到底还是张家川的人创造的财富。

再往前追溯,就是张家川的教育经费,所以,凡是想要中西部劳动力来的地方,就要找补性的先把人家的教育经费口子填上。

我国大部分中西部县城的情况就是如此,维持运行就要把县城本级的预算和上级政策钱都花掉,县城要搞教育,都得依靠转移支付。

于是,有一个均衡性的转移支付。可算是最终填上了口子,转移支付8亿元,不光是教育的钱,还有吃饭的钱,填上教育口子后,还剩4.5亿的结余。

刚好用来发展生产,也就是农林水支出,一来二去,到了年底张家川的账目上结余了一个0元。

也就是说,我国大部分中西部的普通县城,一没有旅游资源,二没有矿产资源,只能勉强维持。

在维持生计的情况下,就刚好把钱都花完了,根本没有空间去干任何别的事情。

现在很多地方搞不来土地财政,说自己没有钱了,过的很惨。

惨在哪里?我没有看到。

中西部大部分县城的问题不是搞土地财政,扩大了花销,突然没人买地了,陷入了困境,中西部广大县城的问题是根本没得搞土地财政。

一个张家川,很有代表性,基金性收入加起来一年1.3个亿,土地财政压根搞不起来,中西部县城的问题是没有土地财政,光是维持框架就要花完所有钱,本级的,政策的,转移支付的。

要是县领导不上项目还好,一旦上项目,只能是举债,一个张家川一年预备资金只有800万,搞点大工程,那就只好举债。

很多二三线城市的土地财政搞不下去,城市要出问题,有读者要担心是不是形势不好,立华我可以讲一句,不是,完全不用担心。

我们的县城出不了问题,形势就出不了问题。

我们的广大县城从一开始,就出不了问题。没有进入土地财政这个游戏里,去哪出问题?

至于二三四线城市,地方债也好,土地出让金也罢,把无用的项目的钱省下来,保证好本级支出、教育经费、农林用水,商业服务、功公共安全、卫生健康和资源勘探的支出,日子还是照样过。

以前没有土地财政的时候,不也该怎么过怎么过?

留下一个答复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