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5 5 月, 2024

这一轮大洗牌到何时结束?

这一轮大洗牌到何时结束?

本周国内外都有一些大新闻,国内是业主要对烂尾楼停贷,国外则是拜登白跑一趟的沙特之行。

这一轮大洗牌到何时结束?

国外天下大乱,国内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很多人可能会有疑问,这一切啥时候才能结束,才能恢复到一个大家过去习惯的状态?

短回答是:回不去了。

长回答是:等这一轮历史性的大洗牌结束。

说回不去了的原因大致有两个,一方面是疫情给世界带来了不可逆转的变化,另一方面则是人类社会历史性地从稀缺走向了过剩,要知道整个经济学被发明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稀缺,所以现在的过剩是全新的课题,需要摸着石头过河。

这一轮大洗牌到何时结束?

说等大洗牌结束,是因为虽然经济和生活难以完全回到过去,但“秩序→混乱→秩序”的进程依然会发生,我们终将回到一个秩序和平静的状态,届时生活会稳定很多,人们会在下落一个台阶后重新往上发展。

其中有一条线索在串联着国内外所有的问题,那就是信用。

博主以前提到过,今后的社会最重要的就是信用,或者说信誉、名声。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社会运行在一个个“锚点”之上,锚点之所以能成为锚点,就是信用决定的。

一个做事靠谱的普通人,可以成为身边人的锚点;一个屡屡预言成功的自媒体,可以成为金融机构的锚点;一个强大国家的货币,可以成为世界贸易的锚点。可以看出,信用的影响力是从上到下无处不在的。

因此,当前从世界局势到国内的问题,背后都有一条暗线,就是信用体系的崩溃与构建。而当信用体系重建完毕,这一轮的洗牌也将结束,迎来全新的稳定期。

先说国外。

美国的信用是分两个方面来看的:美元和美国实力。

这一轮大洗牌到何时结束?

美元信用好,不违约,价值比其他货币都要稳定,所以是世界贸易的锚,是世界储备货币。对于决策者来说,遇事不决买美元资产即可。对各国的资本来说,把国内资产变成美元资产就安全了很多。

美国强大的军事、经济实力则维持着世界的稳定——刺头不是被摁住,就是被揍了。如果一个国家和另一个国家有矛盾,觉得自己利益被侵犯,却因忌惮美国的干预而不敢采取对抗措施,就体现为美国的实力维持世界的稳定。

现在,这两种信用都面临巨大挑战。

美元不用说了,在20年的印钱之后,大通胀终于到来,美元的价值不再稳定。如果说之前的印钱还是在世界经济不断成长的背景下,美元数量和世界经济规模没有脱节,那现在世界经济的衰退以及“稀缺→过剩”变化的到来,美元的信用岌岌可危。

美国实力的衰退也会到来同样的问题,大家最熟悉的例子便是俄乌——俄罗斯认为北约东扩影响自己安全,对乌克兰加入北约很有意见,但一直忌惮美国而不敢动手。等美国实力衰退,战争迅速爆发。

这一轮大洗牌到何时结束?

这里并不是说美国做的事都是错的,毕竟也有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时,美军采取的“沙漠风暴”军事行动,名义上的确是为了维护特定国家的主权。但在之后的很多事情上,美国所做的更像是支持小国去制衡大国,完全没有道义基础,反而积累了很多压力,一旦美国衰落,就会引发巨大反弹,点燃整个世界。

孰好孰坏,请大家自行分辨。

前面说到,这一轮洗牌需要等新的信用体系构建完毕,同样也会在货币和国力两个方面,但是构建起来的新体系可能和美国主导的旧体系完全不同,而不是很多人认为的,简单地由中国取代美国的位置。

从货币的角度看,美元被替换掉是必须要发生的,因为美国为了解决国内的危机,完全失去了维护美元储备货币的责任感,美元变成了一种美国收割全世界、吸血全世界的工具。

岁月静好的日子里,也许人们还能忍一忍,毕竟稳定是有很高的价值的。可一旦天下不太平,国家开始破产,那就不一样了,大家终究要考虑自身的利益,选择更稳定的锚。

这个锚有可能是某个国家的货币,但也有可能是货物、能源。如果大家比较懒散,希望省事,愿意付出点铸币税,换取一段时间的平静,那就有可能是某个国家的货币;而如果大家被竞争裹挟,要为不再做大的蛋糕杀个你死我活,那很有可能迟迟不会有一个单一储备标的,世界走向一种类似“以物易物”的新模式。

从国家实力角度看,其实也是类似的。美国现在已经失去了全球治理能力,拜登的沙特之行乏善可陈。但新的体系也很有可能不会是老样子,超级大国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大家不妨思考一个问题:当国与国之间发生矛盾,是压住冲突好,还是让冲突发生好?

这一轮大洗牌到何时结束?

如果印度和巴基斯坦要发生战争,作为中国,我们和巴基斯坦的关系更好,那我们应该a)支援巴基斯坦各种武器装备,让巴基斯坦自己和印度打,还是b)拉起大部队到中印边境,警告印度如果他们打巴基斯坦,我们就打他们?

如果你选择b,那意味着你想维持美国的模式,但是从此之后印度无法释放的压力就全部转向针对中国;如果你选a,那意味着世界不会那么太平,但中国在保持了影响力的同时,没有给自己引来太多压力。

孰好孰坏,还是请大家自己判断。

再来说说国内。

国内很多问题,本质上的也是一个信用体系的问题。

十几年前,大家看着马云、柳传志这些一代本土企业家,觉得他们眼光卓越、见识过人,只要听他们的观点,向他们学习,自己的人生也会有很大的提升。

这一轮大洗牌到何时结束?

若干年前,大家看着互联网的发展模式,觉得创业就是获客获客获客,只要拉高流量,提升估值,苦两年之后上市圈钱,就能飞黄腾达。

几个月前,大家看到上海,会觉得这是城市治理水平的标杆,效率卓越,兼顾公平,面子是金融中心,里子是高端制造业。

一切锚点都被动摇之时,社会自然会陷入一种焦虑,无论大环境是不是真的变坏了。

信用体系面临的冲击,自然不会被敌对势力放过。博主此前也提到过,从3月开始的一系列舆情,无论是那几个真正严重的,还是某大排档未产生严重后果的殴打,都被某些人往同一个方向上带了节奏:政府信用。

博主也预言了,之后再发生大的舆情,也会往同样的方向上带,就像现在的烂尾楼停贷问题。

这一轮大洗牌到何时结束?

大家可能都没意识到,现在看似扁平的信息环境,对于普通人来说,哪些事让你看到、哪些事上热搜、哪些事你应该有哪些观点,都是由某些利益相关方所引导的。每天那么多事发生,为什么就某些人、某些事火了,这都是有原因的,更是有目的性的,大多数时候并不是社会自发关注度使然。

回到信用的问题。

我们会发现,从个人角度,以前的人在每个人生阶段都有比较明确的方向和目标,换种说法叫“有稳定的预期”,而现在的人更多的是迷茫——企业家变成了资本家,赚快钱的生意一个个都没了,城市是不是在往更好的方向发展似乎也不明朗。

“之前觉得书中自有黄金屋,然后发现做生意更赚钱,再然后发现互联网能忽悠大笔投资,再然后发现当“小鲜肉”搞饭圈能割韭菜,再然后发现又发现当网红可以带货赚钱。后来有的发展到尽头了,有的被行政遏制了,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稳定的社会需要稳定的预期,只不过高增长时代的预期是迅速赚大钱,在低增长时代可能要脚踏实地做事,在停滞的社会比如日本,预期可能就是彻底躺平。

这一轮大洗牌到何时结束?

一个成熟的观察家应该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社会发展决定的,难以简单说谁好谁坏。

而稳定的预期需要的是有信用的锚点,信用是未来社会最重要的东西。国家需要处理好一个又一个的危机,各行各业需要能代表大家愿景的人物,舆论场上要有说话有东西、不骑墙的声音,日常生活需要靠谱的人。

在此之前,还有很多需要被打破的价值观,需要被改变的社会思潮,需要上涨的收入、需要下跌的收入,直至最后形成一种平衡。

等这一切都搞定,这一轮洗牌也就宣告结束,我们会喜迎一个新的平静的时代。

留下一个答复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