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5 5 月, 2024

坏了规矩

坏了规矩

坏了规矩

房价有没有泡沫,人心里有一杆秤。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一口热乎乎的花茶,又到了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刻。

坐在键盘前,和读者朋友聊聊拆迁吧。

在货币化棚改之前,拆迁大抵是拆和迁两个汉字的组合,首先要拆,然后要补,拆迁完安置,大抵是给一套房。

也因此,在货币化棚改之前,拆迁不会让人富起来,原来一套房,现在一套房,不过是原来住的一般,现在住的好了一点,改善了一下居住环境。

原来的街坊,拆完还是邻居,政府回拿出一块地盖回迁楼,也可能是不特意批回迁楼,就在新小区里面给拆迁户安置。

以房换房,房子没有多出来,钱也没有多出来,拆了一套房子,又住了一套房子,很合理。

社会价值观没有受到影响,这是一个大好事,地方经济获得了发展,这是第二个大好事。

但是凡事有利就有弊,这么搞,难受的是拆迁户,虽然拆迁了,但是楼从起建到完工入住,大抵需要两年多,搞不好要三年,这三年期间,拆迁户不得不自己找地方住。这是一个不好。

这么搞,地方政府拆迁发展,要特意找一块地来建设回迁房,或者在原本的地面上拨出房子安置拆迁户,安置楼面的钱开发商总是要承担一部分,地方政府也要承担一部分,发展是有成本的,这是第二个不好。

以房换房,拆迁下来两好两不好。

于是就有了新办法,叫做货币化安置,在制度的设计者看来,这个办法可以避免两不好,尽得两好。

第一,以房换房,居民不是没有地方住吗?给一笔安置费,居民可以直接买房,省去了以房换房这个办法中的等待时间,不折腾。就避免了第一个不好。

第二,不管是用地方债来负担这笔补偿款,还是以土地出让金来负担这笔补偿款,最终的结果都是开发商也没有垫付,地方政府也没有垫付,暂时垫付的钱可以由最后的售楼收益来覆盖。这就避免了第二个不好。

如果拆迁户都老老实实要等额的拆迁款,再老老实实拿钱买房,社会价值观确实不会受到影响,地方经济发展也确实会更好。

货币化安置这个办法,可以尽得两好,尽避两不好。

但是,政策从来不是空中楼阁,不能说把社会上的人都想的太好,谁要是在对社会上的人不全是好人这个事情有幻想,谁就是典型的幼稚病。

谁要认为社会上的人都是好人,那我们就不得不问一句,打人的地痞无赖怎么来的?写小作文诬告的人怎么来的?江歌案那个舍友怎么来的?贪官污吏怎么来的?

人过一百,形形色色,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有幼稚病,不能因为自己是个遵纪守法道德高尚的人,就觉得社会上所有的人都是好人。

这是不对的。

拆迁房换房,看不出问题来,一旦货币化安置,第一个出问题的就是安置费,就是有人漫天要价,老实人听了政府的报价,老老实实走了,地痞流氓听了报价张口就要涨三倍,一问自己有两个孩子,要给孩子买房。

都是这个面积拆迁,凭什么多给呢?

这时候我们有的同志,在这一关上没有把住,也不懂得避开钉子户就不拆了,当然,避开钉子户不拆的事情是有的,比如浙江省有个钉子户,一开始扬言没有多少我就不搬,后来地方政府就干脆不做他的工作了。

重新设计图纸又花不了几个钱,不拆了,最后这个钉子户很后悔,说给我房子就拆,但是没人理他了。

一旦经不住一小撮坏人闹,拆迁补偿款就会水涨船高。地方政府从一开始能安抚一户钉子户,偷偷给几个,到最后传的全城都会直到,拖着就会有钱拿,补偿款总额就会水涨船高。

钉子户拿了钱,突然爆发了起来,就会到处炫富,这一下子,当地的社会风气就不好了。劳动获得美好生活的价值观就受影响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不好虽然避免,但是两好没有尽得,一个好变成了一个不好。

立华我讲拆迁,不是要去谴责拆迁户当钉子户,毕竟人家本身就喜欢闹,就喜欢闹来施压达成目的,谴责他们有什么用?

德不配位,失去一切最终是必然,又有什么必要谴责?

我是想讲一讲,政策的难。

为政的难不在于制度设计,而在于制度的执行,也就是说,做拆迁工作的同志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去做拆迁的动员。

向不合理的诉求退让一步,向任何一个以闹为生的人退让一步,都是对老实人最大的伤害。

就好比,一群房企在依规算账,一个要挪用房款,不给就要闹,这时候监管的干部是要选择息事宁人,还是要把规矩坚持到底?

退一步说,一群人在遵守防疫规定,一个人要出去浪,不给出去就闹,这时候防疫的干部是要选择息事宁人,还是要把规矩坚持到底?

再退一步,一群人在排队,一个人要插队,不给插队就要闹,这时候维持秩序的人是要选择息事宁人,还是要把规矩坚持到底?

为政难,难不在别处,就在这一丝一毫的规矩。就在这执行者一丝一毫的坚守。

执行者必须要意识到,谁才是我们社会的主体,不是每天来闹的人,就是那万万千千配合政策的群众。

不要为了一个两个闹的人坏了规矩,破了原则。

否则,伤的是那万万千千群众的心。

留下一个答复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