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8 5 月, 2024

江夏镇黑恶势力,依旧稳如泰山

和现在许多只讲深宫尽头男欢女爱的“历史剧”不同,刘和平老师的“王朝三部曲”——大明王朝、雍正王朝、以及原名“最后的王朝”的北平无战事——热衷于用一个巨大的危机作为开头,引出一场场波橘云诡的、影响无数生民沉浮的政治变革。

《大明王朝1566:嘉靖与海瑞》开篇大雪下的内阁财政危机会议,引出的是改稻为桑这一国策下大明三方的政治博弈;《北平无战事》开篇的“通共”危机,引出的是“建丰同志”团结党内少壮派对抗党内元老搞的币制改革;雍正王朝开篇的电闪雷鸣,引出的则是客观外在条件(暴雨造成洪灾、国库无钱)下四王爷下江南去给灾民筹款,却不得不面对依附八爷江南士绅阳奉阴违的故事。

江夏镇黑恶势力,依旧稳如泰山

有一说一,其实“阿其那”、“塞思黑”是满语骂人猪狗的话是误传,虽然“塞思黑”确实可以在满语里表达厌恶,但是“阿其那”没有类似的意思。

本号讲过多次《雍正王朝》——作为一部历久弥新的电视剧,相信大部分读者也知道,那时候还是四爷的雍正,下江南筹款并不算顺利。江南那些富得流油的士绅,仰仗朝廷里有人给他们说话,对再分配问题毫不上心不说,更借着灾情趁机圈地敛财。最后,四王爷和十三王爷联手,截取了江南士绅任伯安与八爷党“指导江南士绅不配合筹款救灾”的通信,才勉强完成这次南下筹款的任务,顺带把江南一代的士绅给得罪了个遍。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作为剧集里的第一个事件,本就以“冷面王”著称的四爷,能以最终收获赈灾款并顺带物色到又是清官又是干吏的田文静和李卫入门作为结局,就已经算是对八爷党的一次大胜了。

开了上帝视角的观众更是知道,一个好皇帝必然也是一个“孤家寡人”——这一次四爷得罪江南士绅,不仅不会在康熙面前减分,反而会大大的加分。区区江南士绅,得罪也就得罪了。

但是,四爷在剧里吃的第一次大亏并不是在江南,而是在江夏镇这个地方。

江夏镇黑恶势力,依旧稳如泰山

江夏镇,钦封的“德化之地”——江夏镇配不配得上这个称号呢?

在笔者看来,起码本地的人民群众是配得上的。剧里,路过江夏镇投宿被拒的四爷一伙,就是被本地人民群众张五哥一家,接引到愿意提供住宿的客店的;不仅如此,本就不甚宽裕的张五哥一家,更是倾其所有招待素不相识的四爷一伙,面对十三爷和四爷递来的合情合理的银子,更是分文不收——中国的人民群众总是有些朴素的善良的。

但是,江夏镇被钦封成德化之地,并获康熙爷赐下匾额的时候,毕竟已经多年以前了——时间能够改变很多事情,几十年前是德化之地,几十年后在经济结构发生巨大变化后,德化之地也会变成黑恶之地。仅仅是因为来投宿的客人衣着不凡,江夏镇的团练教头就起了歹心。

江夏镇黑恶势力,依旧稳如泰山

这位疑似由和“飞扬浮躁”的蠢猪大阿哥同一个演员饰演的教头,给剧集增添了一丝诡异的喜剧感。

团练教头,除了这位在德化之地搞抢劫的胡教头之外,读者们最为熟悉的,应当是誉为“网络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让子弹飞》,黄四郎府中的团练教头武智冲。这种“团练教头”,在江夏镇这一“独立王国”,连截杀过路客商这种恶性犯罪行为,都不需要请示庄主刘八女——这些胡作非为的武教头,已经完全融入到了江夏镇的基层秩序之中。

说白了,这些人虽非江夏镇的真正主人,但却是其权力的体现。这些直面群众的基层胥吏,对人民利益的损害,是直接而赤裸裸的。

江夏镇黑恶势力,依旧稳如泰山

四爷和十三爷,背景到底有多大?纵观全剧,前期康熙还没打算废掉几十年的太子时,在康熙的安排中,这两位就是为新帝保驾护航的两大嫡系支柱。四爷通政事,十三爷通军事——只要有这两位在,就算太子不太争气,朝局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其次,在回京复命完成前,这俩都还挂着“钦差大臣”的头衔——不管是在戏剧还是现实,对“钦差大臣”出手罪同造反。

但即便有着这么硬的背景,当十三爷因遭受截杀,而想找地方官兴师问罪,四爷却只能以证据不足之类的废话搪塞过去。随后,庄主刘八女——江南盐道任伯安的小舅子——借康熙匾额公然羞辱两人的事,四爷也只能咬着牙吞下去。

江夏镇黑恶势力,依旧稳如泰山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需要一个大清国顶层层面的全局视角——彼时,康熙已经年老,虽然可以凭借多年积累的朝堂威严和权力平衡,以及佟国维张廷玉这样的辅国之臣坐稳位置,但对于一些深层次的结构性矛盾,却因年老而显得力不从心。

不仅如此——前面说过,那位几十年的太子,在朝局上还真是挺不争气。于是,即便是四王爷这样刀山火海闯出来的铁骨头硬汉子,也对最高权力有了别样的心思。一心不负人民的四爷尚且如此,何况一直在朝堂上扮演所谓“贤王”人设的八王呢?整个《雍正王朝》的前半段里,最为核心的冲突,就是“九龙夺嫡”。

矛盾爆发之前,四爷已经从张五哥的父亲老张头那里,知道这江夏镇的庄主刘八女,乃是江南盐道任伯安的亲戚,更是曾经获得过御赐匾额的刘老庄主的唯一儿子——已经在江南见识过这些士绅的骄奢淫逸的四爷,此时恐怕已经想到,作为从陆路(下江南的时候四爷一行走的是水路)北上的必经之地(说是镇子,其实已经是坞堡了),这个跟整个江南士绅集团有千丝万缕关系的江夏镇,并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吃下的。

江夏镇黑恶势力,依旧稳如泰山

任伯安乃九爷门人,九爷乃是八王党的二号人物,连有些蠢萌的十爷(十爷的家族背景也最深)也跟老九更为亲近——很多老八不会公开做公开说的事情,都是由九爷出面扮黑脸的。

我们知道,任何一个组织,都有负责面子和负责里子的人。既然老九负责当了黑脸,负责唱红脸的八爷,自然也要为九爷的提供足够的利益——江南盐道这种顶级肥缺,由九爷的门人担当,就是这种利益让渡的体现。

在剧里,也借着刘八女陪任伯安的弟弟看“清代地方选美大赛获奖选手走秀”的故事交代清楚了——江南士绅免税免劳役的政策优惠并非没有代价,他们每年都要给在朝廷帮他们说话的九爷上供一笔不菲的银子;但是,因为之前四王爷救灾筹款的事,今年的银子被截胡了,这伙人只能盼着选秀上来的几个妙龄女子,能够让九爷“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这么看,江夏镇和江南士绅,其实就是八爷党的“钱袋子”。

江夏镇黑恶势力,依旧稳如泰山

那么,江夏镇和江南士绅的钱又是哪来的呢?当然是通过搞土地财政,“把税收到九十年之后”而弄来的。还是老张头看的明白,原来江夏镇是“德化之地”,是因为这里的人民群众都耕者有其田,作为最基础的生产要素之一的劳动者能够获得足够的报酬,自然“仓禀实而知礼节”。

可刘老太爷以后,从小被娇惯坏了的刘八女可不管,他通过各种手段搞土地兼并,在收租吸血的同时和地方政府狼狈为奸抬高地价,失去了土地的人民群众要么迁离,要么变成古早版本的无产者,为刘八女打卖身工。

如果说,江南士绅因“烟花三月下扬州”的历史经济基础,在让局势变得错综复杂的情况下,江南的人民群众可能在神仙打架中谋取一点出路;那么,离开了江南的江夏镇,那就真的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存在了。

已经得罪了江南士绅的四爷,是绝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表露身份,与江夏镇一伙的黑恶势力决一死战的——因为如果没有做好准备,就和八爷摊牌搞全面战争,后果便难以控制。

当然,人民群众也不用太灰心。像刘八女这样从小骄横跋扈之人,是不可能忍住不犯事的,而且一犯就容易搞个大新闻——到时候,在夜里磨刀霍霍的可就不一定只是狂徒,而有可能是年羹尧。

江夏镇黑恶势力,依旧稳如泰山

留下一个答复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