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5 5 月, 2024

未来30年的税,要向谁来收?

未来30年的税,要向谁来收?

这几天,很多朋友调侃阆中市把涉及10万人的学校食堂的30年特许经营权拍卖1.8亿的事儿。

这事儿该调侃调侃,该骂骂,但是作为政事堂的读者一定要明白,阆中的情况将在明年变得极为普遍,很多国家都会出现类似的局面,而这也就是我们说的“海外捡尸体”。

阆中与丽江、平遥、徽州并称中国四大古城,老百姓主要就是要旅游业过日子,由于没有什么工业,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也就10个亿出头。

自疫情爆发以来,旅游业崩溃的阆中直接现金流断裂,再加上人口流失土地卖不出去,政府财政紧张到了极致,导致常态化检测都要让老百姓自费掏钱。

通俗点来说,就是房地产这个30年的税收不上来了,只能换个方式把未来30年的税一次性提前收。

这就是一个国内版的斯里兰卡,正火急火燎的寻求中国和印度的投资,逼到这个份上了,只要价格合适,没什么不能卖的。

我们可以一边骂阆中的领导,也要一边观察和思考,阆中给我了我们一个演练的机会,学习介入的时机以及如何处理舆情,如何站着买到这种“非卖品”。

今天刚成立的新央企中国矿产资源集团,就是这种“扫货”的典范。

未来中矿将整合全国的铁矿石进口业务并主导中国的海外矿产收购,譬如几内亚的超级铁矿西芒杜大概率就将注入其中。

以下个月佩洛西有准备访台为代表,美国在亚洲搞针对我们的数字半导体联盟,我们必然也要利用自身的优势,学习俄罗斯的OPCE+,组建更多的资源共同体。

在组建的过程中,伴随着美国大力度加息缩表,俄乌冲突也看不到中止的迹象,美元撤离与供应链冲击将会击溃很多国家,并带来数不清的动荡。

在这种局面之下,我们倒是希望全球很多国家多一些阆中的领导,多卖一点非卖品资产给我们的各种“资源OPCE”,而我们也应该学习美国多发动舆论攻势,把这些卖资产的政治家们鼓吹和包装的很好。

当然,做好海外收割准备的同时,也要避免自己家内部先爆,最近的烂尾楼停贷之风,与阆中的拍卖一样,也是对我们自身的一个警告。

从债务角度来看烂尾楼,每一个烂尾的小区,从购房者到银行再到政府,从开发商到施工单位再到供应商,每一方身上都承担了巨额的债务。

而这些债务、资本化收益和借贷成本,最终都体现在了高昂的房价上,并由购房者通过每个月的还款来承担。

通俗点说,地方政府通过平台公司借的隐形债务,银行发售的高利率信托产品,地产商通过P2P的高息揽储,大老板们之间高额的民间借贷,最后,都是由购房者来充当最终还款人。

一旦当购房者摆烂不还钱了,整个链条上的所有人都将一起完犊子,无力承担每一环上都要付出年化10%以上的资本利息,将迅速崩溃并形成极其复杂的三角债。

这个事件本身是非常危险的,对于城市的执政者来说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一旦泡沫破灭形成三角债,不仅无法获得城市运营所需要的土地财政,也会坠入中等城市发展陷阱。

回顾上一次处理三角债的历史,要回到20多年前的东北。

一顿市场化的化债操作之后,也让曾经的共和国长子迎来了“失去的二十年”,甚至可以预想到,还有“失去的三十年”,继而成为了共和国老大爷。

未来30年的税,要向谁来收?

债务不会凭空消失,只会从一个实体转移到另一个实体。

俄罗斯在俄罗斯刷了小半年的火箭,不是让俄罗斯民众来承担,而是通过高油价、高气价和高粮价,由全球老百姓集体买单。

同样,中国的房地产泡沫也不能光靠苦一苦百姓,也需要通过垄断央企对海外资产泡沫破灭后的抄底,来为那些困难的群众提供转移支付。

日本应对泡沫之路虽然被媒体损了几十年,但是客观来说,日本依然是通过海外扩张与并购,为经济总量的持续发展注入了增量,实现了泡沫的软着陆。

今天,普京拉着埃尔多安抵达了伊朗,乌克兰的天然气管道、伊朗的石油管道,土耳其的粮食管道,叙利亚的弹道导弹,四张牌他至少要打一个,以应对美国中东之行编织的包围网。

此刻的我们则要一边化解国内的债务风险,一边加速推动超级央企的整合,抓紧俄罗斯在欧洲和中东给我们争取的时间,为危机爆发之后的全球扫货,夯实一个坚实的经济基础。

从经济上来看很简单,我们这几年的努力,将决定了“未来30年的税”,要向谁来收。

留下一个答复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