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8 5 月, 2024

对话张雪峰:比起赚钱,这届考生填报志愿更求稳

对话张雪峰:比起赚钱,这届考生填报志愿更求稳

“结束了十余年的苦读,填报志愿是许多人开启人生新阶段的头等大事。眼下,许多省市的毕业生正忙着填报高考志愿。为给孩子一个最“正确”的选择,中国的家长和学生要在500多个本科专业里反复斟酌,筛选,权衡。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考生们更加注重大学和专业的性价比,有时,城市甚至是食堂的因素都会被考虑进志愿填报的范畴。

网红志愿填报老师张雪峰研究志愿填报十余年。每年7月正他最忙的时候。他遇到过无数半夜睡不着觉的家长,不停地给发来信息咨询报考。但对于学校与专业,许多家长和学生却都一知半解。

疫情三年,中国考生的报考心态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是什么在影响考生和家长报考志愿时的决策?我们是否该在高中时期,为孩子们提供“志愿填报课”,让他们提前为规划高中之后的人生做准备?

我们和张雪峰聊了聊他的看法。

对话张雪峰:比起赚钱,这届考生填报志愿更求稳报考季的博弈

真故:作为一个专门研究报考十几年的资深大V,你一般是怎么帮别人报志愿的?

张雪峰:根据学生的兴趣和他擅长的方面。数学好,可以推荐计算机、统计、金融类专业;物理好,可以推荐工科类专业;化学好,可以推荐医学、药学、生物……这是我的主张。

但很遗憾,绝大多数情况这种方式实施不了,最后还得他们家长来定。一味追求名校,为了让孩子上211、985,不惜给孩子选最不喜欢、最不擅长的专业,这样家长有的是。

故:记得之前你说,很多名企根本不去非985、211的学校招聘,家长们想办法让孩子去名校,争取更多就业机会,好像也没什么问题。你觉得学校和专业之间应该怎么权衡呢?

张雪峰:很多人对我之前的话有误解,我说过很多名企不去非211、985的学校去招聘,所以要通过考研提升自己的学校。但这有一个前提,就是同专业的情况下。

我个人倾向于专业更重要。学校只跟你4年,专业是跟你一辈子的。

你会因为在清华学的土木工程,毕业就不去工地了吗?你的大学再好,毕业不还得从事你的专业吗?

我给你举个例子,中国有个食品类专业叫“葡萄酒科学与工程”,在985院校里录取分数算低的。这个专业的应届生平均月薪是5000,毕业五年的平均月薪也就一万左右。有多少企业会因为你是985的就多给点钱?但如果你换个专业呢?

故:但有些企业的招聘要求里,直接把双非大学的毕业生排除在外,只要985、211院校的学生,你怎么看呢?

张雪峰:我再给你举个例子,比如华为,这家企业在网上有个校招名单,名单上非211、985的院校只有三所大学——杭州电子科技大学、重庆邮电大学和深圳大学。这三所大学不仅不是985和211,甚至属于“四非”——非985、211,非世界一流高校,非世界一流学科。就算华为去这些大学招聘了,招的也不是“葡萄酒科学与工程”,而是电子信息工程啊。

再看考编、考公,限制的是专业还是学校?我一个三本学会计的,可以考黑龙江的县财政局、税务局、文化馆的财务口。你一个学葡萄酒科学与工程的能考吗?没有你的岗啊。你说你985的,好使吗?它不好使啊。

:如果家长非让孩子去名校学最烂的专业,怎么办?

张雪峰:能拉回来一个是一个。

除了追求名校,家长们就没有其他需求了吗?

张雪峰:有,各种各样的。有只追学校的,有只追城市的,还有问报哪个学校哪个专业将来考研能上清华北大的,有问哪个学校女生多的,有问哪个学校有钱人多的,好让孩子找个有钱的对象……

故: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家长愿意付费咨询报考,这个生意好做吗?

张雪峰:我们机构一共不到40个志愿填报老师,每个人手里都有很多这样的家长——不睡觉,天天熬你,打电话,发信息,恨不得拉你唠个几天几夜,反反复复改主意。

今天说想让孩子学医,明天变成了计算机,后天觉得当老师也挺好,大后天又冒出来个搞金融的亲戚,说只要孩子学金融就能安排工作。好不容易给他做了个金融版本的填报方案。过了两天,他说这个亲戚不靠谱,想看看材料专业……

只能随时跟着调整方案。不管哪个分数段,哪个方向,所有版本都给你出全了,选哪个自己挑。

故:看来这个活还真挺不容易。

张雪峰:每年填志愿的那一个月,我们几乎每天只能睡2-4个小时,有需求随时响应。很多人觉得这个活容易,第一,你有那个专业性吗?第二,你倒是来体验体验啊?

故:那你的专业性体现在哪?除了能记住各个高校的录取分数,专业排名。

张雪峰:比如同样的计算机专业,学生说要报山东省的高校,山东科技、青岛科技、山东理工、青岛理工4个学校,我问你选哪个?一般人会觉得也没啥区别啊。我就会告诉你,选山东科技。因为这4个大学,只有山东科技有博士点。

你以后要考研,外校万一考不上,还可以调剂回本校,如果你的大学没有硕士点,你连调剂回本校的机会都没有。

还有就是,很多研招单位招生时,会看重学生做项目的能力。你的学校有硕士点,本科就有机会跟着老师做一些项目。如果你的学校没有硕士点,没有研究生导师,你跟谁去做项目?

再比如,你说老师我要报南京工程学院,学电气专业,因为这个学校原来就叫南京电气学院。如果决定以后要考研的话,本科选这个学校这个专业怎么样?一般的老师,网上一查,之后会跟你说,这个学校没有硕士点。

我就会告诉你,它有。

南京工程学院的电气专业和能动专业,专硕是有硕士点的,学硕没有。我还能告诉你,它们的专硕叫“能源与动力”,分成两个学院,电气学院的能源与动力就是电气方向的,能动学院的能源与动力就是能动方向的。

对话张雪峰:比起赚钱,这届考生填报志愿更求稳疫情几年的报考风向

故:疫情这几年很多行业都受到了影响,就连人人都趋之若鹜的互联网大厂也接连传出裁员的消息。在专业选择上,这几年有哪些变化吗?

张雪峰:之前都奔着赚钱,现在变成了求稳。

故:是从哪看出来的?

张雪峰:很简单,就是之前学生和家长来问的都是哪个专业更赚钱,现在来问的都是哪个专业好考编,好考公务员。

:疫情之前就没有这么问的吗?

张雪峰:我接过的咨询里,一个都没有。

:真有哪些专业比其他专业更适合考编、考公吗?

张雪峰:有啊。第一法学,第二财会类,第三汉语言,第四计算机,第五经济类。这几大专业考编、考公比其他专业能报的岗位更多,同时也不用挤那些不限专业谁都能报的岗位,降低竞争。

:在一片求稳的环境下,现在的热门专业都有哪些?

张雪峰:师范,临床,电气。

:学这些专业对应的去向是?

张雪峰:当老师,当医生,进国家电网。

都是冲着编制?

张雪峰:对。

真故:如果要选一个最稳定的专业,你觉得是哪个?

张雪峰:护理专业。在医院当护士,需求大,稳定。但病人吐了你得给收拾,有患者要导尿你的给插管,能接受这些的话,只看稳定这个维度,护理专业最符合。

故:那要是还想奔着赚钱,现在应该选什么专业?

张雪峰:计算机。如果你只看赚钱的话,无论是本科、研究生还是博士,平均薪资最高的都是计算机。前提是你能接受内卷、累、头秃,将来没什么长足发展。

:综合考虑的话,能否选出一个最好的专业、绝对不会错的专业?

张雪峰:你得告诉我好的标准是什么。每个人的需求都不同,没有最好的专业,也没有一个志愿填报方案适合所有人。

有人读大学是为了以后有个稳定工作,有人是为以后出国留学做铺垫,有人只是为了到大学能广交人脉……读大学的目的不再是单一的,去什么学校,学什么专业,对每个人来说它的功能也不一样。

:现在购买志愿填报咨询服务的家长和考生越来越多,某些冷门专业会不会因为志愿填报师的推荐而越来越没人报了?

张雪峰:你放心,还是有人学。比如有些比较看重学校不那么看重专业的,或者分比较低没有太多选择的。冷门专业也不代表就没人喜欢,你挡不住总有人就对这些专业情有独钟。另外国家每个专业每年都有自己的招生计划,这个计划不会因为我们的推荐而改变。

对话张雪峰:比起赚钱,这届考生填报志愿更求稳

谈“志愿填报学”

真故:你自己当年报志愿时是如何选择的?为什么学了个相对冷门的给排水?

张雪峰:我是被调剂的。我那年的填报方式是阶梯志愿,不是平行志愿。高于一本线十几分其实上不了太好的学校,我就报了个二本院校里排名第一的郑州大学。专业选的是电气、计算机、金融这类热门专业,但分都不够,最后被调剂的专业是给排水。

:据说上课时候老师讲河南话?

张雪峰:对。当时大学里很多都是老教授,出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那个时候人口流动没那么大,普通话普及也没那么强。很多教授一辈子都生活在河南,口音自然也没变过。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研究报考的?

张雪峰:2007年就开始了。

本科快毕业时,身边很多同学准备考研,问我应该报什么专业,什么学校,我就帮他们查各种资料,分析。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考研辅导机构教学生如何报考。在这之前,机构没有专门设置老师去讲这个东西,是我去了之后才有的。

全国研究生招生单位一共有500多个,但学生着重报考的院校也就100多家。每年研究生报考季,我都要熬夜上这100多个学校的网站,搜它们的信息。以至于,当时有学生说他想考哪个专业,我可以脱口而出这个专业全国排名前20的学校有哪些,去年分别招了多少人,分数线是多少……

这件事,至今已经干了15年。

:感觉报志愿越来越成为一种需要斗智斗勇,耗费精力去研究的事。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一门学问的?

张雪峰:一直都是一门学问,只不过没有专业的人去研究。

:但现在有“志愿填报师”这个职业,还是持证上岗。

张雪峰:志愿填报师从很早就有了,但市面上99%的老师都不专业。

我告诉你这个证是哪来的,比如我在江苏,成立一个民办教育协会,然后跟某个高校报考机构合作,出一套课程,再找一批人培训,最后给你发个证。国家本身没有这方面的职业认证,证也不是人社部发的。

你去看看,那些所谓的志愿填报师,非报考季的时候他们在干嘛?还研究报考吗?这个行业有太多赚快钱的。

:那如何辨别一个志愿报考师到底专不专业?

张雪峰:国家没有这样的职业认证,也不能完全把我说的当成标准,但根据我从业十几年的经验来看,你可以试着考他几个问题。

第一:环境工程、环境科学和给排水这三个专业有哪些差别和关系?第二:临床药学和药学有哪些差别?第三:如果我本科学数学专业,将来考研可以报哪些学校和专业?

如果这些问题他都能回答得非常准确,那这个老师就算有点水平的。

:填报志愿如此复杂,成本又高,稍微错一点就可能对以后产生不小的影响。是否说明这个机制本身就有不合理的地方?

张雪峰:任何志愿填报方式都有不合理的地方。专业+院校是我认为最科学的填报模式,它是以专业为导向的,但全国只有5个省份采用这种方式——辽宁、山东、浙江、河北、重庆。

其他的省份大多是以院校为导向。问题在于,你报了这个学校,进了档,就相当于接受了我们学校最烂的专业。不服从调剂,就滑档。

:据说连你都不敢给内蒙古的考生报志愿。

张雪峰:有篇文章是这么写的,我在下面评论了:“我是张雪峰,这话是我说的。”

:内蒙的报考机制刺激在哪?

张雪峰:内蒙考生能实时看到自己在所报高校里的排名,这个排名是动态的。比如你报的那个学校招20个人,你排第18,感觉自己稳了。过了五分钟,你排到21了。你说你换不换?不换就滑档。于是你又换了个学校,招10个人,你排第9。过了五分钟,你排第11了。帮他们报考,一整天你都得在那盯着,跟看大盘似的。

对话张雪峰:比起赚钱,这届考生填报志愿更求稳疫情几年的报考风向

:这些学生和家长花费这么多心思填报志愿,它对一个人的影响大吗?

张雪峰:你一个学机械的,现在又在做文字工作,你觉得对你影响大不大?如果当初就能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为什么非要过后再去转呢?

:所以你建议学生从高一就开始上志愿填报课?

张雪峰:那不叫志愿填报课,好像我想卖课一样,要只是教怎么报志愿,你爱上谁的课上谁的课。那叫“职业生涯规划课”。

寒窗苦读十二载,填报志愿两三天。就这么几天时间,让他们决定自己将来要干什么?他们真的了解这些专业是干啥的吗?他们对这些专业有感受吗?

在中国,几乎所有投资机构都集中在北上广深这些超一线城市。县城和经济不发达城市里的孩子,哪见过什么投资机构,对金融行业能有什么概念?再比如华为,它到底是一家卖手机的企业,还是一家卖芯片的企业,还是卖信息传输的企业?他们了解吗?

所以各个学校很有必要在高中就开设这门课,让学生对中国14个学科门类,100多个一级学科,500多个本科专业有个基本的认知。

不然等你上了大学才知道自己不喜欢机械,到毕业了再转行,不麻烦吗?你四年本科干嘛了?

:如果填报志愿时学生和家长意见不统一,你通常会听谁的?

张雪峰:那也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主要是想办法去平衡矛盾。

一个学生跟我说,她要学传播学,以后做艺人经纪。我就问她,你参加过综艺节目录制吗?你知道做艺人经纪需要什么样的条件吗?我得告诉她,她想学的那个专业,她想干的那个职业,现实中是什么样,很可能跟她想象的不一样。还有个学生说想学新闻,以后当记者,匡扶正义,揭示黑暗,你觉得可能吗?

故:什么情况下你会支持孩子的选择?

张雪峰:我有个学生,他说他读了袁隆平爷爷的故事,非常感动,励志要成为新一代的袁隆平。但家长不同意。我就告诉学生,你选择这个专业,很可能以后工作要天天待在田间地头。他眼神很坚定,说:“老师我想好了,如果不学这个,我觉得我会遗憾一辈子。”

他都说这话了,我还怎么反对。我能看见他眼睛里有光。

还有个学生说他要学信息安全,注意,他没说计算机,而是具体到信息安全。但家长觉得太累,不让报。我一听,这个专业我还是了解的,尤其之前还受邀做过一次关于信息安全的节目。当时在节目里分析了很多历史上著名的网络病毒,其中就有WannaCry。我就拿来问学生,知不知道WannaCry这个病毒?结果他直接给我讲出了这个病毒的原理。

这样的学生,即使他报的是个天坑专业,他也是坑里的尖。

:如果你女儿想报一个非常热爱,但没什么发展前景的专业,你会给什么建议?

张雪峰:爱她所爱,做她想做的事。

:看过一场你和储殷教授的辩论,辩题是“竭尽全力为孩子是不是一个正确的教育观”,你持反方。你说,孩子喜欢舞蹈,让她去学,喜欢高尔夫,让她去打。你觉得,这种任由孩子兴趣去发展的态度,适用于所有人吗?

张雪峰:前提是因为我有这样的条件,她想往坑里跳,我就在旁边给坑里填土,把她给垫高。即使她失败了,我能托住她。我多多少少俱备一些这样的能力。但这个东西就不适合放到大众面前去主张。你说张老师这么选了,我也这么选。你的条件跟我不一样,对吧?

我有一个客户,他的孩子就喜欢种些花花草草,每天看着花儿在生长,虫儿在采蜜,就很开心。她要报植物学。我就给客户打电话,他说我们家也不指着孩子学什么专业赚钱,她想报啥就让她报,她开心最重要。

放到网上,肯定有人鼓掌:“这样的父母真开明,给孩子自由。”

后来我一查,这个客户是某上市公司董事长。

:所以你也想给孩子创造能够让她自由选择的条件?

张雪峰:我们父母这么努力是为了啥?不就是为了将来让孩子的选择不要因为经济条件的限制而变窄吗?

:小镇做题家可以不顾家庭责任,去选一个不怎么赚钱但是自己梦想的专业吗?

张雪峰:这个跟报志愿没关系。一个人学什么专业,上什么学校,只是你人生的起点,决定不了你人生的高度。怎么上大学,比上什么大学更重要。他该负责的自然会去负责,不在于我怎么说。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留下一个答复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