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28, 2024

13亿税金背后的苦劳与苦心

13亿税金背后的苦劳与苦心

13亿税金背后的苦劳与苦心

伴随着昨日的一份税务重拳,一位家喻户晓的女主播再次成为舆论热点,引发诸多讨论。毕竟,总计13亿的相关款项,确实令人瞠目结舌。老何没兴趣将讨论重点放在情绪性的宣泄上,而是想提醒读者们进一步思考,他们为何能有如此吸金能力,以及为何铁拳今天才到来?

今天,老何便就此为读者们进行说明。

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改变了很多,其中便包括实体经济的运营模式。

在信息沟通不畅、交通不便的过去,物品从生产到消费中间需要经历漫长的经销过程。这一过程不仅推高了成本和产品价格,还导致相关环节的资源浪费。

可以说,这一销售方式是特定条件下的无奈之举。

伴随着信息技术发展,电商平台足以消灭诸多中间商,实现生产和消费的直接沟通;发达的基础设施也足以实现产品的直接交付。

实体店-电商这一变革虽然会导致大量中间环节从业人员的失业,使财富开始汇集于少数人,拉大强弱差距,但其提升的价值、节约的资源终究还是大于这些弊端带来的损害。

为了创造更多增量,提升民众的生活水平,决策允许了这一历史趋势。

可随着时代的推进,生产的不断发展,各领域都出现了生产过剩的情况,制造业的利润都变得稀薄而平均。

依靠技术提升拼质量、拼价格的正常竞争,被产品同质化下的拼流量所替代。比产品不如比流量,是电商平台新的变化。

而要创造流量和吸引力,抽象的、非人格化的平台终究还是不如具体的、人格化的电商主播来得亲切。所以直播出现了。

与这一现象相伴随的,则是诸多中小厂家的倒闭,以及流量和财富进一步集中在头部。

13亿税金背后的苦劳与苦心

嗯……这便可以理解,为何主播们背后都挂靠着传统电商平台,平台本身就是头部化的助推手和共同受益者。和前文《教培巨头会被彻底消灭吗?》提到的原理类似,管理几个大号比管理一批小号容易。

更不必说,小号抠门,大号则更愿意出钱买流量,同时大号们和其他平台竞争流量时竞争力也强。

虽然抖音异军突起,给了小商家们生存空间,但这只不过是王朝初期惠及中下的常规套路。等到做大之后,阶层照样固化,资源照样会头部化。

值得注意的是,实体店-电商-直播三个时代变迁中,直播带来的效率提升最少,财富集中最强,却几乎不创造增量。

头部主播拥有巨额流量,一次带货就有数亿成交,抢走大量中小电商的顾客;

头部主播牢牢掌控价格,企业赔本也得贡献选品,被裹挟入恶性竞争;

头部主播拿走带货行业巨大蛋糕,腰部、尾部主播几乎难以生存。

老何之前多次说过,垄断不是问题,但滥用垄断地位就有点过分了。

以夺走了千千万万的饭碗作为集中财富的代价,这和“王与马”之类的富豪集中财富的过程截然不同——富豪们好歹是创造就业的。

如今,疫情导致强弱差距悬殊,就业萧条。这怎会能被容忍?

 

于是铁拳来了。这对薇娅们的一锤的力度,远比对娱乐圈的狠多了。

虽然打击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毕竟电商流量化是历史趋势,但延缓趋势依旧是有意义的。

至于手段,就比较常规了。无需大动干戈否定整个行业,而是通过打击个别巨头的形式产生震撼效应,让行业自己自纠自查。既省时省力,又避免“一管就死”。

十足的传统智慧。

13亿税金背后的苦劳与苦心

更不必说,打击巨头也是民众最爱看的,支持力度最高;腰部尾部的从业者也会高兴市场洗牌。明白了宏观趋势和微观套路,老何的读者们便不会为接下来还会继续挨锤的巨头们震惊了。

他们赚钱,在贡献社会;

他们吐出钱,同样在贡献社会。

作为个人,他们是劳苦功高的,兴衰荣辱,皆有用处。

一切为了反垄断,一切为了共同富裕。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